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2章 豫省皇甫家的来历-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42章 豫省皇甫家的来历

    皇甫煜眼下的修为并不高,他的武道修为止步于后天,而医道修为的话,也只是刚刚步入贤医而已。

    可他,居然能够伤到武道修为超脱,本身更是中华医馆真医的玄燕!

    即便是巫门的传世巫术,也不可能跨越如此巨大的境界鸿沟。

    唯一的解释便是——

    这并非是皇甫煜所施展的诅咒术!

    皇甫煜所为,只是引动了原本就已经存在了的诅咒术而已,真正的施术者,并非眼前的皇甫煜!

    那,又会是谁呢?

    一个尘封已久的名字,缓缓的出现在了巫门众位婆婆们的脑海之中……

    “皇甫姜!”巫门三婆婆神色凝重的喊出了这个名字。

    周围的巫门婆婆们听到这三个字,皆是不禁身躯一震。

    “皇甫姜是谁?”巫门圣女七月担忧的看着头痛欲裂的玄燕,忍不住的问道。

    “一位巫门天才,领悟了巫门传世巫术诅咒术,曾被誉为是巫门崛起的希望,可后来却是不知所踪,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巫门三婆婆盯着正在“施展”诅咒术的皇甫煜,缓缓说道。

    “三婆婆的意思是——”圣女七月颇感不妙的问道。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豫省皇甫家便是这位皇甫姜的后代!”巫门小婆婆插嘴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众人,不管是巫门中人,还是中华医馆弟子,眼神皆是不禁狠狠的收缩了一下。

    当年的巫门天才,居然潜入到了中华医馆,并且还创立了豫省皇甫家?

    这——这怎么可能!

    “那这位皇甫姜,与甘省皇甫家的先祖皇甫圣医,可有血脉关系?”圣女七月身后的毒门少主叶萌开口问道。

    “没有,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拜入巫门,普天之下,姓皇甫的,可并非只有甘省皇甫家一家。”巫门三婆婆苦笑说道。

    “那豫省皇甫家还一直自称是皇甫圣医的后裔?”唐果纳闷说道,说完,她的小脸上就露出了一副恍然的表情,“难怪,难怪他们豫省皇甫家一直都在针对甘省皇甫家还有大哥哥,原来他们竟是想要取而代之!”

    “他们想做皇甫圣医的正统!”唐果肯定至极的说道。

    她一语惊醒了梦中人,其他众人听到唐果的话语,顿时联想到了更多的东西。

    “难怪甘省皇甫家会衰落的如此之快,依我看,便是这诅咒术的作用!”

    “当年的皇甫姜,难道是对甘省皇甫家施展下了一个弥天的诅咒术吗?”

    “眼下的皇甫煜所引动的,是谁的诅咒术?”

    “会不会正是皇甫姜布下的那个?”

    “这不可能吧,皇甫姜已经是数百年前的人物了,他的诅咒术,怎么还能常存于世?”

    “我看是**不离十了,正是因为时间过去了太久,皇甫姜的诅咒术,才失去了大半的威力,否则的话,只是皇甫煜一引动,皇甫燕怕就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当年的皇甫姜,可是有着媲美中华医馆圣医的巫术修为!”

    “可怕,人都已经死了,术法却还在起着作用!”

    不少中华医馆的前辈们也想起了皇甫姜此人,他们看着正在引动诅咒术的皇甫煜,一脸的难以置信。

    在他们看来,都已经成长为了中华医馆第三大医道世家的豫省皇甫家,竟然才是真正的巫门余孽吗?

    这豫省皇甫家,简直就是中华医馆的奇耻大辱,他们在中华医馆之中,威风了这么多年,居然没有人发现,他们乃是巫门余孽,更加没有人发现,他们家族的核心弟子,竟是也在偷偷的修炼着诅咒术!

    摸清了豫省皇甫家的身世与来历之后,在场众人又忍不住的心生疑惑起来。

    当年的皇甫姜费劲了心思,创立了豫省皇甫家,难道他的目的,就只是要覆灭掉甘省皇甫家吗?

    以皇甫家在巫门之中的身份与地位,他完全可以在巫门创办一个大家族,若非他突然消失的话,他的后人,也必定会在巫门十大家族之中占据一席之地。

    他,为何又偏偏要离开巫门,混入到中华医馆之中来呢?

    是为了成神的希望吗?

    巫神不显于世,自第一次巫医大战以来,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巫神,甚至于在皇甫燕之前,也从未有过任何成为巫神的希望存在。

    倒是中华医馆,在医祖扁鹊之后,又后续出现了三代神医。

    这不得不让人去联想,当初的皇甫姜是不是为了寻找成神的希望,才离开了巫门,混入到了中华医馆之中……

    而要成神医的话,则必须修炼医术,那就需要医道传承,可豫省皇甫家却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医道传承。

    怕是正因为如此,皇甫姜才把主意打到了甘省皇甫家的身上。

    只可惜,当年的皇甫姜低估了甘省皇甫家,即便他施展了他最强力的诅咒术,在他的有生之年,也没有能够见到甘省皇甫家的彻底陨落,他更是没有能够得到甘省皇甫家的圣医传承!

    皇甫姜虽死,可他的诅咒术还在,这就导致了甘省皇甫家一代一代的走向了衰落。

    直到今日,皇甫燕以中华医馆神种以及巫门神子的身份横空出世,欲重建甘省皇甫家,这才逼得皇甫煜引动了他们豫省皇甫家先祖所留的诅咒术!

    严格来说,眼下的甘省皇甫家之中,真正的族人只有玄燕一个,即便是玄燕家的老爷子,也早已被逼改名,从而退出了甘省皇甫家。

    所以,皇甫姜所留的诅咒术,就完完全全的都作用在了玄燕一个人的头上!

    所幸这诅咒术经历了数百年的漫长岁月,能够发挥出来的力量已经所剩无几,否则的话,玄燕怕是早就已经死在了这诅咒术之下。

    然而,尽管没有直接被杀掉,可眼下的玄燕也非常的不好受,他感觉好似有数不清的银针钻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正在拼命的刺激着他的灵魂、他的精神。

    玄燕的脸色变得极度苍白,眼神之中的光彩都好似是在渐渐的消散着。

    等到光彩彻底消散,也便是玄燕的殒命之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