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真的可以-诸天剑主系统-
诸天剑主系统

第49章 真的可以

    萧楚赶时间也没笑这个销卖之人了,不然这种不行的男人,一定给他笑绝种。

    很快管事就出来了,这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北剑学府的衣袍,似乎还是学府的武学先生,看来,北剑学府也参和了这交易场所的利益。

    中年男人中午在外面看过,认识萧楚,看到是他,顿时连连上来握手,并自称杨管事。

    搞的萧楚都有些不好意思。

    甚至对方还主动的说,萧楚这次买东西,一定尽量给价格方便。

    萧楚自然没当回事,他储物戒中,加上任务的奖励,以及一些没用东西的变卖,可是有上千两黄金。

    不然他也不敢带这么骚气的金冠,手中摸三十多个戒指。

    “啥?”杨管事看到萧楚的那张清单纸,也是猛地吓了一跳。

    这尼玛也太多了吧,他现在后悔说那句话了。

    不过看到萧楚手中有三十来个储物戒指,也就心安一些,这一定是个大款。

    杨管事的效率很快,一下子就将任务分下去,七八个人一起动手,不一会儿就给萧楚凑齐了,直接装了三个储物戒指。

    然后走到了萧楚面前,笑着开口道:

    “萧楚少侠天赋惊人,日后肯定是学府骄傲,零头就抹去了,剩下还有两千黄金!”

    “啥?”萧楚一开始还听的津津有味,不过马上他就睁大了眼睛。

    他总家底才一千一百两,算上他的所有储物戒,还算上他的金冠才一千四百两黄金!

    “杨管事,你这个刚才说什么来着……”萧楚凑着手,打着哈气慢慢问着。

    这话一出,杨管事的脸一下子耷拉了下来。

    尼玛,我刚才就客气一下啊!

    杨管事纵然是老脸拉不开,但是这数量也太大了,他自己根本扛不起。

    萧楚看到这里,也是忍不住暗骂一句渣男啊,说话不算数,尼玛真过分啊。

    “放心,杨管事,我黄金多的是,刚才就是试探你的!”

    萧楚无所谓的在手指上的储物戒左右互盘了一下,彰显自己的财力。

    “哈哈,我也相信少侠!”杨管事顿时甩了甩冷汗。

    “喏,我这里有一千一百两黄金,剩下的在家里的婆娘那里,过两天过来给你,这个值上万两黄金的金冠,就抵押在这里!”萧楚还没等杨管事反应,就直接将三个装黄金的储物戒递了过去。

    随即接过了灵药和魔兽材料的戒指。

    “这这……”杨管事愣在那里,有些苦笑不得。

    萧楚如此轰动,他的事迹自然传出去了。

    妈的,你作为萧正的儿子,以前穷成啥逼样,没点数吗?还有婆娘,有个鸡儿婆娘啊!

    至于这金冠,里面中间,还夹得是黄铜,一百两黄金都不值。

    可是让他难堪的是,偏偏北夜荣府主跟他说过,多关照关照萧楚。

    “怎么不行吗?不相信我有婆娘,还是不相信我的为人?”萧楚也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没有轰他就说不定有戏。

    “行!”杨管事一脸哭丧的点头。

    “萧楚少侠,你一定要来拿这赎金冠啊,上万两黄金,我也保管的不踏实啊!”

    萧楚表面连连点头,内心则大喊卧槽,没想到哥魅力这么大,这样也成了。

    正当萧楚想走的时候,交易场所,瞬间就被很多人堵住了。

    外面也是来了一大堆人。

    “阔剑张国飞,挑战阁下,可敢一战?”

    “双子剑梨火,挑战阁下,可敢一战?”

    ……

    一时间直接响起了十多个声音,一个个粗狂无比。

    萧楚一看,尼玛全都有二十五六。

    上来挑战,真尼玛好意思啊!

    当然若是往日,他自然一个个都接了,然后好好的扮猪吃老虎,赌他个上千两黄金,宰死他们。

    甚至若是遇到实力强又找死的,还能把他因为提升剑术资质得到的白银级爆率给用掉。

    但是现在不行啊!

    他必须要尽快帮月芽觉醒,拿到那个黄金宝箱。

    萧楚直接绕过了所有人,也不回话。

    他知道越回话,这些人就越起哄,万一拿上万两黄金和黄阶武技来吸引他,就更完蛋了。

    “垃圾,胆小鬼!”

    “什么天才,狗屁,连挑战都不敢接受!”

    “是啊,还扮猪吃老虎,估计拿着那些戒指,就吸引小强盗!”

    ……

    一时间谩骂声四起。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李虎和黑绝两人猛地跑了过来,看着萧楚,突然直接跪了下去。

    “谢谢老大,谢谢老大,我们真的从那牌匾里面看到剑意,真正的剑意!”

    两人激动万分,甚至眼泪鼻涕都差点出来了。

    看的萧楚猛地一懵!

    什么鬼!

    要知道,他是随口一说啊!

    “老大,真的,我们真的看到剑意了,你看我们的修为,开脉境!还有我们的对剑的领悟度,都到了另一个层次!”

    两人说做就做,也不管旁人如何,直接开始舞剑起来。

    萧楚一看,这两人真的有质的飞跃,和之前万千判若两人。

    “莫非真的那样,我靠!”萧楚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随着李虎和黑绝两人这么一说后,其他那些比武的人,也是猛地竖起了耳朵。

    萧楚则趁着这个机会,直接开溜了。

    李虎和黑绝就没这么好运了,被人围在了那里。

    不过好在没有用强,而是用黄金买他们的消息。

    两人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黄金,也将萧楚的话说给了他们听,瞬间所有人,都冲到了北剑学府外面。

    酒楼的生意,更是格外的好。

    此时酒楼的一层,一个白发苍苍的兑酒师傅,往日兑酒很流利的他,却频频出错。

    若是萧楚在这里,一定会发现,这个正是递他最后一杯酒的人。

    而李虎和黑绝,也喝了他的酒……

    北剑学府内,北夜荣看着天剑宗的男子,还是有些疑惑,不过并没有问出来。

    “恩师,你认为我破坏了公平性?”天剑宗男子出奇的解释了。

    “不是吗?他本身年龄就小,再和其他人斗……”

    “但我觉得他很强,或许能进入那一峰呢!”天剑宗男子恍惚了一下,想到当初,他差一步,就进入了那个宗门最神秘的峰,嘴中不免又多了一些可惜之意。

    当初他由于遭了不公平的挑战,也问了为什么,得到的回答却是:

    “强者只会制定规矩,弱者才会哭喊公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