第8章 到底是几天-诸天剑主系统-
诸天剑主系统

第8章 到底是几天

    试炼结束,西王啸负责将代表剑士的令牌,一块一块的交给通过试炼的人。

    这一刻,所有人都笑的很灿烂。

    从此他们就是西王家的剑士,不用受杂役束缚不说,犀利的剑法和宝剑都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而且每月还有俸禄。

    不过还是有细心的人发现,西王啸发放令牌的顺序,明显大有深意。

    竟然是从弱至强,一一发放,而不是按照完成铭牌任务的时间长短,其中先发放的人中,有隐藏实力的,自然有些不悦和懊恼,但是一眼瞥见西王啸的神情后,全都悻悻一缩。

    很快就来到了最后三个人了,萧楚就俨然在列。

    这也没出乎众人的意外,毕竟萧楚打败了实力排名第三的卓飞。

    “哼,要不是靠着宝物,前五都进不了!”排名第四的是一个痣脸少年,白志远,看到西王啸朝着萧楚的位置走去,忍不住冷哼一声,在他看来,他应该是在第三的位置。

    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西王啸竟然直接走过了萧楚,来到了他旁边的一个用黑布蒙着半边脸的人前。

    “怎么可能?那黑绝可是淬体九层,剑术更是超强无比,公认的快剑啊!”

    此时不仅其他人震惊了,黑绝也是愣住了。

    “继续加油!”西王啸平静的鼓舞了一句,和其他人一般无二。

    然后又朝着萧楚走去。

    然而让众人心脏都受不了的是,他再次走过了萧楚,来到了之前公认的第一人面前!

    “继续加油!”

    “哗!”先前的剑仆第一人叫李虎,只见他身后的重剑,竟然随着一声脆响,直接将包着的白布给撕裂成了碎片。

    “元气外放,竟然是元气外放,那可是要突破淬体境的前兆啊!”其他人顿时哗然不已,就连黑绝也是猛地一怔,一种颓然顿时出现。

    他和李虎一直在竞争,但现在看来,李虎已经拉开他一大步了。

    “还不错,继续努力!”然而在李虎自信而忐忑的眼光下,西王啸依旧是平淡的道了一句。

    虽然失望,但是他又猛然想到。

    西王啸本身就是一个比较冷漠的人,若是真的太过于热情,那才有假了呢!

    他这比别人多出来个还不错的评价,到时候应该是能得到一个更好的剑法。

    这样一想,李虎的心就舒服多了,继续取出一块布,把他的重剑包裹起来。

    而西王啸说完后,继续朝着萧楚走去。

    萧楚也是第一次看到西王啸,花白的头发和宽大的眉头,都是彰显着威严,和慈祥半点不沾。

    和记忆中一般无二,是西王家里面最可怕的人。

    “你的剑法学了多久?”

    “半天不到!”

    “嗯?”西王啸顿时眉头一簇,在他看来,萧楚明显是在撒谎。

    “一天,是一天!”萧楚顿时连忙改口。

    “到底是几天?”

    “三天……不,是五天!”萧楚看到西王啸的脸色越来越凝重,也是怕了。

    就在刚才,那狗屁剑灵,也是告诉他,系统并不能帮他作战,一切实力只能靠自己。

    看到这老头的表情,他是真的担心,对方要削他!

    而且他也知道,上了品级的剑法,都是比较难学的,口快说半天,确实是有些骇人听闻了。

    “真的是五天!”萧楚再次强调。

    萧楚说这话的时候,其他人顿时一哄而笑。

    五天练一个剑法,那就算是他们古剑城最厉害的天才,也做不到啊。

    何况萧楚的话,还是那么含糊不清,先前更是说出了半天二字,用下半身思考都知道是假的。

    就连月芽都忍不住扯了一下萧楚的衣服,西王啸可是西王家里面出了名的暴脾气,更是见不得人说半句谎言。

    “好!好!好!”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西王啸却突然啪啪啪的鼓掌,连说了三声好。

    “没想到我们西王家还能出现一个这么杰出的剑修!”西王啸很爽朗的笑着,更是重重的朝着萧楚的肩膀上拍了三下。

    眼神中满是长辈对晚辈的期待之意。

    这种眼神,让萧楚都懵了,这西王啸,玩的是哪出。

    莫非是个老基,有着短袖之好?

    想到这,他顿时一阵毛骨悚然,毕竟说真的,西王啸对他的表情,和对其他人的,差别也太大了,其中可还有两个淬体九层啊。

    此时黑绝,李虎还有白志远等人,全都朝着西王啸的脸上望去,他们完全想不清。

    当然别说他们了,就连西王啸旁边的一些执事,也都不解不了,纷纷迟疑道。

    “啸老,你……你是搞错了吧?”

    西王啸撸了一下花胡子,正准备开口解释,远处,却跑来了一大堆人。

    为首的正是被西王凌安排去找人的那个老仆。

    西王凌看到这一幕,激动不已,迫不及待的走出,到了西王啸的面前。

    “啸伯,我有大消息,这次扬明试炼有诡异,某些人应该被剥夺资格,终身为剑仆,永不翻身!”

    西王凌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冷笑着,虽然是斜视,但完全是盯着萧楚。

    所指之人,自然也是萧楚无疑。

    萧楚看到这幕,差点骂出日他姥姥了,真是太气人了,妈的,他可是千辛万苦,经历九死一生,才走到这一步的。

    还剥夺资格,终身为剑仆,日你奶奶个腿啊!

    当然幸好没骂出,不然西王凌干不干他不知道,旁边的西王啸肯定抽死他。

    “你倒是挺能装的,等会见了人之后,看你还能那样装吗?”西王凌挑衅的扫了萧楚一眼。

    随即朝后面抬手示意,他的那个仆人,顿时领着另外一个穿着执事衣服的人过来了。

    那执事之人,一看到萧楚,以及萧楚手中的剑和脚上的靴子,顿时猛地大喝:

    “好啊!原来是你这个小贼子,趁着藏宝楼阵法出了问题,偷了凡阶下品的重影靴和湛蓝剑!”

    这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萧楚,他们先前也在疑惑,为什么萧楚会有凡阶下品的湛蓝剑和重影靴,现在看来,竟然是偷的啊!

    那这样,萧楚别说成为西王家的正是剑士,哪怕是被直接杀了,也是大有可能。

    这下其他人,顿时全都幸灾乐祸起来。

    “啸老,阵法出纰漏,这事我们也有耳闻,是那柄镇楼的剑闹的!”西王啸旁边的一些执事,听到这话也开口补充道。

    西王凌看到所有人都在职责萧楚后,更是一笑,指着阔斧开口:

    “你这偷的技术实在太厉害了,我的阔斧都到你手上去了,这可是我爹给我的宝物,你都敢偷,胆子真的肥!”

    “我靠!你个斗鸡眼说什么呢?”

    “我偷的,那你有证据吗?没证据,我就日你老……媳妇!”萧楚气的胸腔都发堵了,差点再一次骂出日他老母了。

    因为这些宝物的来源,他是真的不好说。

    不然所有人都要扒了他,抢他的系统。

    “证据,当然有!”西王凌突然冷笑一声,朝着后面的老仆招手,一副吃定了萧楚的样子。

    而接着那一幕,才真的让萧楚呆了。

    那出现的人,不是其他,正是他这个世界的便宜爹,萧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