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敝帚自珍-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59章 敝帚自珍

    “现在怎么办?皇甫燕应该不是李梦遥的对手了吧?”陕省孙家的老祖宗突然问道,“我们要不要出手,救下皇甫燕?”

    “出手?哼,说好了只是坐镇,那便只坐镇,之前皇甫燕杀人的时候,我们没管,此刻,他要被人杀了,我们自然也不能管。”濒湖李家的老祖宗冷哼一声说道。

    “话虽如此,可约定是约定,眼下的皇甫燕触摸到了圣医的门槛,值得我们出手相救!”陕省孙家的老祖宗继续说道。

    “我也觉得应该出手,皇甫燕就这么死了的话,未免太可惜了,至少,也向他取取经,看看如何才能成就圣医。”另有一位老祖宗出声说道。

    “这样啊,那就等他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再问吧,我们现在还是不要插手的好。”濒湖李家的老祖宗眼神闪烁了几下,缓缓说道。

    “行了,你们不用吵了,依我看,皇甫燕还未必会输!”鲁省钱家的老祖宗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在纠结着要不要出手,他的目光始终都放在了玄燕的身上。

    似是看到了玄燕的身上有什么变化在出现,他伸手朝着半空中一指,打断了其他老家伙们的争吵。

    陕省孙家的老祖宗,还有濒湖李家的老祖宗,他们一起转头朝着半空之中的玄燕看去,这一看之下,他们心中大惊!

    玄燕不是死了,也不是重伤到了再无出手之力,而是——他所受到的创伤正在肉眼可见的恢复着!

    这种恢复的速度,看起来,比之李梦遥变出双臂还要更快一些!

    他耷拉着的胳膊,只是刹那间便重新抬了起来,他凹陷下去的胸口处,发出了咔咔两声脆响,便重新鼓了起来!

    “什么鬼,这小子吞下了一百颗重生丹吗?”濒湖李家的老祖宗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药神传世药方重生丹,有断肢重生之效,乃是治伤的良药,可即便是重生丹,也不会有这么明显,这么迅速的效果,除非真如濒湖李家的老祖宗所说,玄燕一口气吞下了一百颗重生丹,这才有可能有这么快的恢复速度。

    “没有!这小子,也修炼了炼体绝学!而且他的身体强度,应该比李梦遥更强,李梦遥会如此强大,所依赖的乃是化神境武道强者的神力,而这小子的身上却没有半分的神力!”濒湖李家的老祖宗摇头说道。

    “是——巫门炼神术?”陕省孙家的老祖宗见识不凡,他们都知道玄燕乃是巫门神子,那他所修炼的当然就是巫门炼神术了。

    “不止——他的身上还有着一丝毒的气息!”鲁省钱家的老祖宗沉吟了一下说道。

    “那就是融合了毒门炼体!”陕省孙家的老祖宗紧接着也说道。

    而他还没有说完,鲁省钱家的老祖宗就打断他说道:“还有——还有跟李梦遥身上差不多的气息!”

    “你不会想说,这小子还兼修了法天象地吧?”陕省孙家的老祖宗没好气的说道。

    尽管玄燕已经带给了他们足够多的震惊,可他们却还是不相信玄燕的身上能够兼修那么多的炼体绝学。

    “有什么不可能的,别忘了,这小子可是也会濒湖李家的裂空掌。”鲁省钱家的老祖宗倒是并不觉得太过意外。

    玄燕都还不是化神境的武道强者,他也没有神力可用,而他的身体强度居然可以比李梦遥更强,除非他就是兼修了这几门炼体绝学,否则的话,他的身体强度绝对不会如此的恐怖。

    “可他体内没有神力,如何能够跟李梦遥一样,从裂空掌之中感悟到一丝法天象地绝学?”另有一位老祖宗开口问道。

    鲁省钱家的老祖宗闻言,无奈的翻了一个白眼,他说道:“谁说他的法天象地绝学就一定是从裂空掌之中感悟而来的?裂空掌从哪来的,它实际上只是法天象地绝学第一层的招式!”

    鲁省钱家的老祖宗话音刚落,其他老家伙们的身体就忍不住的轰然一震。

    “你的意思是说,这小子修炼了真正的法天象地绝学?”濒湖李家的老祖宗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的问道。

    “是不是,看不下去就知道了。”鲁省钱家的老祖宗头也不回的继续看着玄燕,回答说道。

    战场上,一击撞飞了玄燕的李梦遥正要猖狂大笑,就见到玄燕身体上的创伤正在肉眼可见的恢复着,他的眼神微微收缩,声音之中的得意刹那间消弭于无形,取而代之的乃是一种难以置信之意。

    “你——你怎么也会法天象地绝学?”

    李梦遥想不到那么多,也看不出那么多,他根本没有把玄燕眼下的状况联系到巫门炼神术和毒门炼体之上,他从玄燕身上所感受到的,唯有跟他一样的,甚至更为纯正的法天象地绝学的气息。

    “不然呢?我可没有门路,去从你们濒湖李家的手中得到法天象地丹。”面对李梦遥的惊异,安然落在地上的玄燕淡淡的说道。

    从他被撞飞,到落地,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而他身上被李梦遥撞出来的伤势,已经彻底的恢复了。

    玄燕的声音虽然很轻很淡,可他的话语,却是在李梦遥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李梦遥还以为,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会法天象地绝学之人了,没想到,玄燕也会,而且,玄燕所修炼的法天象地绝学,还比他李梦遥自己感悟来的,更加的纯正!

    李梦遥一直敝帚自珍,他领悟到的这一丝法天象地绝学,别说传给濒湖李家的弟子们了,就连对最亲近的李梦琪,他都没有透露过分毫。

    这是他李梦遥最大的底牌,也是他李梦遥最珍而视之的宝贝!

    藏着掖着,那么多年,本想今日可以一鸣惊人,可以一举震慑群雄,却是没有想到,站在他面前的对手,皇甫燕,居然也修炼了法天象地绝学。

    李梦遥有一种自己心爱的女人被玄燕抢走了的感觉——

    他的神色极度阴沉,他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不加掩饰的贪婪之意。

    “把法天象地绝学交出来,我——留你全尸!”李梦遥凶神恶煞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