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我用这个-诸天剑主系统-
诸天剑主系统

第5章 我用这个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文武双全,英俊潇洒的萧楚的话,那就是吧!”萧楚听到那柔弱声音,一下子神经就活络起来,慢慢的转过身,随手还拨弄了一下头发。

    正所谓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可乱!

    萧楚转过身后,也终于看清了那女子的面容。

    面容很憔悴,脸上还满是灰尘,但是五官很精致,洗干净,绝对是个妥妥的美女。

    若是还化一下妆,说不定和他前世保护的校花比,也差不了多少。

    唯一差点的是,她的眼神,很死气,不够灵动,一脸冷漠,充斥着杀气。

    此时,她的手中,还死死的握着剑,只是那剑已经被阔斧给砍断了。

    嘴角也是鲜血直溢。

    她此时没有畏惧自然是假的,特别是看到萧楚明明答应了不杀苏武后,还是将其击杀,便认定这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

    “放心,我可不杀弱女子,也不干那等乘人之危之事!”萧楚看到了对方的警惕之心,将阔斧和他的黑铁器剑都收了起来,微微一笑。

    “真的?”

    “我像是个说假话的人?”

    然而萧楚这话一出口,直接引来对面的白眼加冷哼,明显是刚才他杀苏武被他听到了。

    脑海中,罗浮也是大小:“小子,你真失败啊,不过老祖我喜欢,想杀就杀,要这么多理由干什么?”

    “还有要我说,这小姑娘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还没实力,拿着毛用,还不如换成杀值和经验呢!”

    “闭嘴啊,你妹的!”萧楚满脑黑线的大骂着,这个狗屁剑灵到底是什么剑灵啊,妈的,看女人就只看屁股和胸吗?明显要看潜力啊!

    罗浮剑灵顿时气的大骂。

    “那多谢了!”女剑仆也放下了断剑,随即按照惯例,将她腰间的一些铭牌给萧楚扔了过来。

    “你收着吧,这东西我不用!”萧楚摆摆腰间的铭牌,摇摇头。

    他杀了这些人,都获得了不少的铭牌,自然不需要她的了,甚至他还能匀出一些给这个女剑仆呢!

    走过去,在她的大眼睛的注视下,又将铭牌,放在了她的身前。

    进过来看后,萧楚更是发现这剑仆的姿色不差,而且还是年纪比较小,还没长开似的,让他看了都不由心动。

    “我拉你起来吧!”萧楚伸出手,将女剑仆拉起来,也发现了她的左腿受伤了。

    女剑仆的手很滑嫩,像羊脂玉一般,令人振奋。

    拉住的那一刹那,他明显感觉对方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罗浮剑在他的脑海里疯狂大吼:

    “小子,快泡掉她,你的机会来了,你的机会来了啊!”

    罗浮剑的声音疯狂无比,让萧楚顿时大懵,敲死罗浮剑的心都有了。

    你踏马前一刻,还说杀了算了,现在却要他去泡她,简直是疯了。

    “她是百年难见的三星剑灵体,等到系统任务一开启,你就能吸收她为剑侍,到时候你就能共享她的剑体,还能成为第一个拥有剑侍的人,就能追上其余剑子一大步!”

    “你小子真的赚大了啊!”罗浮剑很开心的笑着。

    “真的?那她这么厉害,为什么打不赢苏武?”萧楚也是大喜,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但是想到对方同等境界,还打不赢苏武,就对罗浮的话有些半信半疑起来。

    “那是她的剑体没觉醒,但是有本老祖在,轻易可以让她觉醒,而且,她的年纪,还只有十六岁吧,稚嫩的很,又被车轮战了许久,如何打的赢那苏武!”罗浮剑慢慢解释道,说完更是酸酸的一句:

    “你小子就偷偷的乐吧!”

    “哈哈,那可能是我太帅了的缘故!”萧楚也是爽朗的笑着。

    “咳咳,你……”然而这个时候那女剑仆,猛地抖动手起来。

    原来,萧楚一直在回复罗浮,所以一直抓着她的手没放呢,而对方早已经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那个手抽筋了!”萧楚也是尴尬无比,他抓了这么久,人家没喊非礼就很给面子了,他也只好随意找个借口。

    又看了看女剑仆,发现对方,还差了十来块铭牌。

    “给,我多了!”萧楚于是又从腰中,抓取了十多块铭牌,放到了女剑仆身前。

    “我不要你的,我自己能得到。”女剑仆惨淡的一笑,摇摇头拒绝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萧楚再问。

    “月芽,怎么?”

