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我看清了-诸天剑主系统-
诸天剑主系统

第43章 我看清了

    如果说在楼下,看一眼就刺眼的话,那在楼上看。

    看一眼,就是一柄剑,在门匾上飞了出来。

    朝着萧楚狠狠刺来!

    那剑太快了,就仿佛一柄死亡之剑!

    “啊!”萧楚吓的身子猛地退后,跌坐在了地上,一脸失魂落魄和惊吓。

    过了几秒后,才缓过来。

    和萧楚一般无二的,还有黑绝、李虎、月芽。

    他们三个不断喘着粗气,竟久久回不了神。

    酒楼上的其他人看到这幕,全都见怪不怪的笑了笑。

    也不说话,只是抿抿酒,当做一个酒后趣事。

    他们早就猜中了结果,之所以没提醒无非是萧楚太招摇了,让他们同样看不惯。

    “罗浮老儿,怎么回事?”萧楚没有理会其他人眼神,只是咬牙问向罗浮。

    这哪里是狗屁的机缘,明明是惊吓。

    “菜鸡小子,你看清那剑了吗?”罗浮不耐烦的回着。

    “看清了!”萧楚疑惑至极,踏马的,若是没看清,他至于被吓成这样吗?

    简直比真的死亡之剑还逼真,不,分明就是死亡之剑!

    “你看清了个球,看清再问!”罗浮直接一顿破口大骂,随即无论萧楚再问什么,都再没说话。

    无奈之下,萧楚也只好端起桌子上的闷酒喝起来。

    这一喝,他突然发现,酒还挺好喝的。

    月芽三人,也很快醒了过来。

    只是让萧楚疑惑的是,他们三人看到的竟然都不一样。

    黑绝看到了五柄剑冲了出来,李虎看到了七柄剑冲了出来。

    月芽更恐怖,出现了九柄剑!

    可是,他看的明明是一柄!

    萧楚犹豫再三后,决定再看一次,他想看看,那个剑字,到底是几柄。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后,再次凝神朝着北剑学府上面的门匾看去。

    “轰!”

    一如之前,这次再次从那个剑字里面冲出了一柄剑。

    疯狂射了过来。

    这一次,他猛地凝神看着。

    他知道,这剑不杀人,不然他刚才必死无疑。

    “啊!”剧烈的刺痛感传来,萧楚再次吓的坐了下来。

    让他迟疑的是,这一次他依旧看的是一柄剑。

    他敢保证,他看清了,刚才也看清了。

    可是罗浮的意思,是他没看清!

    加上李虎三人看到的,他头一回迟疑了,他真的没看清!

    思虑再三下,萧楚再次看向那牌匾。

    他一定要看清!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一连十次,他每次看到的都是一柄剑。

    不过每一次,他都更加坚信,他没看清。

    ……

    第十八次,终于有变化了,萧楚猛地发现,根本不止一柄剑,有两柄!

    萧楚没有停止,到现在,他已经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了。

    他看了第十九次、二十次、一直看到第二十七次。

    他看到了第三柄剑。

    内心惊骇之下,他再次尝试起来。

    ……

    酒楼上的一些酒客,本来目的是,边喝着酒,边看下面那群小天才,排恐怖的队,闯最难闯的关。

    有人失败有人成功,对他们来说,就多了很多乐趣。

    不过现在,他们全都看向了萧楚,尼玛的,那个哪有萧楚现在的样子好看。

    隔一会儿,就看那剑字一次,然后被刺痛的嚎啕大喊,脸上更是痛苦至极。

    不过马上就再次恢复过来,大喊一声再来,便飘飘仙般继续看上去。

    就如同在做着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欲仙欲死,表情丰富,又不失内涵!

    实乃北剑城第一纨绔,第一傻子,还和北剑学府的门匾较真。

    一时间,许多人都在打探萧楚的身份起来,他们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三大家族,哪个家族的血脉这么好!能培养出这么优秀的后代。

    黑绝和李虎他们,同样也在劝说着萧楚,被这么多人围观,他们的脸皮也没这么厚。

    然而萧楚次次都打断了他们,并要他们也坚持再看。

    他们为了提高实力,也试过几次,但次次一样,就再也没试过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伴随着萧楚‘啊’和‘再来’的叫声,下面的北剑学府招生长龙也渐渐消失起来。

    有人欢喜,有人忧!

    其中那个刀疤脸,就开心的不得了。

    他终于进了北剑学府,他有了变强的机会。

    其他人都走了,不过他带着一群人并没有走,只是恨恨的看着酒楼的方向。

    看着萧楚手上戴满储物戒,站起又坐下,**的看着门匾,不断循环,他就火大无比。

    凭什么一个纨绔能拥有这么多东西。

    ……

    “轰!”

    这是第七十三次看门匾了,这回是整整九柄剑,朝着他猛地射了过来。

    杀气浓郁如寒水,剑气如长龙!

    再次惨叫声响起,萧楚再次失败了。

    但是此刻他是由衷的开心,他已经看清了大部分了。

    每九次就多一柄剑,他倒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少柄剑。

    很快就到了八十一次,然而这次,却依旧是九柄剑。

    “我看清了!”萧楚一从剑中惊喜,就朝着罗浮大喊。

    然而迎来的却是罗浮的当头大骂:

    “你看清了个毛线,继续给本老祖看!”

    “我靠了你个老东西,你就这么跟本宿主说话的!”萧楚不禁郁闷无比。

    不过罗浮这么一说,他只好继续看。

    然而就好像遇到**颈了一般,再次也没出现第十把。

    只不过萧楚不知道的是,此时外面已经掀起了轩然大波。

    那快门匾,不断传出剑鸣声,震惊了所有人。

    北剑学府里面,先是那些新弟子,随后是老弟子,后面是讲课的先生。

    总之,出来的人,慢慢的一个比一个老。

    而旁边看着的那些酒客,一开始的玩笑之意,也全都消失。

    妈了个巴子的,要是这是纨绔,那天下没有天才了。

    刀疤脸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他感觉世界欺骗了他!

    不是说好世界给你打开一扇门,就会关上一扇门的吗?

    而在这个时候,酒楼上,有个酿酒的师傅,端着一壶酒,一步步走了上来,他同样看着萧楚,浑浊的双眼中还闪着异光。

    并在萧楚正准备第一百次看的时候,到了萧楚面前,将酒放在了萧楚桌子面前。

    萧楚此时看久了,也只感觉口干舌燥,没多想,直接对着酒壶,豪饮了起来。

    大饮了一口后,再看那‘剑’字!

    两眼间猛地闪过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根本没有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