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六章 针锋相对-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九百零六章 针锋相对

    敖千雪的情况,总结来说,便是遭受到了驯兽的反噬。

    所以说,驯兽也并非越强大越好,巫师最重要的还是要量力而行,倘若想要驯服的巫兽太过于强大,难以驯服不说,就算最终成功驯服了,也会因为巫兽太过于强大而根本承受不了巫兽的精血。

    这种时候,大多数的巫兽都会选择自行离去。

    他们所认可的主人,都没有办法承受他们的驯服,那他们还留下来做什么呢?

    可敖千雪的这条幽冥龙,好似是跟敖千雪的感情太深,哪怕敖千雪弱到根本无力承受它的驯服,它也不肯轻易离去。

    而它所不知道的是,正是它的这种所谓忠心,害了敖千雪,使得敖千雪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

    为今之计,最重要的便是让幽冥龙能够离开敖千雪的身体。

    玄燕知道这一点,孙巫医也知道,然而,让孙巫医没有想到的是,他无论如何也撼动不了的幽冥龙,居然在玄燕靠近了之后就自行动了!

    不理会孙巫医的震惊,玄燕淡淡的对老人巫师说道:“还不快把万年寒冰给移开?”

    老人巫师的眼神之中对于玄燕再没有半分的怀疑,他走到敖千雪的床边,把万年寒冰搬了起来。

    随着万年寒冰的搬走,敖千雪手腕上的幽冥龙显得灵动了许多,可它却还是没有离开敖千雪的手腕,而仅仅是用疑惑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玄燕。

    “下来吧,你继续缠着她,只会害了她。”玄燕淡淡的说道。

    一边说着,玄燕还一边激发了手腕上的长剑纹身。

    不知道是因为听懂了玄燕的话语,还是因为长剑纹身起到了作用,幽冥龙嗖的一声便从敖千雪的手腕上离开了。

    其飞射的速度很快,而目标所及,则是玄燕的手腕!

    一股冰凉从手腕处传来,玄燕低头看去,就看到幽冥龙如一个手镯一般,紧紧的缠绕在了他的手上。

    美~妇以及老人巫师,还有一旁的孙巫医,都已经彻底的看呆了。

    玄燕只是随口的说了一句话,幽冥龙居然就听话的离开了敖千雪的手腕?

    这幽冥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孙巫医不是没有尝试过跟幽冥龙沟通,可他的那些手段,根本就打动不了幽冥龙。

    “哼,我倒是小看了你,不过就算你让幽冥龙离开了她的手腕又如何?她的体内还是有着幽冥龙的精血,除非提升她的修为,或者是让幽冥龙主动收回一部分精血,否则的话,你一样不能完全的治好她。”孙巫医不服气的冷哼一声说道。

    玄燕压根就没有搭理他,而是凝神看向了敖千雪。

    幽冥龙从她的手腕上离开之后,她的脸色明显的红润了起来,尽管还是有些苍白,可总算不再像之前,苍白如死人了。

    “你真的可以救千雪!”美~妇眼见着敖千雪的脸色在慢慢变好,眼神之中激起了异常强烈的**,她一把抓住玄燕的手臂,急切说道:“救她,快让幽冥龙解除与千雪的契约!”

    玄燕微蹙着眉头,看了美~妇一眼,没有答话。

    “小兄弟,如果可以承受的话,这条幽冥龙,你尽管拿去,让它,成为你的驯兽!”老人巫师也是忍不住的说道。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有着明显的一丝心疼之色。

    幽冥龙,虽然只是体型最小的龙类巫兽,可却也算的上是巫神世界之中最强大的巫兽之一了。

    敖千雪能够得到幽冥龙的认可,并与之结下了契约,这不得不说乃是敖千雪的一大机缘,有此幽冥龙相助的话,未来的敖千雪,一定不会是寻常之辈。

    可以说,就单单是这么一条幽冥龙,若是完全成长起来的话,也足以让敖千雪成为一国之强者!

    可幽冥龙哪怕再珍贵,也没有敖千雪的生命珍贵。

    所以,为了敖千雪的身体着想,美妇和老人巫师,不惜让玄燕夺走这条幽冥龙!

    玄燕闻言,稍稍的点了点头,随后他便利用长剑纹身的力量,与幽冥龙沟通了起来。

    幽冥龙在玄燕的手腕上竖起了半个脑袋,它时而看向玄燕,时而看向敖千雪,神色显得有些迟疑不定。

    就在玄燕与幽冥龙沟通的时候,孙巫医又突然站了出来,他刹那间便拦在了玄燕和敖千雪的中间。

    “不可!她的身体太弱,若是幽冥龙冒然解除了契约,她必定再次遭受反噬,而以她目前的状况来看,根本,就承受不了这种反噬的力量!”孙巫医掷地有声的说道。

    “除非你想因为这条幽冥龙而害死她,否则的话,绝对不能让幽冥龙解除契约!”孙巫医一脸敌意的瞪着玄燕,说道。

    玄燕看着挡在他身前的孙巫医,眉毛禁不住的挑了两下。

    这个孙巫医还真是惹人生厌,他为了阻止自己救人,居然这般中伤,他这番话,深一层的意思,就好似是在说,玄燕会为了得到幽冥龙这条驯兽,而不顾敖千雪的死活一般。

    “我是一名医生。”玄燕淡淡的说道。

    “巫医学徒而已,还不是巫医。”孙巫医针锋相对。

    “我的职责虽是救人,可千万,不要逼我杀人。”玄燕自顾自的继续说道。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更何况玄燕还不是泥人,之前他一直都不想搭理这位孙巫医,一来忌惮他的身份,二来,也是因为玄燕不想跟他一般见识。

    可他这般恶意揣测,却是让玄燕忍不住的动了杀心。

    “你说什么?”孙巫医难以置信的看着玄燕,好像一点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玄燕说了什么?

    杀人?他想杀谁?

    “你说你想杀我?”孙巫医的脸色唰的一下便阴沉了下来,他打死都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巫医学徒,居然敢出言威胁他这位正统的巫医!

    “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敢说杀我?你现在,就给我跪下!”孙巫医也好似是动了真怒,他整个人的身周气势激荡,属于巫师,而且还是巫师当中最高贵的巫医的气势从他的体内蓬勃而出。

    这股气势压在玄燕的身上,竟是让他忍不住的就要跪伏下来。

    可就在这时,一声龙吟却是自玄燕的手腕之间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