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6章 大婚之日-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76章 大婚之日

    听到孟行德居然称呼神主为小燕,还叫他臭小子,年轻人的眉毛不禁狠狠的跳动了两下,不过他却什么都没说。

    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这几位怕是跟神主有着极大的渊源。

    他们在世俗之中,也许还颇有地位,可在这里——在年轻人的眼里,他们却无疑乃是够资格参加玄燕婚礼的身份最低的一群人。

    而这群人,偏偏手中还拿着玄燕婚礼的请柬,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要知道,别说那位李书记没有收到玄燕的请柬了,就连他叶大师,也是没有资格收到次请柬的,能够收到请柬的,无一不是他父亲那般,拥有着足以媲美真医境界修为的人。

    除此之外,怕也只有跟玄燕有极大的渊源,被玄燕视作是朋友之人才能够收到请柬了。

    而孟行德这一行人,显然便是此类。

    “道歉就免了,只希望你们能够管教好自己的女儿和妻子,不要让他们口无遮拦,你们身为神主的朋友,能够收到此请柬,已经是最大的荣耀了,也是神主对你们非常看重,才会如此。”

    年轻人摇了摇头,没有真让孟行德和孟欣欣的母亲道歉,他神色淡淡的继续说道:“至于你们所说,神主没有礼貌,我想,你们应该已经得到答案了,真把神主当朋友的话,就不要随意的中伤他。”

    年轻人的态度和善了很多,就连一旁的李书记都很是意外的看了叶大师一眼,据他所知,叶大师可不是一个爱啰嗦的人,他能够跟孟行德一行人说那么多话,这也能够看的出来,那位神主应该对孟行德一行人很是看重。

    孟行德等人当然已经知道答案了,为什么玄燕没有亲自来迎接他们呢?

    因为玄燕只把他们当做了是朋友!

    而至于孟欣欣母亲所说的,好歹他们也是甘省的大人物,理应专门有人迎接——

    呵,在场的大人物多了去了,他们能算得上是哪块小饼干嘛。

    当然了,这也是凌台县的官员们不知道他们与玄燕之间的关系,否则的话,他们就是谁都不接,也不会让贺老和黄老受了冷遇。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年轻人说完,转头径直离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众人。

    贺老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请柬,突然觉得这请柬的分量无比之重。

    “居然能够收到神主的请柬,你们还真是惹人羡慕,只是却千万不要亲手毁掉了神主心中对你们的情谊。”中年人没有直接离开,而是一脸艳羡的看着贺老等人,还专门伸出手来拍了拍孟行德的肩膀。

    他说着,瞥了一旁脸色煞白的孟欣欣母亲一眼,说道:“有些人上不得台面,还是不要带去这场婚礼了,免得误事!”

    这位李书记的眼光很是毒辣,只是这一会的功夫,他就判断出来,真正被玄燕当做是朋友,也把玄燕当做是朋友的,只有贺老黄老和孟行德三人而已,至于孟欣欣的母亲,却是一个别有用心之辈。

    这样的人,冒然带到神主的婚礼上,怕是会招惹神主的不快。

    李书记这番话,既是忠告,也是警告。

    不过不管他说了什么,只是拍孟行德肩膀这一下,就意味着,孟行德以后的仕途,一定会越走越顺——

    “多谢李书记提点,是我们大意了。”贺老眼神微微亮了一下,对中年人说道。

    中年人笑了笑,转头朝着叶大师的方向追了上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贺老以及黄老等人才回过了神来,他们无一例外的,都是转头狠狠的瞪了孟欣欣的母亲一眼。

    “英子,你先回去吧,师父的婚礼,我们几人去就够了。”贺老似是觉得李书记说的有道理,他对孟欣欣的母亲吩咐说道。

    孟欣欣母亲的脸色难看至极,她的脸上,还清晰的印着年轻人的五个手指印,然而,却是根本没有一人关心一下她,反而是想要赶紧把她给赶回金城市。

    “小黑,小题大做了吧?人都来了,就一块去看看吧,反正小燕也不是那种心胸狭窄的人。”倒是黄老,帮着孟欣欣的母亲打起了圆场,他主要是相信玄燕的人品,以玄燕的品行以及他眼下的地位来看,不见得会跟孟欣欣的母亲一般见识。

    “大黄,你不懂,玄燕的身份今非昔比了,他是没那么小气,可不代表着所有人都没那么小气,这一次,只是挨了一个耳光,已经算是非常幸运了,再有下次,说不定会有人直接要了她的性命。”贺老摇头,无奈说道。

    他此举,也不仅仅是因为听从了那位李书记的建议,他还考虑到了孟欣欣母亲自身的安全问题。

    实在是这些中华医馆以及毒门巫门和蛊门的人,行事无法捉摸。

    眼下的玄燕,在他们的眼中,那就是天一般的存在,而天的威严,是不容任何亵渎的,他们真出手杀了孟欣欣母亲的话,贺老都不会觉得有任何的意外。

    孟欣欣的母亲倔强的咬着下唇,好似是不愿意回去,她想留下来,当然不是为了再看玄燕的笑话,而是想要看一看,他们家孟欣欣到底还有没有跟玄燕在一起的机会。

    玄燕现在这么风光,如果能够做了他的丈母娘——

    孟欣欣的母亲只是想想,都觉得这个身份无比的诱人,为此,她宁愿深陷虎穴,只求搏一搏。

    似是看出了母亲的心思,孟欣欣叹了口气,说道:“我陪母亲一起回去吧。”

    “你——你不想见他了吗?”看着女儿失魂落魄的样子,孟行德不忍心的问道。

    孟欣欣没有作答。

    而孟行德则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摆了摆手,说道:“回去吧,路上小心一点,你的祝福,爸爸会帮你带到的。”

    “嗯!”孟欣欣罕见懂事的点了点头。

    事到如今,他们父女俩也已经完全想通了,再想撮合玄燕和孟欣欣,已经是非常困难的了,因为他们二人,正如孟欣欣当初第一次见到玄燕时所想的那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

    只是,在那个时候,孟欣欣自以为她对于玄燕来说乃是高不可攀的,可直到现在,她才发现,原来真正高不可攀的,不是她自己,而是玄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