    “喏,这是知道那个问题的报酬!”萧楚一把拉过月芽的手,将令牌都塞给了月芽。

    月芽顿时懵了,他完全没想到萧楚会这样。

    这和记忆中那个不怎么说话,整日躲在萧正后面的人,差距未免太大了。

    “你的名字很好听!”萧楚笑着说了一句,然后收回了手。

    “小子不错啊,你这泡妞技巧,有本老祖当年风范!”罗浮剑灵也是在脑海中回道。

    “滚滚滚!”萧楚连忙大骂。

    “你的大恩,我一定还你的!”月芽紧紧的抓着铭牌,重重的点头。

    “你的脚没事吧,要我背你吗?太阳快落山了,这次试炼也快结束了。”萧楚看了看天色,云层已经不似开始的淡白了,天色一黑,这次西王家的杨名试炼也就彻底结束了。

    “能走!”月芽再次拒绝了,她的性格里,还是不习惯和其他人相处,更不用说被人背了。

    萧楚看到月芽一瘸一拐的,也不好多说,只在后面跟着,好在元气能疗伤,所以她的伤势也慢慢好起来。

    很快,他们就到了磨剑山的山顶,前面一片平坦,如同一面镜子。

    在最中间,则有一个巨大的大红剑武台。

    武台旁,则是一朵巨大的旗子,迎风飘扬,西王二字,更是飘荡无比,气势十足。

    旗子下面,则是西王家负责此次试炼的执事人,其中为首那个头发花白年近古稀的老头,就是西王家这次的最高主持者,西王肃。

    西王肃实力极强,很早就是北剑城的成名高手,在西王家的地位都极其之高,而且为人刚正不阿,很受尊敬,也是萧楚唯一认识的几个西王家高层。

    剑武台上面,此时也有十七个人站在了那里,他们都是得到了二十块铭牌,又提前到达的人,也就是说,从今而后,他们就是西王家的真正剑士,拥有修习剑法和享受家族俸禄的剑士。

    当然,萧楚最在意的,还是站在武台前面的人。

    那里还有十来个,个个都彪悍无比,举着剑,抬头远望。

    眼神里充斥着杀气,看的方向,正是他们所在的位置。

    萧楚不用想都知道,这些人一定是对自己实力自信十足的,一开始直接埋头赶路,然后在剑武台前堵人。

    而萧楚不知道的是,在远处,此时还有一个穿着华丽的华服少年,眼睛睁的巨大,不敢置信的看着萧楚。

    许久后,转身死死地抓着旁边一个老仆的衣服,剑眉星目怒睁,正是西王家族年轻一代的嫡系,七少爷西王凌。

    “怎么回事?那废物怎么还没死,你不是跟我承诺,找了苏武杀了他的吗?”

    “少爷息怒,少爷息怒,老奴确实找了苏武,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死啊!”老仆也是紧张无比,局促不安。

    “息怒,你要我怎么息怒,你难道没听说过那个谣言吗?只要他萧楚成为剑士,我们西王家就要将那个北剑学府的名额给他,那可是我的名额!”西王凌狠狠的在老仆耳边说着。

    “少爷息怒,尽管放心,老奴之前为了灭苏武的口,还找了二号剑仆,卓飞,这也是为什么以他淬体八层的实力,却还在那里守着的缘故。”老仆连忙在西王凌耳边解释道。

    “是这样?”西王凌听到这,才慢慢平静下来,看向剑武台前,才发现那里有一个矮个子剑士已经站了起来。

    他一手一剑,身后长袍猎猎作响,在人群中显得如此出众。

    而此时,场面上,萧楚和月芽,也到了剑武台前。

    这一刻,只要他们登上剑武台,拿出二十块铭牌,试炼就结束了。

    但可惜的是,前面这些人。

    似乎非要给他送经验装备,让他感觉又烦又爽。

    “小心!”月芽也是手握断剑,凛然开口。

    这让萧楚顿时无奈一笑,随即从背后取出了阔斧和他原先的黑铁器,转向月芽。

    “选一把吧,作为我的伙伴,可不能太寒酸。”

    “我有这断剑可以了,你可以用双手剑的。”月芽摇摇头,在剑修中,是有双手剑的,她自己就是。

    “要你拿着就拿着。”萧楚看到这幕,也是一怒,随手将断剑抢过,然后将阔斧和另外一柄剑都强行塞给了月芽。

    这让月芽大惊,她完全没想到,萧楚竟然都给了他。

    而要知道,萧楚的实力,比她强太多啊。

    众所周知,实力越强,用越好的剑,才能将剑的作用最大化。

    “那你用……”

    月芽的话还没说完,下一刻,让她惊掉下巴的是,萧楚利索的将断剑一扔,手往后面一掏,就出现了一柄天蓝色的长剑,看着上面的光泽,明显就是凡阶下品的灵剑啊!

    “我用这个!”萧楚咧嘴一笑,他自然不可能用断剑,那不符合他的身份。

    他先前就有三百三的杀值,恰好可以换这柄凡阶下品的湛蓝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