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诡异的剑字-诸天剑主系统-
诸天剑主系统

第42章 诡异的剑字

    西王家一众人也很快反应过来,不过这回没有大人物。

    但是抓住黑衣人,摘下其面具后。

    那个人,连忙上报了上去。

    西王穹也很快就带人赶了过来。

    这一幕,让萧楚都有些疑惑。

    踏马的,明明是他被刺杀了,怎么搞的和他这个人还没关系了。

    仔细一问才清楚,来的人,竟然是古家的古小九。

    也属于郎字辈,而且还是唯一的女子。

    从小天赋就极强,一手诡异莫测的玄剑,让北剑城很多老牌高手,都感觉棘手无比。

    完全没想到,她竟然来刺杀了。

    不过,让众人更惊讶的是,萧楚竟然还打赢了古小九。

    那萧楚的实力又有多强?

    西王穹看萧楚的眼神,更是看怪物一般,最后仔细瞧了瞧古小九的伤口后,夸赞了一句‘很好’才带人离去。

    萧楚虽然有些不爽,但是也无法说什么,只好了继续回了房间。

    只不过该死的,门被他打坏了。

    旁边的月芽看到萧楚站在废墟旁,也是一阵迟疑。

    她在犹豫要不要让萧楚和他一起住。

    萧楚帮了他这么多忙,单单在她房间里避一晚上风,是完全可以的。

    最后,她的理智还是战胜了她的羞意,走到了萧楚旁边:“楚大哥,要不去我房间将就一晚?”

    这让萧楚一瞬间懵住了。

    这完全让他措手不及啊!

    何况这月芽说法也不对,这哪是将就一晚,明明是奋战一晚啊!

    “我平时晚上也在修炼元气的,无妨!”月芽似乎看到了萧楚的异样,接着补充道。

    萧楚看月芽都这么说了,内心纵然是万般愿意,也还是要客气一下,于是义正言辞开口:

    “那不行!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我不能拿你的名声开玩笑!”

    月芽听到这,连连摇头说没事的,她不在乎。

    然而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猛地响起。

    “楚大哥,来我们兄弟房间吧!”

    萧楚一瞬间脸都黑了,顺着声音看去,发现李虎和黑绝这两货朝着他招手呢!

    “来你妹啊!”萧楚一时间,想骂死这两狗日的。

    会不会说话,懂不懂形势?

    “那好吧!”月芽听到这里,也是眼神一亮。

    他看得出黑绝和李虎都有意跟随萧楚,这样自然更好。

    月芽这话一出,萧楚顿时内心一千匹草泥马摇着屁股奔腾而过。

    最终,李虎和黑绝两人挠着头,一脸不解的带着萧楚回房间。

    他们感觉萧楚应该还沉浸在被刺杀的阴影中,两人对视一眼后,才开口道:

    “楚哥,你放心,有穹长老在,以后一定不会再有刺杀的!”

    萧楚顿时内心大骂两千年老单身狗,活该一辈子光棍。

    本来之前由于魔兽山脉的举动,想要给这两人一些淬体丹的打算,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一夜无话,第二天,萧楚的房间,就有人修好,萧楚也回去了。

    到第二天第三天,西王家似乎笃定了他没御剑术,没有再次试探。

    而唐家和古家那边,似乎也被西王家压下去了。

    特别是古家,正焦头烂额,不断的拿东西,来交换古小九。

    她的玄剑法,可是古家的黄阶秘籍,她能如此年轻就领悟,他们自然不能不赎回去。

    最后,还是赎了回去,而西王家也是象征性的给萧楚百两黄金奖励。

    第三天,也是北剑学府开学的日子。

    萧楚早早的来到了北剑学府外。

    北剑学府很大,而且占据的还是北剑城的中心地段。

    学府门口,是一个巨大的石殿门!

    门匾上一个巨大的剑字,隔着很远,就让萧楚有种针芒刺心的感觉,甚至看久了,还刺的他眼睛直痛。

    在他身后,李虎和黑决月芽他们也在。

    他们连忙给萧楚解释,这牌匾为北剑学府的第一任府主所刻。

    而这第一任府主不是他人,正是旋风剑先,北向一!

    所以来北剑城的人,基本上会来长长见识。

    在石门下,此时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

    北剑城是个上百万人的大城,想进北剑学府的人,自然也多如牛毛。

    进入的条件也苛刻无比,其中第一项就让很多人止步,修为开脉。

    其次还要年龄不超二十,入院学费更是二十两黄金。

    无论哪一项都不是一般平民武者能进入的,当然三大家族还有些令牌,可以无视这些条件,萧楚手中的正是其一。

    “小子,你换个高点的位置,这个牌匾有意思,可能对你有帮助!”就在这个时候,罗浮也是猛地响了起来。

    听他这么一说,萧楚连忙一喜,看来该死的运气又来了。

    “排队的人太多了,走吧,喝酒去,等会插队!”萧楚环顾四周一遍后,直接转向旁边的酒楼。

    那个酒楼很高,从二楼应该能看很远,看牌匾上的剑字不说,还能在人群中发现美。

    萧楚说插队的声音并不小,其他人自然看了过来。

    一看到萧楚穿着骚气无比的华袍,头带金冠,手中储物戒指还戴满了,一个个全都鄙夷起来,认为萧楚是新出现的纨绔少年。

    没什么实力,却想着靠家族,靠背景进入北剑学府。

    这样的人,日后也只能成为北剑学府垫底的存在,至于被三大宗门看上,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一个个暗骂和嘲讽的声音,自然落入了萧楚一行人耳中,黑绝和李虎顿时生气无比,如果萧楚还算是纨绔的话,那世界上没有天才了。

    特别是当下,他们都自诩为萧楚的剑侍了。

    “你们嚼什么舌根呢,当心烂嘴巴!”两人本来就不是软性子,一说话也是硬气至极。

    萧楚看到这,连忙拦住了这二人,他现在可没时间,和这些刚到开脉的人玩过家家!

    “哟哟哟,狗腿子还说不得了!”一个刀疤脸顿时冷笑起来。

    其他人则连连附喝着,在北剑学府可从来不看背景,只比实力。

    “你……”李虎和黑绝两人自然不服气,正想打下去,却发现萧楚已经率先带着月芽离去了。

    这两人要是被打了,萧楚还乐意呢,谁叫他们这么缺德,不过李虎和黑绝两人也机灵的很,看到萧楚离开后,也是连忙追随脚步。

    刀疤脸等人看到赢了,顿时连忙大骂胆小鬼,最后继续排队。

    而萧楚则已经在酒楼上占了一个靠窗的位子,跟随罗浮的指令,眼睛彻底被那巨大的剑字吸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