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泉髓-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九百一十一章 泉髓

    张师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孙谦心里面的那点小九九?

    这个孙谦原本还是他比较喜欢的一个弟子,如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在接到了孙谦的传讯之后便亲自赶到石泉城来了。

    可孙谦却着实令张师失望。

    他居然居然因为玄燕解决了敖千雪的病症而记恨于他,还在自己刚刚到来的时候,中伤玄燕。

    如此弟子,即便巫医天赋再强,对张师而言,也是不要也罢。

    “老师!”孙巫医难以置信的看着张师,根本就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被张师给开除出学校。

    “身为巫医,最忌自视甚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在之前,你应该阻扰过玄燕对敖千雪进行治疗吧?”张师倒也不会让孙巫医“死”的不明不白,他出声问道。

    “幸亏他不畏强权,没有听你的,否则的话,就白白可惜了这么一条人命!”不等孙巫医回答,张师就脸色有些难看的继续说道。

    有孙巫医这样的弟子,连他张师都觉得丢人。

    “玄燕分明解决了敖千雪的病根,你却偏生要造谣,说敖千雪只是回光返照,孙谦,你学艺不精,害人害已,我把你逐出学校,你可服气?”张师又是说道。

    孙谦愣愣的站在那里,沉吟半晌之后,默默的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

    “弟子知错,谨遵老师的吩咐。”嘴唇微微颤抖着,孙巫医终究还是接受了张师的处罚,他脸色灰暗的朝着张师行了一礼,旋即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孙巫医黯然的样子,老人巫师本想出言为他求求情,可美~妇却好似是洞悉了老人巫师的想法,她在老人巫师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孙巫医虽说在玄燕到来之前,也算是出力保住了敖千雪的性命,可他阻碍玄燕为敖千雪治疗,险些让敖千雪葬送了性命也是事实,美~妇才不会因为孙巫医曾经出过力而对他有所感谢了

    “好了,令女儿大概今天晚上就可以醒来,你们可以放心了。”处理完了孙谦的事情,张师对美~妇和老人巫师说道。

    美~妇和老人巫师的眼前同时一亮,他们的神色之中皆是有着一丝振奋。

    “多谢张师出手,一点小礼物,不成敬意,还请张师收下。”美~妇一边向张师道谢,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白玉**。

    “石泉的泉髓!”张师一眼就认出了白玉**内所装的乃是珍贵无比的泉髓,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渴望,可他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伸手。

    “我想这些泉髓,应该属于玄燕才是,我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真正救了你们女儿的,还是玄燕。”张师不为所动的说道,尽管他的心中对这些泉髓很是渴望,可他却也知道,这些泉髓,他受之有愧!

    “这”美~妇有些为难的看了老人巫师一眼,又看了玄燕一眼。

    张师说的没错,的确是玄燕救了他们的女儿,而这些泉髓,也理应属于玄燕,可有张师这位前辈在此,如果美妇真的把泉髓给了玄燕的话,那未必就是对玄燕好。

    “这些泉髓,是治病的报酬吗?”就在美~妇进退两难的时候,玄燕淡淡的开口了,他问道。

    “没错,是我准备出来,想要送给治好千雪的巫医的。”美~妇点了点头说道。

    玄燕早就看出来了,这位美~妇的身份怕是不简单,否则的话,她也不可能拥有这间石泉边上的小院,手中更加不可能有泉髓这种好东西。

    “那还真应该是我的。”玄燕淡淡的笑着说道。

    “呃”美~妇是打死也没有想到,玄燕居然当着张师的面,直接跟她索要泉髓了。

    可既然这泉髓乃是治疗敖千雪的报酬,那美~妇也断没有不给的道理。

    但若是真给了玄燕,她又怕会得罪了张师。

    张师眼神中对于泉髓的渴望,在场三人可是都看的清清楚楚。

    “罢了,既然他索要,那得罪也是他得罪,与我无关。”美~妇一念及此,把泉髓递给了玄燕。

    玄燕毫无避讳的直接伸手接了过来,这下就连老人巫师都忍不住的皱眉头了。

    跟张师抢泉髓?跟你未来的老师抢泉髓?你小子在巫启天才学院是不想混了吧?

    可就在老人巫师心中暗暗腹诽的时候,他却是只见拿到了泉髓的玄燕对着张师一揖到底。

    “多谢张师的指点之恩,这点泉髓,就算是弟子孝敬您的吧。”玄燕恭敬说道。

    眼看着玄燕又把泉髓给自己,就连张师都禁不住的愣了一下。

    玄燕拿走泉髓,尽管他有些不舍,可却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人家玄燕治好了敖千雪,当然应该他得到泉髓了。

    可令张师没有想到的是,玄燕拿到泉髓之后,竟是在第一时间就拿出泉髓来孝敬自己了。

    “泉髓有价,巫医之道无价,张师在巫医之道上面,给予了弟子指点,这点孝敬也是应该的。”见张师愣神,玄燕又是说道。

    他的语气很是真诚,一点也没有贿赂的意思,而是张师确确实实的得到了玄燕的尊敬。

    在看出敖千雪的病症还没有完全解决的时候,张师分明可以自己出手,可他却选择了让玄燕出手,这一来,是为了检验玄燕,二来,也是对玄燕进行了一番的指点。

    这乃玄燕尊敬张师的其一,其二乃是,明明有机会得到渴望已久的泉髓,张师却无功不受禄。

    这两点,都赢得了玄燕的尊敬。

    “你这小子,有点意思。”张师听到玄燕的话语,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正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张师虽很渴望得到泉髓,可既然他都没有治疗敖千雪,那自然也就没有得到泉髓的资格。

    玄燕正是看出了张师的这一想法,才主动的收下了泉髓,然后再转赠给了张师。

    你张师没有出手治疗敖千雪的病症,所以拒不收下美~妇的泉髓,可你却对我进行了指点,那我的泉髓,你总该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