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8章 恩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928章 恩怨

    相比起张师在巫启天才学院的身份来,张师的住处显得普通的不能再普通。

    这是一间小木屋,就位于巫主雕像的脚下。

    “玄燕师弟,这里就是老师的住处了,你一个人进去吧。”来到木屋门前,林羽对玄燕缓缓说道。

    “劳烦师兄了。”玄燕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无妨,在巫启天才学院之中,如果有用得着师兄的地方,尽管说,我就先走了。”林羽笑呵呵的说着,转身离去,他并没有如先前所说,向张师汇报发生在新生报到处的事情,因为林羽知道,就算他不说,张师怕是也已经对当时的情况了如指掌了——

    玄燕目送着林羽离去,来到木屋门前,轻声的敲响了房门。

    “是玄燕吗?进来吧。”木屋内,传来了张师苍老的声音。

    玄燕推门走了进去,木屋内并无什么特殊之处,而是如张师为人一般的简朴。

    “老师。”玄燕拱手朝着正坐在床上打坐修炼的张师行礼说道。

    “不必多礼。”张师摆了摆手,面带慈祥的笑了起来,他说道:“你小子,还真是不吃一点亏,连丁师都敢得罪。”

    “弟子鲁莽了。”玄燕淡淡的说道,尽管张师的语气当中并无责怪之意,可玄燕却觉得还是有必要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喜欢你的鲁莽,丁师那家伙,不思提升自己的修为与能力,天天就想着勾心斗角,也是该给他点教训尝尝了。”张师淡笑着说道。

    “老师,我与他赌的,是命。”玄燕再次拱手说道,他可不想就只是给丁师一点教训尝尝,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对丁师手下留情的话,就凭丁师睚眦必报的性格,怕是一定会置他于死地。

    张师稍稍愣了一下,似是没有想到,张师竟是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

    “呵,我还算错了,不过无妨,他敢与你对赌,就说明他已经做好了殒命的准备。”张师笑呵呵的说道,其言语之中,好像对于生死看的很淡。

    “老师以为我能赢吗?”玄燕闻言,淡声问道,听老师的语气,倒好似他赢定了似的。

    “你能不能赢,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却并非一个早夭之人。”张师凝视着玄燕,缓缓说道。

    玄燕默然的点了点头,没有做声,张师也同样没有再开口,二人之间好似是陷入到了一片沉默之中。

    “你——从哪里来?”半晌之后,张师突然问道。

    玄燕眉头一蹙,看了一眼张师,还是如实说道:“地球。”

    “地球?”张师好像并不知道这个地方,又或者说,在巫神世界之中,地球其实有着其他的称呼。

    “你说的,是蓝星吧?也就是韩冰回来的地方?”张师疑惑问道。

    玄燕心道一声果然,地球在巫神世界当中并不是叫地球,而是被称作为蓝星。

    “老师认识韩冰?”玄燕听到韩冰的名字,心中一动,他忍不住的问道。

    “巫启门的天之骄女,谁不认识?三年前,他离开巫神世界,前往蓝星追逐巫启门的叛徒,前一阵子才刚刚回来,你跟她,是一块到来的吧?”张师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是已经看穿了玄燕的身份,他虽是在问,可实际上他的心中却是早已经有了答案。

    玄燕目光灼灼的看着张师,突然觉得张师有些深不可测,即便是他身怀扁鹊神眼,好似也看不透张师。

    “你不用感到疑惑,巫医之道,最擅占卜之术,我不知道蓝星上的巫术是如何发展的,总之在巫神世界当中,为人诊断疾病,主要靠的还是占卜。”张师察觉到玄燕的神色变化,为他解释说道。

    “老师是卜算出来的?”玄燕神色缓和了一下,他淡淡的问道。

    “不止,最主要的是,你所用医术,与寻常巫医大为不同,寻常巫医治病救人,所用医术杂乱不精,而你的医术,却专一而精深,你身上的不同,再结合最近以来所发生的事情,那你的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张师没有丝毫隐瞒的继续为玄燕解释说道。

    玄燕了然的点了点头,他也知道,他的身份根本经不起推敲,有心人想要知道的话,很容易就能够查到。

    “让我好奇的是,你没有跟韩冰在一块,而是单独出现在了巫启城,你来巫神世界的目的怕不是那么简单吧?”张师开口问道,他的占卜之术,也并非全能,尤其是面对玄燕这个外来者,占卜之术就会有很多算不到的地方。

    “冷青璇——是我的妻子。”玄燕也没有半点的隐瞒,如实对张师说道。

    他能够看的出来,张师对他并无敌意,其实整个巫神世界,对于外来者,也都没有太大的敌意,只有那些无法修炼的外来者,才会被人嘲笑与看不起而已。

    “你说什么!?”玄燕的话把张师吓了一跳,他只想到了玄燕与韩冰之间的联系,却是没有想到,玄燕与冷青璇的联系更为的紧密。

    张师能够知道韩冰是巫启门的天之骄女,自然也能够知道玄燕口中的冷青璇,便是韩冰此行所抓回来的巫启门叛徒。

    “老师可知道冷青璇的安危?”既然提到了冷青璇,玄燕也不在乎多问一句,他现在唯一所知道的,便是冷青璇还活着,可被扣上了巫启门叛徒的帽子,谁知道巫启门什么时候就会忍不住的对冷青璇动手呢?

    “你对韩冰和冷青璇一家的恩怨了解多少?”张师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一无所知。”玄燕淡淡的说道。

    “这也是陈年旧事了,冷青璇的情况,你应该很清楚,他乃极阴之体,可却并非是天生的极阴之体,而是用一颗极其罕见的阴煞珠造就的,但这颗阴煞珠本应该属于韩冰,是冷青璇的父母偷走了阴煞珠,偷偷给冷青璇使用的。”

    “冷青璇的父母在巫启门当中只是普通弟子,而韩家却是巫启门当中最强盛的家族,冷青璇的父母自知闯下大祸,便逃往了蓝星,这一走便是十五年,直到三年前,韩冰开启了通往蓝星的星门,这才追杀而去。”

    “韩冰是想夺回属于她的阴煞珠,可惜阴煞珠却已经跟冷青璇融为了一体,现在整个巫启门都在想办法从冷青璇的体内把阴煞珠给剥离出来。”

    张师似了解颇多,他对玄燕娓娓道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