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6章 看不起谁呢-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916章 看不起谁呢

    傲气少年出身不俗,乃是来自于天宇城的一个大家族,只可惜他却是他父亲与小妾所生,本来身为小妾的儿子也没什么,他父亲对他的疼爱不会少多少。

    可这一切,却是伴随着他母亲的去世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疼爱他的父亲突然对他爱答不理,而原本对傲气少年也不错的哥哥,则是本性毕露,千方百计的找他的麻烦。

    傲气少年于是才离家出走,好在他运气不错,驯服了一头青鹰兽,这倒是让他在巫启城当中出尽了风头。

    但还没过足瘾,傲气少年就遇上了玄燕。

    他强装出来的傲气在玄燕的面前不堪一击,不仅如此,就连他引以为傲的青鹰兽也是被玄燕所夺。

    回到了天宇城,想要偷偷摸摸去巫启天才学院进修的傲气少年,最终还是被他的哥哥给堵住了。

    不可避免的,他又遭受到了一顿生不如死的羞辱。

    母亲死后,便再没有人为傲气少年出过头,也许是源于对傲气少年哥哥的畏惧,也许则是傲气少年本身性格的原因,导致他也没什么朋友。

    这才让傲气少年在看到玄燕的时候,如同见到了救星。

    而玄燕本不打算理会此事,他还耐着性子跟那群锦衣华服的年轻人解释了一遍,说自己并不是傲气少年的老大。

    可这群人信不信另说,他们好似是打定了主意要教训玄燕一番。

    正是看出了这群人刻意找茬的态度,玄燕才也收起了他的耐心。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玄燕初来乍到,本不欲惹麻烦,可忍无可忍了,那便无需再忍!

    而且,玄燕说的也没错,眼前这群人,以多欺少不说,甚至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简直垃圾中的战斗机。

    听着几人威胁的话语,玄燕浑然不放在心上的淡淡一笑,说道:“怎么,还要我再重复一遍吗?我说的是,你们都是一群垃圾!”

    “你——”见玄燕如此嚣张,一群锦衣华服的年轻人一时间竟是有些懵逼,他们在这天宇城里作威作福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敢这样骂他们。

    玄燕的话语,让他们很不适应,也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哈,哈哈,我没有听错吧?你骂我?骂我们?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是谁?”还是傲气少年的哥哥,那位被称作是锦哥的人最先反应了过来,他气急而笑的看着玄燕,问道。

    玄燕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他都重复了两遍了,这群人还不自知,难道他们都是弱智白痴吗?

    见玄燕皱眉头,被称作是锦哥的年轻人还以为玄燕是怕了,他大手一挥,说道:“没关系,不知者不怪,你骂我们这笔账就算了,但你敢做他的老大,哼,就要做好承受我怒火的准备!”

    说着,这位锦哥微微的张开了他的双腿,并伸手往下一指,说道:“你要你从这里钻过去,此事就此作罢,我也不再为难你,若是不从,哼!”

    锦哥发出一声冷哼,轻蔑之意,不言而喻。

    玄燕淡笑一声,都没接锦哥的话茬,他淡淡的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们是谁。”

    听到玄燕如此说,一众锦衣华服的年轻人都不自觉的昂首挺胸,一脸傲然,要知道,身份,可是他们最大的依仗,也是最大的骄傲。

    可玄燕接下来的话语,却是让这一群锦衣华服的年轻人彻底抓狂——

    只见玄燕说道:“你们是垃圾,我已经说过两遍了。”

    “我去你大爷!”玄燕淡然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了这群锦衣华服的年轻人,他们本来只打算羞辱一顿玄燕的,可玄燕却接二连三的骂他们是垃圾。

    既然这小子这么不识趣,还不肯从锦哥的裆下钻过去,那便只能把他按在锦哥裆里了!

    一人怒骂着,已经伸手朝着玄燕的脖子按了过来。

    砰的一声,玄燕站在原地,寸步未动,而出手的年轻人却是还没碰到玄燕,便已经被摔出了十几米的距离。

    出手的不是玄燕,而是玄燕身后的青鹰兽!

    这群锦衣华服的少年,其中有巫师,也有巫师学徒,而第一个向玄燕出手之人,则只是一个巫师学徒而已。

    面对一位拥有着真正巫兽作为驯兽的半步巫医,他还敢主动出手,真不知道是在看不起谁。

    青鹰兽最善飞行,战斗能力虽不是特别的强,可区区一个巫师学徒,却根本不是青鹰兽的一合之敌。

    莫说是巫师学徒了,哪怕是这群人当中修为最高,已经是巫师的锦哥,真打起来的话,也未必就是青鹰兽的对手。

    更何况,青鹰兽出手的时候,身上属于巫兽的气势蓬勃而出,当场便把这群锦衣华服的年轻人给吓尿了。

    更不堪者,甚至在青鹰兽的气势逼迫下,咯噔咯噔的连退好几步。

    玄燕无奈苦笑,就这群人的水平,还敢找自己的麻烦?

    也许真的是自恃身份,觉得自己不敢还手,更不敢对他们出手吧?

    可玄燕会是那种不敢的人吗?他只有不屑出手的时候,却从来没有不敢出手的时候!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会出现在这巫启天才学院门口的,大都是学院内的学生,他们不认识玄燕,却是对这一群锦衣华服的年轻人很是熟悉。

    见其中一位年轻人被青鹰兽一翅膀扇飞,围观众人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隐隐的快意,但旋即他们便看向玄燕,摇头兴叹。

    “他应该是今年的新生吧?”

    “真是虎啊,连王锦他们的人都敢打。”

    “也是个有资本的人,才巫师学徒的修为,居然就驯服了一头青鹰兽。”

    “只可惜,青鹰兽能够保他不受王锦他们的伤害,却不能保他一定能够进入巫启天才学院。”

    “得罪了王锦,我看他这学也不用上了,可以直接回家了。”

    “可惜了这么一位天才,难道他不知道王锦的身份吗?难道他不知道王锦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在巫启天才学院待不下去吗?”

    围观的众人都不禁为玄燕感到遗憾,看的出来,王锦平日里,在这巫启天才学院是积威颇深,众人对他都是又恨又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