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金如海-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84章 金如海

    等到玄燕从御山别墅中出来的时候,宋义已经在小区的门外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燕医生,你总算是来了。”宋义神情焦急的说道。

    “走吧。”玄燕淡淡的一笑,没有跟宋义解释什么,他径直钻进了车子的后座。

    “燕医生,金钟门一共来了十几个人,其中为首的是一位名叫金如海的老头,他也是金钟门的门主,我远远的看了他一眼,此人很可怕。”一路上,宋义都在喋喋不休的跟玄燕介绍着金钟门的情况。

    看的出来,宋义很紧张,对方毕竟是金钟门。

    而且,今天晚上的会面,可是关乎到金城市地下势力的存亡,一个不好,金城市以及周边三市的地下势力,可能就要易主。

    玄燕只静静的听着,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他现在满脑子想的还都是冷青璇身上的芳香。

    半个小时之后,宋义的车子驶入了一家位于黄河边上的会所里面。

    “这家会所,原本就是金钟门的产业,以前还是由我罩着的,现在他们却是不满足了。”宋义对玄燕说道。

    玄燕淡淡的点了点头,和宋义一起下了车。

    “燕医生,义哥。”孔三秋一直在门口等候,他见玄燕和宋义到来,迅速的迎了上来。

    “我们的人都到齐了吗?”宋义问道。

    “都到齐了,胡松他们也都来了,除此之外——”孔三秋面色有些难看,没有继续把话说下去。

    “怎么了,有什么变故?”宋义疑惑的问道,他心中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除此之外,金钟门还邀请了我们金城市以及周边三市的很多大老板,他们今天晚上,是想要立威!”孔三秋无奈的说道。

    “这些大老板都来了?”宋义不敢相信的问道。

    “不来还能怎么样,他们也怕呀,万一现在不给金钟门面子,金钟门岂不是要秋后算账?”孔三秋回答说道。

    “哼,一堆墙头草,没一个靠得住的!”宋义冷哼一声,脸色变得比孔三秋还要难看。

    “我们进去吧。”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看样子,似是并不在意。

    “嗯。”玄燕的淡然给了宋义和孔三秋不少的信心,二人他们点了点头,向着会所的宴客厅走去。

    宴客厅内,熙熙攘攘,金城市以及周边三市的大老板们着实来了不少,老冯等人也都在。

    整体看上去,这场宴会的规格比宋义昨天举办的展览会还要更高了一筹,至少像林枫等年轻人就没有参加这场宴会的资格。

    连冯羽芝也没有来,而是由老冯亲自出面。

    见玄燕三人到来,宴客厅内蓦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齐刷刷的转头,看向了他们三人。

    一个看上去比黄老还要干瘦的老头越众而出,带着十几位金钟门的弟子迎面走到了玄燕三人的面前。

    “你,便是皇甫燕?”老头没有搭理宋义,更没有看孔三秋一眼,而是直接盯着玄燕问道。

    “皇甫燕?”

    在场的众人皆是心中一惊,他们在来此之前,就大多都已经听说过了皇甫燕的大名。

    金钟门此前总共派出了四名弟子,分别前往金城市以及银城武城和西城三市。银城武城和西城三市的胡松等人,轻易便被金钟门的弟子给横扫了,只有金城市,因为皇甫燕的存在,没有被金钟门给拿下。

    不仅如此,听说皇甫燕还打伤了金钟门的弟子,也就是紧跟在金如海身边的那一位——金钟门的大师兄曾虎!

    原本众人以为,皇甫燕即便不是一位久经江湖的老人,也至少会是一个中年人,却是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年轻。

    “他看上去还是一个高中生吧?”

    “真有那么厉害,能够打败金如海手下的大弟子?”

    众人的眼中写满了疑虑。

    “是我。”玄燕却在此时给出了答案,他淡淡的答道。

    “哈哈哈,果然英雄出少年。”金如海骤然大笑一声,但很快,他就收敛了笑容,阴恻恻的说道:“还有一句话也是说你们少年人的,叫做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不管牛犊的胆量有多大,他最终都避免不了被老虎果腹的下场!”

    “是么?”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他问道:“那你觉得,咱们两个谁更像老虎呢?”

    “哈哈哈,有意思,难不成你还以为你是老虎不成?”金如海听到玄燕的问话,又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是不是,那也要打过才知道。”玄燕的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他仍旧淡然的说道。

    “凭你也想跟我打?”金如海皱眉看着玄燕。

    “你不敢么?”玄燕淡淡的问道。

    “我怕你不敢,因为老虎,从来都不会留手!”金如海满目杀机的盯着玄燕。

    “你本来不就想杀我立威么?何须再说这么多的废话。”玄燕淡淡的说着,目光在宴客厅中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

    金如海知道玄燕这是已经看出了他的意图,他今天请这么多人来,目的当然就是要当众除掉玄燕,以此来为金钟门造势立威,也好让人知道,金钟门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招惹的起的!

    “那你还敢来?”金如海没有否认,而是玩味的看着玄燕。

    “我说了,我会等你。”玄燕淡然说道。

    “呵,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金如海冷笑一声,转过身来,面向了他所邀请来的来自于金城市以及周边三市的大老板。

    “还请各位移步到地下室,待我为我的弟子报了仇,再好好的招待各位。”金如海拱手说道。

    “地下室?”在场的大多数人都脸色疑惑,但也有很多人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这家金钟门的产业,表面上是一家会所,可实际上却是一家地下拳场,在场的也有不少人曾经来拳场里面看过拳赛。

    “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更不是能让大家安心看表演的地方。”

    金如海见很多人疑惑,冷笑的说了一句,率先走出了宴客厅,他身后的金钟门弟子们连忙跟上,曾虎却是留到了最后,他的脸上没有丝毫即将要报仇的快意,反而是显得有些忧虑。

    他深深的看了玄燕一眼,才迈步跟了上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