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3章 管你是谁-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73章 管你是谁

    玄燕即将大婚,燕菁菁很忙,她对于宋可卿的关注,也就那么一丝而已。

    除了宋家这个世俗间的家族之外,甘省皇甫家这一次还邀请了不少其他的世俗之人,其中就包括了孟欣欣一家。

    孟行德对于玄燕还算不错,玄燕走出凌台县,去往海城市,也是在他的安排之下完成的,另外,孟行德的老丈人贺老还是玄燕名义上的徒弟,玄燕大婚,不可能不通知他。

    得到消息的那一刻,孟欣欣只觉天旋地转,尽管她也知道,她跟玄燕再无可能,可她的心中,终归还是保留着一分希望。

    然而,她得到的,竟然是玄燕要结婚的消息。

    在请柬上,新娘那一栏里,有足足三个名字,分别是七月、唐果和叶萌。

    “一次娶三个,还没有青璇,玄燕,你果然是一个负心汉!”看着请柬上的三个名字,孟欣欣恨得咬牙切齿,她并不知道,圣女七月其实便是当初的冷青璇……

    “结婚?还娶三个媳妇?”孟欣欣的母亲都没有注意到孟欣欣难看的脸色,她看到请柬之后便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这小子是疯了不成?他还不到结婚的法定年龄吧?而且——娶三个媳妇,这事怎么就这么不靠谱呢?”

    “小燕不是普通人,娶三个媳妇没什么的,他还能够记得我这个孟叔叔,并给我们家送来请柬,已经让人很欣慰了。”孟行德似是并没有太多的意外,他深深的看了孟欣欣一眼,略显无奈的说道。

    “少往你脸上贴金,我看他啊,分明就是冲着我爸去的,有我爸那样的大人物出席他的婚礼,不知道他会有多风光了。”孟欣欣的母亲冷哼一声,丝毫不给孟行德留情面的说道。

    孟行德似是早就习惯了妻子对他的冷言冷语,他苦笑一声,没有接话。

    “不对呀——”孟行德没有说话,孟欣欣的母亲却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的嘀咕了一声。

    “什么不对?”孟行德忍不住的问道。

    “这小子不会是假结婚吧?想要看一看我们欣欣对于此事的态度?”孟欣欣的母亲很自以为是的说道。

    “什么意思?欣欣还要拿出什么态度来吗?”孟行德不太理解妻子的脑回路……

    “这小子不会是没死心,还想跟我们欣欣在一起吧?”孟欣欣的母亲继续说道。

    孟欣欣心中一动,抬起头来看向了母亲。

    “我看**不离十,他一定是想让我们家欣欣吃醋,还一下子娶三个女人,现在都是新社会了,怎么可能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就算他愿意娶,那三个姑娘还不一定乐意嫁了。”孟欣欣的母亲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说道。

    “小燕他不是普通人——”孟行德隐晦的提醒说道,玄燕筹办这场婚礼,就是为了让孟欣欣吃醋?他怕是还没这么无聊。

    而且,据孟行德观察所知,玄燕对孟欣欣其实一点想法都没有,倒是他的女儿,孟欣欣,好像对玄燕用情颇深的样子。

    “我知道他不是普通人,四市之尊嘛,可那也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孟欣欣的母亲一副很懂的样子说道,“在金城市的时候,他确实很厉害,也很风光,可现在不一样了,他外出上学,在金城市的影响力已经渐渐的消弭了,而且啊,他还考了一个不是特别好的大学。”

    “而我们欣欣,怎么不说也是京城大学的高材生,指不定这小子,就是想起我们欣欣的好来了。”孟欣欣的母亲很是自豪的说道。

    确实,在离开了海城市,去往海城市读书之后,玄燕在金城市的影响力就好似是在渐渐的削弱,大家都好像快要忘掉了这么一号人物,孟欣欣的母亲又岂会知道,即便到了如今,孔三秋宋三叔等人都还是对玄燕唯命是从。

    只不过玄燕低调,很久没有出现在金城市众人的视线当中了而已。

    “哼,之前那个混蛋小子狗眼看人低,看不上我们欣欣,现在想起我们欣欣的好来了?晚了!我们欣欣这种天之骄女,岂是他这个只拥有一时风光的穷小子能够高攀的起的?”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猜错,孟欣欣的母亲冷哼一声说道,“之前他住着御山一号别墅,我倒是能高看他一眼,可现在嘛,只是一套御山一号别墅,就想娶我们欣欣,他未免也太痴人说梦了。”

    听着母亲的话语,孟欣欣不禁有些怦然心动,对呀,玄燕一定就是假结婚,目的是让自己吃醋的。

    现在这个社会,哪还有人可以娶三个妻子的?又哪还有人叫什么七月的,这一听就是假名字,玄燕也一定是假结婚。

    “那我们——去不去?”孟欣欣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如果玄燕真的只是为了让自己吃醋才发来这张请柬的话,那孟欣欣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出现在他的面前,以阻止这场闹剧。

    怕就怕母亲不会让去,毕竟从她的语气之中,就能听出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没落了的玄燕,还真不一定入得了她的法眼。

    “去!当然要去了!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怎么一下子娶三个女人,我倒要看看,他怎么收场!”出乎孟欣欣预料的是,她的母亲居然决定应邀前去,当然了,她此行去甘省皇甫家,可不是为了参加玄燕什么婚礼的,而是为了看热闹的。

    孟行德看着有些幸灾乐祸的妻子,以及明显神情振奋了起来的女儿,不禁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却什么都没说,反正不管孟欣欣的母亲如何决定,他孟行德是一定会出席玄燕的婚礼的,尽管玄燕并没有如他所期望的那般,迎娶他的女儿,可孟行德还是愿意祝福玄燕。

    一家三口,各怀心思,同贺老以及黄老一起,踏上了前往凌台县的旅途。

    因为甘省皇甫家的重新崛起,因为玄燕即将到来的婚礼,整个凌台县都好像处在了一种喜庆当中。

    孟行德一行人到达凌台县之后所看到的,便是这普天同庆的画面。

    孟欣欣母亲预料当中的,玄燕一定会献殷勤,亲自来接待他们的一幕并没有出现。

    “哼,架势倒是摆的不小,我倒要看看,你能演到什么时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