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做女孩子了-诸天剑主系统-
诸天剑主系统

第7章 不做女孩子了

    最糟糕的是,旁边的月芽,还被剩余的那两人围了起来。

    原来那两人看到萧楚被卓飞打伤了,而月芽又是被打倒在地,就想趁机杀了月芽。

    虽然这两人,在萧楚的剑下,都受伤了,有一个更是腰上被刺了一剑,但是伤口不深,让他也是咬牙而来。

    “不要!”萧楚看到这幕,猛地大吼,朝着月芽疯狂冲去。

    然而这个时候,已经迟了,萧楚离月芽的距离实在有些远。

    不过下一刻,让他惊喜无比的是,月芽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拿起了剩下的一柄黑铁器剑,施展出了凡阶下品的剑法。

    面对两个没有剑法的同阶高手,其中一个还受了重伤,又出其不意。

    在剑光的闪动下,那个伤的人,直接被分尸,剩余的那个也是受了重伤。

    萧楚先是大喜,后又不免叹气无比。

    那个被分尸的死后,他果然没听到系统的提升声。

    这可是浪费了一百经验和三十杀值啊,兴许还浪费了一件装备。

    女人啊,就是不听话,让你不要杀生,就打残了就好了嘛!

    不过好在的是,萧楚冲过来将剩下一人击杀后,他终于突破了。

    “叮!恭喜宿主击杀淬体七层武者,获得经验一百,杀值三十!”

    “叮!恭喜宿主突破淬体八层!”

    萧楚只感觉体内显得干涸的元气,再次勃发起来,而且从他的脑海里,冲出来了更多的元气,从他的血脉之中,冲入了骨肉里面。

    元气更密,更广,更强!

    气血力量,也一瞬间暴增。

    “哼,你们两个蝼蚁,成功惹怒我了!”卓飞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双手剑激发到了极点。

    “气剑式,斩!”

    随着他的冷喝,他的那剑法,也施展的更为淋漓尽致起来,一刺一挑之间,都有着无数玄妙。

    而且这次,他没有丝毫保留。

    刺挑不断变化,忽而化为劈斩,忽而化为挂云,点截,基础剑术都有了上十种变化,精妙绝伦。

    若是刚才的萧楚,定然在这一剑下,只能饮恨。

    可是现在,卓飞注定要失望。

    淬体八层后,萧楚的速度和力量再次暴增,手中的旋风剑法本身就是出剑如风的招式,在力量加强后,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铛铛铛!”一连串剑击声传出。

    那阔斧还好,但那剩余的一柄黑铁器,直接化为了两截,飞了出去。

    至此卓飞的双剑也彻底失败。

    “怎么可能!你刚才……竟然还隐藏了实力!”

    卓飞自然不相信萧楚是在短时间突破的,顿时苦涩无比。

    对方有两件凡阶下品武器,又有玄阶中品剑法,他就算再自负,也明白这回他栽了。

    “撕拉!”随着湛蓝剑再次刺出,一颗硕大的脑袋,便高高飞起。

    “叮!恭喜宿主击杀淬体八层,获得经验值一百五,杀值五十!”

    “叮!恭喜宿主,触发贪婪效果,爆出疗血丹一**!”

    “咦!还能爆出丹药!”萧楚惊讶的从卓飞的尸体下,取出一**丹药。

    “哼,那是自然,若不是那该死的系统,封印了我,本老祖上天入地,谁能阻我一丝一毫!”罗浮剑灵高傲的冷哼着。

    “知道知道,倒数第一剑灵!”萧楚不由撇撇嘴,这不要脸的老东西,这个时候还装逼。

    不知道好汉不提当年勇?

    西王家的旗子上,西王凌直接朝着那老仆猛踹起来。

    “该死的,这就是你找的前三高手,废物,废物啊!”

    “少爷,老奴也……不明白啊,明明就要……”老仆一副要哭了的样子。

    他之前可是打听过,萧楚只有淬体二层的。

    “明明你爹,现在本少爷的名额没了,你也别想活了!”西王凌再也忍不住,暴怒无比的吼了出来。

    这一幕自然引得其余西王家的人侧目,特别是那西王啸,狠狠的瞪了西王凌一眼。

    “西王凌,你怎么回事?”

    “咳咳,啸伯,没事没事,只是这该死的老仆,将我的剑弄丢了而已。”西王凌连忙解释道,对其他人以他西王家七少爷的身份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西王啸,他可不敢有半点不敬,就算他爹,都要礼貌的喊一声啸哥!

    西王啸开口,西王凌也不好再发作,只好黑着脸在旁边一言不发。

    而随着萧楚和月芽的活下来,剑武台上,也是到了十九人。

    其余十多人,看到是萧楚后,不少都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不停的张望,但是大多数关注点还是在萧楚的湛蓝剑上和天蓝靴子上。

    不过都被萧楚给忽略了,他知道,他这个年纪,拥有这么帅的面容,一定会承受不该有的嫉妒和白眼。

    从罗浮剑灵那里得知了疗血丹的疗伤效果后,也是分出了一颗给了月芽。

    随即自己服用了剩下的一颗。

    服下丹药之后,他只感觉左臂的伤口血液,就不再流出,更是有痒痒的感觉传来,这让他不由啧啧称奇。

    当然也有些可惜,这种丹药一**,只有两颗。

    “下次和我在一堆的时候,不要杀生了,打个半残废就好!”萧楚最后还是跟月芽说道。

    “为什么?”月芽自然不解至极,因为她可是看到萧楚杀的过瘾无比,简直停不下来。

    而在这个世界,不杀人,也无疑是一种弱者行为。

    “女孩子杀人不好,影响美感。”萧楚想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毕竟怎不可能告诉对方,要让怪,他需要经验。

    然而下一刻,月芽爆出的一句话,让萧楚顿时大汗无比。

    “那我就不做女孩子了!”

    这操作也太先进了吧!

    当然这想法也是就一刻就过去了,这月芽能以一个女孩,就成了剑仆,一定是有很深的故事的。

    说不定还有什么苦衷。

    天色随着时间,慢慢黑了下去,直到最后一缕残阳也消失的那刻,试炼也终于结束。

    西王啸第一个开始了鼓掌,他慢慢的走上了剑武台。

    “很好很好,你们今天的表现,都足以成为西王剑家的一员,成为天元大陆真正的一名剑士……”西王啸的话语很有感染力,很快就让其余人都被这演讲给洗脑了。

    当然对于萧楚来说,自然是小意思。

    让他眼睛微咪的是,他看到了西王家的七少爷,西王凌。

    说起这个西王凌,萧楚更是有种操蛋的感觉,因为他觉得西王凌明明更好作为他的穿越对象。

    西王凌是西王家的七少爷,其父亲是西王家老祖的三儿子,西王府。

    地位高贵,又偏偏天赋贼差,在西王家的嫡系子弟中,几乎是弱鸡的代名词,只能在北剑城当当纨绔。

    萧楚打量西王凌,西王凌自然也看到了萧楚,顿时捏起了拳头,青筋毕露,他感觉萧楚在挑衅他!

    一个小小的剑仆,竟敢挑衅他!

    “少爷,我们可以这样!”这个时候,那个老仆突然看了一眼阔斧,在西王凌的耳边开口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