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试探-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40章 试探

    眼看着玄燕的银针射来,皇甫煜心中惊惧,他显然是没有想到,玄燕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下杀手。

    玄燕并没有用出多少的实力,可皇甫煜眼下也只是一位后天境界的武者而已,玄燕所射出的银针还是足以能够杀死他的。

    皇甫煜咯噔咯噔的后退,可却是根本躲不开玄燕的银针!

    眼见着玄燕的银针就要取了皇甫煜的性命,在场不少中华医馆的长辈们却是纷纷出手,挡住了玄燕的银针。

    “竖子,你岂敢杀人!”

    “皇甫燕,得饶人处且饶人,豫省皇甫家已经分崩离析,你又何必再夺人性命呢?”

    “皇甫煜怎么不说也是中华医馆的长辈,虽修为尽废,可也不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次银针,乃传说中仅有,我看还是用来救人的好,用其来杀人,实为不妥!”

    出手的中华医馆长辈们各自出言说道。

    他们说的好听,说的理直气壮,可实际上,他们却并非是真的想要救皇甫煜的性命。

    皇甫煜死不死,跟他们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只是,在他们看来,皇甫煜绝对不能死在玄燕的手中,也绝对不能在今日死在甘省皇甫家之中!

    不为别的,就因为玄燕最后的那番话!

    在场的中华医馆长辈们可都不是蠢子,他们听出了玄燕的言外之意乃是要为父报仇!

    此事,便是中华医馆的长辈们所不允许的!

    因为如果真让皇甫燕为父报仇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当年他们杀皇甫鸣杀错了?

    皇甫煜是杀死皇甫鸣的其中一位元凶没错,可在场众人,尤其是众中华医馆的长辈们,却也一个个的都脱不了干系。

    出手救皇甫煜,说白了,他们也是在救自己,因为他们要证明给玄燕看,当年他父亲之死,乃是死有余辜!

    对于众位中华医馆长辈们的出手,玄燕似是一点也不意外,他淡淡的笑了起来,问道:“诸位长辈们出手相救,可是觉得皇甫煜并不该死?”

    看着玄燕淡然的表情,再听到他的话语,众位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便觉得要糟!

    这小子——怕根本不是真的想要杀掉皇甫煜,他,只是在试探,只是在看看究竟会有哪些人心虚之下出手拯救皇甫煜的性命!

    但凡出手之人,无一不是觉得不应该让玄燕报仇之人。

    皇甫煜真的不该死吗?

    不,恰恰相反的是,他十分的该死!

    只是用三绝针法来控制武者这一条,就足以让皇甫煜死上一百次。

    玄燕虽已经证明了三绝针法并非邪术,可利用三绝针法来行奸邪之事,却还是中华医馆的所有医生们都不能够容忍的。

    况且,就算皇甫煜不该死,以这些中华医馆长辈们与皇甫煜的交情,也不值得他们出手相救。

    皇甫煜此人,在中华医馆之中的地位可并不是太高,也没有多少人会发自内心的尊敬他,众人对其的态度,大多是觉得这是一条奸猾的老狗,能不招惹的话,就尽量不要去招惹。

    皇甫煜如此为人,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会在他生死之间出手救他?

    如果不是源于心虚,玄燕实在想不到他们还有出手拯救皇甫煜的理由。

    视线在每一个出手之人的脸上扫过,玄燕的嘴角处露出了一个戏谑的淡笑。

    他的话语,声音不大,却让在场众人都是不禁有些不寒而栗。

    从出手的那一刻起,这些中华医馆的长辈们就忍不住的后悔了,可事已至此,他们却容不得半点的退缩。

    真要让玄燕以为父报仇的名义杀掉了皇甫煜,那接下来,玄燕是不是还会杀他们呢?

    本来还没有太把玄燕给放在眼里,可见识到了豫省皇甫家的凄惨下场之后,这些来自于中华医馆各医道世家的长辈们却不禁有些胆寒了。

    谁知道玄燕是不是暗中也跟他们手下的武道家族接触过了?

    谁知道玄燕的手中是不是还掌握着更加强大的战力?

    经过巫门大婆婆和豫省皇甫家之事以后,在场的中华医馆各医道家族已经不敢再小瞧玄燕了。

    沉吟了一会,这些出手救下了皇甫煜性命的中华医馆长辈们才接连开口,他们说道:

    “皇甫煜是该死,可却不应该由你出手斩杀!”

    “利用三绝针法坑害武者,这乃邪医行径,我们中华医馆自会处置他!”

    “没错!皇甫燕,此事不是你该操心的。”

    “你,也绝对没有杀他的资格!”

    这些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一个个都人老成精,他们没有说皇甫煜不该死,只是说不应该由你皇甫燕动手而已。

    “哦?是么,连我这个中华医馆的神种,都没有资格惩罚我们中华医馆的邪医吗?”玄燕神色波澜不惊的淡笑问道。

    出手的众中华医馆长辈们闻言皆是一愣,随后他们直视着玄燕,又说道:

    “别忘了,你也是邪医李玄!”

    “还是巫门神子!”

    “你真的——还是我中华医馆的神种吗?”

    中华医馆的长辈们纷纷对玄燕的身份提出了质疑。

    玄燕还是那么一副淡然的表情,他缓缓说道:“你们不希望我做中华医馆的神种吗?只当我是邪医李玄不成?”

    玄燕此话一出,中华医馆的众长辈们更是觉得有些懵逼。

    这皇甫燕根本就不按套路出牌啊,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是要放弃中华医馆神种的身份吗?

    倘若玄燕不是中华医馆的神种了,那他们这些中华医馆的医道世家还有什么资格向他索取药神的传世药方呢?

    倘若玄燕不是中华医馆的神种了,那他们这些中华医馆的医道世家们还拿什么来束缚住玄燕呢?还拿什么来争取药神的神之传承呢?

    就单单是为了一个药神的神之传承,他们也不敢说玄燕就不是中华医馆的神种了。

    更何况,真要因为如此而逼得玄燕彻底的成为了邪医李玄,逼得玄燕彻底的忘记了中华医馆的情分,那恐怕他就更要无所顾忌的为父报仇了。

    念及到这两点之后,这些中华医馆的长辈们皆是三缄其口,一句话也不肯多说了。

    “都不否认是吧?那我——就还是中华医馆的神种,就还有杀他皇甫煜的资格!”玄燕淡淡的说着,再一次抬起了自己的手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