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吃里扒外-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952章 吃里扒外

    在丁师的大弟子忍不住的朝着张虎怒吼出来的时候,丁师脸色微变。

    为了自己的面子着想,丁师自然不可能把张虎与他断绝师徒关系的事情给说出去,而张虎,在丁师看来也很是懂事,居然没有往外宣扬此事。

    这就导致,哪怕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张虎已经不是丁师弟子之事,居然也只有寥寥几人知道,而就连丁师的大弟子,也没有听到过关于此事的任何风声。

    听到原本大师兄的怒吼,张虎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对此人有所畏惧,他低着头,暗自嘀咕了几声,却是没有正面回应。

    张虎所嘀咕的话语,无外乎就是“威风什么,我现在可不是丁师弟子了,你也不再是我大师兄了”之类的。

    “张虎,你把我的话当做是耳旁风吗?给我滚过来!”见张虎在自己怒声呵斥之后居然还不为所动,丁师的那位大弟子又是大吼了一声。

    这一声顿时吸引了周围不少人的注意。

    他们也是纷纷疑惑,这张虎明明是丁师的弟子,怎么在如此重要的场合却不站在丁师身后,而是跟玄燕和王鑫混在了一起?

    张虎认玄燕做老大的事情,他们都有所耳闻,可即便玄燕是张虎的老大,张虎也不应该这般吃里扒外吧?

    众人开始对着张虎指指点点。

    张虎依旧是低着头不说话,怎么不说他也曾经身为丁师弟子,要他在这种公众场合拂了丁师的面子,他张虎做不到!

    虽说在丁师的门下,他张虎并没有得到什么实际性的指点,可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直到现在,张虎也不愿意做出对丁师名誉有损的事情来。

    丁师与玄燕相争,大不了他不参与,谁胜谁负,就任由他们好了。

    可张虎这般想,在场的其他人却不会这般想,在他们,尤其是在丁师的一众老弟子们看来,张虎此刻跟玄燕和王鑫站在一起,就是吃里扒外!

    周围众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的话语也越来越难听,而丁师的一众老弟子们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纷纷叫嚣着威胁张虎。

    王鑫听到这些议论之声,转头悄悄的看了一眼张虎。

    见张虎耿直的没有任何要辩解的意思,王鑫猛地大喊出声,“都吵什么吵,张虎早已不是丁师弟子,他专修武道,丁师指点不了他,只有我们家老大,才能对他做出有用的指点。”

    “你说什么?”

    “休要胡说!”

    “你敢侮辱我师,竖子找死!”

    “张虎又不傻,岂会因为一个玄燕而与我师断绝师徒关系!”

    王鑫不说话还好,这一开口,顿时又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丁师的老弟子们对他和张虎怒目而视,他们就差从丁师的背后冲出,教训胡言乱语的王鑫一顿。

    “嘿,你们还不信,不信你们问你们的老师啊,看我说的对不对。”王鑫对于丁师老弟子们的叫嚣是凌然不惧,他一个人的时候都不见得会怕了天宇城王家,更何况现在的他,还不是一个人,在他的身前,有玄燕,有张师,在他的身后,有张虎,也有张师的那些出色弟子们。

    这若是还怕了丁师的弟子,那他王鑫可就太怂了。

    “老师——”丁师的大弟子还算比较冷静,他看向丁师,行礼说道。

    不等他问出口,丁师就脸色有些难看的摆手阻止了他。

    随后丁师缓缓开口,说道:“张虎不学无术,还是非不分,与奸邪之徒混在一起,我早已经将他逐出师门了。”

    “原来如此,他,确实不配与我等为伍,做老师的弟子。”丁师的大弟子冷笑一声,恭维丁师说道。

    “哼,原来是被老师开除了,真是不知好歹!”

    “他还有脸留在学院,并与玄燕等奸邪之徒混在一起,简直就是对丁师的侮辱!”

    “都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虽被逐出了师门,可也不应该与老师为敌,此不懂感恩之人,就该天诛地灭!”

    丁师的其他弟子们也纷纷附和说道。

    张虎在听到丁师话语的时候就猛然间抬头,眼神有些凶厉的看向了丁师。

    此刻的丁师,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虚伪做作,那么的面目可憎,他为了自己的面子,不说实话也就罢了,居然还百般诋毁自己,诋毁玄燕与王鑫。

    这等做派——玄燕当真是说的没错,他,根本就不配为人师表!

    尽管对丁师仅存的那点好感也一落千丈,可张虎还是没有辩解什么,丁师都已经这般说了,就算他张虎再辩解,怕也没有人相信了。

    张虎,作为已经没有了老师的巫启天才学院学员,只能无奈的吃下这个哑巴亏。

    可他想忍下,却也要先问问玄燕同不同意,玄燕淡淡的看着丁师,上前一步,正要说些什么,但却被人抢先了一步。

    “他怎么不说,也曾经是你的弟子,你这般诋毁他,有辱你老师的身份吧。”开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师。

    张师看向丁师的眼神并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可正是因为如此,却是让丁师的心里不禁咯噔了一声。

    他在张师平静的眼神之中,看到了不满,也看到了疏远。

    丁师为什么能够在巫启天才学院之中备受尊崇?除了他本身在指点之道上的修为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可以请得动张师来帮忙指点他的弟子。

    这并不是因为丁师与张师的关系有多好,而仅仅是张师欠了丁师一个人情。

    张师喜欢研究医道,曾经缺少了一味珍贵药材,丁师听闻此事之后,千方百计的帮助张师寻找到了这味药材。

    张师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所以,但凡丁师有所求,只要不是太过分,张师都会答应。

    可今日之后,不会了,一来,是张师发现这丁师似乎并不值得自己去帮,而二来,张师也觉得,帮助丁师指点了那么多的弟子,那份人情,也早该还清了。

    丁师看着张师眼神中的冷漠,不禁有些心虚,不过片刻之后,他就重新挺直了腰板,这一次,培养出了汤子山等三位如此优秀的弟子,他丁师自认为已经不逊色于张师了。

    他都敢坐在张师的对位上,那自然也就不用再对张师有丝毫的惧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