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杀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8章 杀之

    在场所有人的眼神都狠狠的一缩。

    金如海此刻的样子十分狰狞,他全身上下都插满了玄燕的银针,浑身鲜血淋漓,在灯光的照耀下,异常可怖。

    只可惜,这些银针好像插入的并不深,只是刺破了金如海的一层皮,并没有伤及到他的要害。

    “哈哈哈,小子,金钟罩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简单的,你以为没有了铜片,我就抵挡不了你的银针了吗!?”金如海癫狂大笑,他一拳如风般的朝着玄燕打了过来。

    玄燕迅速后退,眼神微凝,他也开始觉得有些棘手了。

    “金钟罩,外练一层皮,内练一口气,你的银针可以刺穿我的外皮,却刺穿不了我身体里面的那股气!”金如海放声说道。

    玄燕眉头一蹙,没有说话,但他的手中却是又出现了一根银针。

    “你很不错,自从我步入先天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能把我打的这么惨,你是第一个,但也是最后一个!”金如海伸手指着玄燕,浑身气势攀升。

    肉眼可见的,玄燕的银针被金如海一点一点的从身体里逼了出来。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整个地下拳场里一片安静,只有银针落地的声音不断响起。

    玄燕皱着眉头,没有轻举妄动。

    “你很强,也很聪明,精于算计,连我这个老头子都自愧不如。”金如海的声音有些沙哑,有些尖锐,犹如指甲划过玻璃一般,令人不寒而栗,浑身起鸡皮疙瘩。

    “但是——”金如海话锋一转,又说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的算计都只能是一个笑话!”

    “若是再给你两三年的时间,说不定你还真的能破了我的金钟罩,可现在,该死的,是你!”金如海杀气腾腾,一声怒喝,他朝着身后一招手,散落在擂台中间的铜片顿时飞起,贴在了他的身上。

    这些铜片组成了金钟的形状,这下,玄燕就连金如海的这层皮可能都刺破不了了。

    “燕医生,不可力敌,要迂回着寻找他的弱点,他受了伤,应该撑不了太久!”曾虎站在台下,大声提醒玄燕。

    “吃里扒外的畜生!等我杀了他,就是你的死期!”金如海怒视着曾虎,早已对曾虎动了杀心。

    曾虎心下一颤,没有再敢说话。

    玄燕神色不动的紧紧盯着金如海,不管是金如海的挑衅还是曾虎的提醒,他好像都没有听到耳朵里去,他只是这么神色淡然的盯着金如海。

    “这——这根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啊,皇甫燕那么强的杀招,居然都没能杀掉他?”

    “皇甫燕怕是凶多吉少了,我们这些人还是赶紧想想怎么讨好那个老怪吧。”

    “金如海心狠手辣,嗜杀成性,我们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喽。”

    “得了吧,咱们再怎么说也跟他牵扯不深,宋三哥还有胡松他们才是真的惨了。”

    众人说着,皆是以同情的目光看向了宋义还有胡松三人。

    “金如海真敢杀他们不成?”

    “你以为呢?他可是先天高手,就算是真杀了宋三哥他们,宋老等人也拿他没办法,甚至不敢去得罪。”

    “先天高手真的有那么恐怖?”

    “你不是亲眼看到了嘛,擂台上的皇甫燕还有金如海,哪一个是我们普通人能够招惹得起的?”

    “哪怕是胡松三人决心臣服于金如海,以后怕是也要过得如履薄冰,金如海可是连他的弟子都敢杀,在他的眼里,人命根本不值钱。”

    在场的大人物们议论纷纷,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太好看,如果可能的话,他们是真不想让金城市以及银城三市的地下势力落入金如海的手中。

    可就连宋义等人都没办法,他们,又能想出什么招来呢?

    听着身后众人的讨论声,包括宋义孔三秋以及胡松三人在内的四市头目们,皆是脸色灰暗,他们是在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宋义和孔三秋还稍微好一点,他们二人没有在此时想那么多,他们眼下所唯一希望的,就是玄燕能够在金如海的手中活下来。

    似是感受到在场众人对他的畏惧,金如海残忍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这个小小的动作,配合上他此刻狰狞的形象,使得他的样子越发骇人。

    “小子,你感到害怕了吗?”金如海冷笑的看着玄燕。

    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他右手横在身前,伸出了两根手指,那是他的食指和中指,而在这两根手指之间,一道寒光闪烁着慑人的光芒。

    “还想反抗?”金如海看着玄燕的动作,又是冷笑了一声,随后他缓缓说道:“那你便,去死吧!”

    金如海嘶吼着,就要向玄燕冲来,可玄燕的动作,却比他更快!

    金如海身形刚动,玄燕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他的手指迅如闪电的朝着金如海的喉咙点了下去。

    “你猜错了,喉咙可不是我金钟罩的弱点所——”金如海冷笑一声说道,可他最后一个“在”字还没有说出来,喉咙上便突然传出了铿的一声脆响。

    包裹在金如海喉咙上的铜片寸寸碎裂!

    噗——嗤——

    接连的两道声音响起,金如海张口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可能!”他的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巨大,苍老的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之色。

    “没有什么不可能。”玄燕淡淡的说着,唰的一下抽回了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上沾染了金如海的鲜血,指尖那根银针更是已经被彻底染红。

    殷红的血液从银针上滑下,令其又恢复成了寒光闪闪的慑人模样。

    啪的一声,鲜血滴落在擂台上,好似敲响了金如海生命的警钟。

    “嗬——嗬——”金如海的嗓子里发出了两声难听的嗬嗬声,他匆忙间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喉咙。

    “为什么会这样?连你的真气都刺穿不了我的金钟罩,为什么手指却可以!?”金如海的声音低沉了下去,他不甘心的瞪着玄燕问道。

    “因为,我除了是先天境界之外,还兼修了一门锻体之术。”玄燕淡然说道。

    “是什么?”金如海一把抓住了玄燕的胳膊,他佝偻着身子,用尽最后的力气问道。

    玄燕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轻声吐出了四个字。

    “法天象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