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9章 感兴趣-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909章 感兴趣

    “快带我去!”听到孙谦说病人有可能性命不保,张师连忙说道。

    他的焦急倒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真心为病人感到担心。

    眼见张师如此,美~妇和老人巫师也稍稍有些慌了神。

    “张师,这边请。”二人赶紧把张师带向了敖千雪的房间,连刚刚听到动静,从房间内走出来的玄燕都没有注意到。

    “我说你们怎么为人父母的,我知道你们为孩子的病情感到担忧,可也不能病急乱投医啊。”一边往敖千雪的闺房行去,张师还一边训斥美~妇和老人巫师说道。

    在张师看来,美~妇和老人巫师这分明就是被敖千雪的病症给急魔怔了,连一位区区巫医学徒的话,他们都信。

    很快靠近了敖千雪的房间,不等进门,老者张师就突然眉头一蹙,说道:“好浓郁的死气!”

    “什么!死气?”

    “千雪——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美~妇和老人巫师听到老者的话语,皆是不禁心中大惊。

    死气之说,他们早就有所耳闻,传说只有将死之人身上才会散发出死气来,而也只有修为精深的巫医才能够察觉到这些死气。

    如孙巫医这等修为一般的巫医,则是根本意识不到死气的存在。

    “死气——难道被我说中了,敖千雪真的只是回光返照?”孙巫医的心里也咯噔了一声,旋即他便冷笑了起来。

    哼,让你们听信那位巫医学徒,反而对我这位正统的巫医置若罔闻,这下好了吧,我看你们会不会后悔死!

    孙巫医心中冷笑的时候,美~妇和老人巫师已经急不可耐的推开了敖千雪的房门。

    躺在床上的敖千雪,神色安详,看其样子,好像根本不是一个病人,而只是睡得正香。

    “我就说了,她之前的表现只是回光返照,你们还不信,眼下,你们说该怎么办,这么浓郁的死气,就算由老师亲自出手,也未必能够救得回她!”才刚刚推开房门,孙巫医就忍不住的冷嘲热讽起来,他全然没有注意到,老者张师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微不可查的惊讶。

    “咦——”直到老者张师发出了动静,孙巫医以及美~妇和老人巫师才转头看向了他。

    “这屋外的死气虽颇为浓郁,可屋内却是溢满了昂扬的生机。”张师自顾自的说着,迈步走到了敖千雪的床前。

    他伸出自己的老手,放在了敖千雪的额头之上。

    现场落针可闻,只有敖千雪的呼吸声,平稳的传出。

    少顷,老者张师收回了他的手掌。

    “老师,如何,她还有没有的救?”孙巫医当先问道。

    张师抬头,看了孙巫医一眼,眼神之中有疑惑,也似是隐有一丝的不满。

    “你之前说,她是回光返照?”张师神色淡淡的问道。

    “难道不是吗,老师?”孙巫医突然觉得有些不妙的问道。

    “你糊涂!”张师伸手便指着孙巫医骂出了声,他说道:“此女的病根分明已经被解决了,只是身子还有些虚弱而已。”

    “什么!?”张师一语出,孙巫医顿时愣在了原地,他打死都没有想到,从张师的口中,他居然会得到这样的一个答案。

    解决了?那个区区的巫医学徒,真的解决了敖千雪的病根?

    “张师,你所说的可是真的?千雪是不是已经没事了?”美~妇闻言,几乎喜极而泣,这人生的大起大落,对她而言,实在是太刺激了。

    进门之前,张师还说死气浓郁,结果进门之后,张师就说敖千雪的病根已经被解决了,这让美~妇还如何能够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

    “我所说自然是真的,可要说完全没事嘛,却也不见得,她的身体虚弱的太厉害,光靠简单的修养是不行的。”老者张师想了想说道。

    “那就是不会再有性命之虞了?”老人巫师就好像没有听到张师的后半句话一般,他也面有喜色的问道。

    “没错,性命之虞肯定不会再有了。”张师点头说道。

    “那之前张师所说的死气是怎么回事?”美~妇想到那令她心有余悸的死气之说,忍不住的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令嫒算是在鬼门关上转了一圈,你们是不是用万年寒冰来冰冻她的生机了?”张师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张师怎么知道?”美~妇回应说道。

    “那就没错了,幸好你们把万年寒冰拿开了,否则的话,不出今天午时,她必定丧命,届时,就算我亲自出手,也是无力回春,那些死气,便是在移开万年寒冰之前,从她身上散溢出来的。”张师庆幸的对美~妇和老人巫师说道。

    美~妇和老人巫师闻言,猛地瞪大了他们的双眼,他们二人对视一眼,皆是发现彼此的额头上渗满了冷汗。

    “真多亏了那位小友啊,否则的话,真是——”

    “没错,当时小友也是这般说的,说千雪活不过今天中午。”

    二人庆幸说道。

    “哦?那位小友也说过这样的话?他真的只是一位巫医学徒吗?”张师自然知道美~妇和老人巫师口中的小友是谁,除了那位巫医学徒之外,哪还有其他人。

    “对,就是小友说的。”

    “千雪的病根,也是那位小友解决的。”

    美~妇和老人巫师点头应道。

    张师的眼神之中精光一闪,他饶有兴趣的问道:“不知那位小友,眼下可还在府上?”

    “在的在的,千雪没醒,他还不敢冒然离开。”美~妇应道。

    “那不知我可否见到这位小友?”张师一脸的感兴趣之色,他对美~妇说道。

    “当然可以,张师请稍等,我这就去请他过来。”老人巫师神色一喜,转头就要去找玄燕。

    这位张师可是巫启天才学院之中赫赫有名的一位老师,如果能够得他赞赏的话,玄燕去到巫启天才学院之后,日子会好过许多。

    这对于玄燕而言,不得不说乃是一个机缘。

    而玄燕出自老人巫师坐镇的巫启城不说,还救了敖千雪一命,如果他真的能够得到张师的赞赏的话,老人巫师也会为玄燕感到高兴。

    就在老人巫师欲出门寻找玄燕的时候,玄燕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敖千雪房间的门口,他朝着张师行了一礼,恭敬说道:“巫医学徒玄燕,拜见张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