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你特么的闭嘴-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九百四十章 你特么的闭嘴

    秦师兄都快要被气疯了,对方只是一个刚刚入学的小子而已,巫道修为怕是远远不如自己,可他,不仅不知道怎么讨得了千雪的欢心,居然还敢在自己的面前如此的嚣张。

    如果不是千雪也在,如果不是在场还有那么多巫启天才学院的学员的话,秦师兄真想一巴掌拍死个玄燕。

    不过,秦师兄还是保持了他在人前一向所表现出来的涵养。

    “我看在你救过千雪的份上,才好言相劝,你可以不听,但真要把他给逼急了,哼,你可不要后悔,也不要向我求救!”秦师兄冷哼一声,双手背负在身后说道。

    “哦?把他给逼急了,就能让我后悔吗?”玄燕淡淡的笑着,突然一脚踹在了张虎的腿上。

    “啊”张虎发出了一声惨叫,他的额头上早已因为疼痛而渗出了大量的汗珠,他死死的瞪着玄燕,却是不敢说话,更加不敢还手。

    没办法,形势不如人,与其和玄燕硬碰硬的打斗一场,还不如就彻底放弃,让玄燕出出气得了呢。

    至少这样的话,自己应该不至于受太严重的伤势。

    只可惜,张虎这般想,秦师兄却不是这般想的,在他看来,张虎分明是畏惧玄燕背后的张师,才会任由玄燕殴打。

    秦师兄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在找谁的麻烦,如果张虎真的畏惧张师的话,又怎么会跑到新生宿舍来专门找玄燕呢?

    而且,张师虽是出了名的护短,但他却是从来不会因为自己的弟子被同辈中人欺负了而出面。

    这一方面,显示出了张师在指点弟子方面的自信,而另一方面,也说明张师是一个讲道理的人。

    弟子间的争斗,那就应该仅限于弟子之间,如果他张师一个当老师的出面,那就太丢人了一点。

    张虎正是基于张师这样的性格,才敢跑来找玄燕的麻烦,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不用张师出面,只一个玄燕就能把他给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秦师兄没有看到玄燕展现武道的一幕,他也并不知道张虎不敢还手,不是因为玄燕的身后站着张师,而是因为玄燕本身太强。

    当然了,哪怕此刻有人告诉秦师兄这一点,秦师兄也未必见得会信。

    张虎的武道实力,他知道,即便与他秦师兄相比,也只是稍逊一筹而已,他会输给这么一个新生?

    这不合常理好吧。

    如果秦师兄早一点到来的话,怕是他就不会这么想了,因为玄燕,本就是一个极其不符合巫神世界常理的人!

    张虎的叫声惨烈至极,就算是那些畏惧于张虎,曾经被张虎欺负过的人,此刻竟也有些于心不忍。

    而张虎的惨叫,对于秦师兄而言,无异于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刚刚劝玄燕住手,不要惹急了张虎,玄燕就用行动告诉他,不需要他的所谓好心,他,就是要惹急了张虎,又如何?

    “你”饶是秦师兄在人前的涵养再好,此时此刻,也忍不住的神色有些狰狞。

    他之前,还没见到玄燕的时候,就已经对玄燕又不少的成见了,此刻见到玄燕之后,更是觉得这就是一个嚣张的混蛋。

    可偏偏这个混蛋,却能够赢走敖千雪的芳心

    秦师兄越想越怒,可他还在忍着。

    “你不要自误!最好不要再出手!”秦师兄的话语已经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了。

    玄燕淡淡的看着他,什么都没说,又是抬起一脚,狠狠的踩在了张虎的腿上,他所踩的,跟之前乃是同一个位置,虽说张虎的身体力量很强,抗击打能力也非常卓越,可接连两脚踩在同一个位置,还是让张虎的腿上传来了咔嚓咔嚓欲断裂的声音。

    秦师兄都要抓狂了,怎么自己越劝,这小子就越不听呢?好歹我也是巫启门的种子弟子啊,这点面子都没有的喽?

    玄燕不知道秦师兄种子弟子的身份,当然,即便他知道,此时此刻也绝对不会给他什么面子。

    无缘无故的跑来拆玄燕的台,玄燕会给他面子才怪了!

    尽管已经心中抓狂,可秦师兄为了维护他良好的形象,还是生生的把心中的怒气给憋了回去,他冷笑一声说道:“你小子还真有种,那我倒要看看,你把张虎惹急了之后,如何收场!”

    玄燕闻言,淡淡的一笑,又是抬起一脚,朝着张虎踹了过去。

    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同样的位置。

    张虎眼见玄燕又一脚踹来,吓得面无人色,这一回,他不敢不躲了,因为要是再不躲的话,他毫不怀疑玄燕这一脚可以把他的腿给彻底踹断。

    就在玄燕的一脚马上命中目标的时候,张虎嗷的一声便从地上站了起来。

    “哟,还真急了?”玄燕淡笑问道。

    “呵呵”张虎脸色难看的干笑两声,点头哈腰的没敢跟玄燕说什么,随即他便转头怒视向了秦师兄。

    “秦师兄,我张虎自问,没有得罪过你吧?”张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嗯?”秦师兄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张虎这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对着自己是什么回事,他不应该对着玄燕吗?

    “倒是没有。”尽管不知道张虎是怎么回事,可秦师兄还是回答说道。

    “那就请你特么的闭嘴!我让玄燕捶两下,过过瘾怎么了,碍着你事了?你犯得着这么害我嘛!”张虎几乎是朝着秦师兄怒吼出来的,他张虎冤啊,你秦师兄要跟玄燕争风吃醋,那也别拿我出气啊,我招谁惹谁了啊。

    本来被玄燕再狠狠的捶几拳,这事差不多也就了了,玄燕出够了气,立够了威,犯不着继续为难他张虎。

    可半路杀出个秦师兄算怎么回事?你秦师兄看不惯敖千雪与玄燕的亲昵,你心里不平衡,我张虎能理解,可你干嘛非要激玄燕啊。

    你这一激不要紧,我张虎的腿都差点被玄燕给踹断了。

    张虎也是真急了,被玄燕殴打了这么久不说,还来了个添油加醋的,如果他再不出声的话,怕是非得被玄燕废在这不可。

    张虎倒是也知道,玄燕才是伤他之人,秦师兄充其量也只能算一个从犯,可他实在是怕了玄燕,根本不敢对玄燕发脾气,只能把他的满腔愤怒,全部都发泄到了秦师兄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