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5章 高不可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75章 高不可攀

    年轻人也姓叶,是叶奇和叶萌的本家,严格算起来的话,他还是叶奇和叶萌的哥哥,而玄燕,自然也就是他的准妹夫。

    不管是从准妹夫的角度出发,还是从神主的身份出发,年轻人都不能够容忍有人对玄燕出言不逊。

    “听到有人大言不惭,说神主的不是,顺手解决一下。”面对中年人的询问,年轻人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淡淡的盯着孟行德和孟欣欣的母亲说道。

    “敢说神主的不是?是谁这么大胆!”中年人一听,心中大惊,他虽不认识玄燕,可他认识眼前的这位叶大师啊。

    叶大师医术无双,更是精通毒术,乃是一位惹不起的人物。

    而就连在这位惹不起的人物口中,对于那位素未蒙面的神主也是崇敬有加,中年人不禁非常的好奇,那位神主又会是多么了不得的人物。

    可如此了不得的人物,居然还有人敢说他的不是,这是不想活了不成?

    就在中年人心中感到惊异的时候,孟行德以及贺老二人的神色已经彻底的变了。

    因为,他们认识这位中年人!

    中年人虽看上去跟孟行德的年龄差不多,可实际上却是比孟行德还要大了不只十岁,也许是因为有叶大师相助的缘故,才使得他看上去比较的年轻。

    而就是这位看上去与其实际年龄好似有些不相符的中年人,其正是一位甘省的大领导,他的身份与地位,即便是与还未退休前的贺老相比,也高了不止一筹。

    这,才算是真正的大人物。

    而就是这位孟行德和贺老眼中的大人物,居然对他身边的年轻人恭敬有加,那这年轻人又该是什么身份?

    “贺老,怎么是你们?你们也是来参加神主婚礼的吗?”就在孟行德和贺老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的时候,中年人却是已经认出了贺老。

    贺老还未退休之前,算是中年人的老部下,尽管中年人的身份地位比之贺老更高了一级,可贺老毕竟德高望重,这位中年人对其还是很尊敬的。

    当然了,他也只是对贺老一人尊敬而已,至于同行的孟行德等人,则是被他给完全的忽略掉了,就连黄老,也好似是没有被他给看在眼中。

    “神主?”贺老闻言愣了一下,他不止一次的从年轻人和中年人的口中听到这两个字,忍不住的有些好奇,不过他却并没有多问,而是说道:“李书记,你也在啊,我们的确是受邀前来参加婚礼的。”

    贺老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入怀,掏出了玄燕发给他的请柬。

    “你们?受邀?”中年人看着贺老手中的请柬,不禁又吓了一跳,他一副疑惑不解的神情看着贺老等人。

    要知道,他身为甘省的大领导,可是都没有收到玄燕专门的请柬。

    他会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占了叶大师,也就是那位年轻人的光,是叶大师带他来拜会玄燕,同时给玄燕送上贺礼的。

    而贺老等人,身份地位比他还要低了不少,可他们竟然有请柬在手,这简直不科学。

    “是——神主的婚礼吗?”中年人迟疑了一下问道。

    “如果你们口中的神主乃是我师父的话,那就是他的婚礼了。”贺老苦笑一声说道,亏他当初还以为,自己能够拜玄燕为师,也算是玄燕的荣幸了,可至今看来,倒好像是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

    “你师父?贺老还有师父?”中年人又是疑惑问道。

    “没错,其名皇甫燕,李书记应该也听说过他,就是那位四市之尊的皇甫燕。”贺老神色认真的说道。

    “神主——你是神主的徒弟?”听到神主的名字从这位老头的嘴中说出,年轻人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贺老,他怎么都不知道神主还有这么年老的徒弟了?而且,神主的这位徒弟,貌似只是一位普通人吧?

    “呃——师父果然是你们口中的神主,至于我,也只是曾经被神主救下了性命,并传授了一些强身健体的法门而已。”贺老又是苦笑说道,年轻人的眼神令其有些扎心,好像他的存在,给玄燕丢了多大的人一般。

    这是贺老从来没有体会到过的感受——

    年轻人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贺老手中的请柬看了一会。

    见请柬不似作伪,年轻人才了然的点了点头,他说道:“看来你们跟以前的神主有过不少的渊源,那更应该尊重神主才是,为何口中狂言,污蔑神主?”

    “我们——是我管教不周,倒是没有想到,会令小兄弟如此生气。”贺老又是摇头苦笑,他早就知道自己这位女儿被他给宠坏了,可却没有想到,她一句话,竟然引来了这么大的祸端。

    这位年轻人,可是连李书记都要谨慎对待的人物,他们这一行人,可是万万的惹不起。

    “英子,行德,还不赶紧给叶大师道歉?”贺老冷喝一声,对孟欣欣的母亲和孟行德说道。

    孟欣欣母亲的脸色早就变得一片煞白,身为贺老的女儿,还是孟行德的妻子,她又怎么可能不认识李书记呢?

    只是连她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打了她一个耳光的年轻人,来头居然如此之大。

    而更让孟欣欣的母亲感觉到绝望的则是,哪怕是这位来头极大的年轻人,他也只是在为玄燕出头而已,他,对于玄燕,好似是一种发自于内心的崇敬。

    还以为玄燕没落了,还以为玄燕是响起他们家孟欣欣的好来了,所以才搞了这么一场假婚礼,结果这小子,居然已经是让他们一家只能够仰望的存在了吗?

    不对,能够让他们一家仰望的,只有叶大师等一众人,而至于玄燕,则是他们连仰望都仰望不到的存在!

    没看到就连李书记,都没有被玄燕邀请的资格,还要靠着叶大师的带领,才能够来参加他的婚礼吗?

    “小燕,居然就是你们口中的神主?这臭小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哈哈,他还真是比我想象到的还要更厉害啊。”孟行德听到众人的谈话,并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给年轻人道歉,而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是真心的为玄燕感到开心,可笑着笑着,瞥到身边的女儿孟欣欣,孟行德的脸上又骤然溢满了苦涩——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