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孙巫医的老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908章 孙巫医的老师

    又给敖千雪喂下了几颗长生丹,玄燕暂时没有急着解除敖千雪身上的十绝针法。

    有此十绝针法在,即便敖千雪再出现什么危险,也可保她性命无虞。

    “千雪她——什么时候能醒?”美~妇还是有些不太放心的问道。

    玄燕施展扁鹊神眼,仔细的为敖千雪又检查了一边身体,这才说道:“大约一个星期吧?”

    “要那么久?”美~妇的双眸之中还是略带一丝焦急。

    “你不用担心,在她醒来之前,我不会离去,一定力保她无忧。”玄燕淡淡的安慰说道。

    听到玄燕这般说,美~妇才稍稍的放下了心来,她朝着玄燕盈盈一礼,说道:“辛苦小友了,舍下已经准备好了饭菜,请小友移步餐厅吧。”

    “好。”赶了一上午的路,玄燕也着实有些饿了,眼下见敖千雪的状况已经稳定了下来,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

    弯腰捡起摔落在了地上的幽冥龙,玄燕在美~妇的带领下,走出了敖千雪的闺房。

    “也辛苦孙巫医了,如果孙巫医不嫌弃的话,就一起吧。”玄燕和美~妇二人走出去之后,老人巫师才一脸恭敬的对一旁阴着脸的孙巫医说道。

    玄燕出手救治了敖千雪之后,美~妇对孙巫医的态度大变,之前她对孙巫医还百般恭敬,可眼下,竟是都没有再搭理他。

    好在还有老人巫师在——

    尽管经历了这一系列的事情,老人巫师对孙巫医的观感也不是太好,可毕竟孙巫医的身份摆在那里,老人巫师也不好太过冷落于他。

    “哼,一个星期?我倒要看看,一个星期之后,她到底能不能醒不过!”孙巫医冷哼一声,看着玄燕的背影说道。

    即便没有老人巫师的邀请,孙巫医也不打算就此离去,他还要看一看,敖千雪是否真的已经被玄燕给治好了。

    美~妇着人准备的午餐非常的丰盛,看的出来,这位美~妇的身份不太一般。

    能够有资格住在石泉边上的,身份都非比寻常。

    玄燕并不是一个八卦之人,可他还是忍不住的好奇,就老人巫师那一脸的衰样,究竟是如何跟这位身份不一般的美~妇好上的呢?

    美~妇和老人巫师没有主动讲出他们的故事,玄燕也没有多问,他在吃过午饭之后,便在美~妇的安排之下,住进了这间院子的客房。

    客房内,玄燕并没有休息,而是用手腕上的长剑纹身,默默的感受了一番幽冥龙体内的状况。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巫兽的身体结构与人不同,面对幽冥龙,玄燕的扁鹊神眼并没有多么神奇的效用,反而是长剑纹身,好似能够进入到幽冥龙的体内,并察看到幽冥龙此刻的状态。

    幽冥龙的状况很不好,虽没有彻底的与敖千雪解除契约,只是强行收回了一部分的精血,可幽冥龙还是遭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反噬。

    这股反噬的力量,本来应该由敖千雪和幽冥龙一同承受,可敖千雪的身体状况更差,也只能委屈幽冥龙了。

    玄燕释放出长剑纹身,用其慢慢的梳理着幽冥龙的身体。

    对幽冥龙所受的伤势,玄燕并没有什么太好的治疗办法,他也只能依靠长剑纹身,来一点一点的缓解幽冥龙的痛苦。

    玄燕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一下,他的长剑纹身也还没有发挥出其所拥有的全部威能。

    若是此刻的玄燕乃是小巫之境的话,加上长剑纹身的特殊效用,只是刹那间,他便能够完全的治好幽冥龙。

    只可惜,玄燕的巫道修为距离小巫之境还天差地远。

    现在他所做的,与其说,是在帮助幽冥龙缓解伤势,倒不如说玄燕是在默默的感受长剑纹身的神奇来的更加准确。

    这长剑纹身,包括扁鹊神眼以及神医华佗的化酒枪头,都毕竟不是玄燕本身所有的东西,玄燕想要熟练运用他们的话,还要多加练习才行。

    就在玄燕的心神完全的沉浸在了长剑纹身之上时,一位须发皆白,不管是真实年龄,还是看上去的年龄都比老人巫师大出了不少的老者来到了美~妇的家中。

    孙巫医乃是第一个察觉到老者到来的,不等老者敲门,他就迫不及待的从他所居住的客房之中跑了出来,并主动的打开了院门。

    “弟子孙谦拜见老师。”孙巫医的脸上没有了往昔的傲然,取而代之的乃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此老者,正是孙巫医口中的他的师父!

    “张师——”美~妇和老人巫师也来到了院子之中,他们看到老者,也连忙一同上前拜见。

    这位老者姓张,除了是一位无限接近小巫境界的巫医之外,他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那便是巫启天才学院的老师,所以一般人都会称呼老者为张师。

    “不用多礼,我也是恰好路过此地,听小谦说遇到了一个棘手的病人,便顺道过来看看。”张师微笑说道,不用于他的弟子孙巫医,这位张师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在他的身上,看不到一点的架子,也不见丝毫的傲然。

    “劳烦张师——”

    美~妇和老人巫师客气行礼,可不等他们的话语说完,孙巫医便插嘴说道:“老师来的正好,您再来晚一点的话,怕是那位病人会性命不保!”

    “哦?病人的情况变严重了吗?”张师疑惑问道,之前孙巫医已经传讯给他,说是控制住了那位病人的状况,这才不过一两天的时日,难道那位病人的病情并没有控制的很好吗?

    “老师有所不知,本来弟子把病人的状况控制的很好,可今天上午,突然来了一位巫师学徒,他非要说能够治好敖千雪,结果就——”孙巫医添油加醋的说道,他没有把话说完,可他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

    只看他的表情的话,还以为敖千雪已经无药可医了——

    “胡闹!区区一位巫医学徒,居然说能够治好此病?小谦,你身为正统巫医,怎么不拦着他点,这可不是逞能的时候!”一听一位巫医学徒都敢给敖千雪治病,老者顿时大怒。

    他生平最讨厌的便是不知天高地厚之人,敖千雪的病情,他虽还没有亲自看过,可通过孙巫医的传讯,他也已经洞悉到了,此病绝对不是一位巫医学徒所能够治好的!

    “老师,您快去看看吧,再耽搁下去,恐怕她会性命不保!”眼见着老师生气,孙巫医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不难察觉的得意,但表面上,他却是一脸焦急的催促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