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金钟门的书信-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9章 金钟门的书信

    如果说宋义的其他藏品无一不是精品的话,那这副画作则更像是一件地摊货。

    “没错,冯姐姐,我就要它了。”玄燕指着这件“地摊货”,再次点头。

    “小燕,是姐姐我说的不够明白吗?”冯羽芝奇怪的问道,她都说了那么多了,结果玄燕竟还是坚持要这副画作。

    “没有,冯姐姐说的很明白了,只是,我喜欢这幅画而已。”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

    看着玄燕脸上的笑容,冯羽芝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一句话:千金难买我喜欢!

    也是,以玄燕燕医生的身份而言,他又不缺钱,甚至可以说是什么都不缺,既然如此,那为何还不选择一件自己喜欢的藏品呢?

    这般想着,冯羽芝看向玄燕的眼神之中充满了钦佩与羡慕,也许只有玄燕这种淡然的性格,才能够让他不计较那么多的得失,只顾自己喜欢吧。

    “好,既然喜欢,那就选它吧。”冯羽芝微笑着点了点头,吩咐人把画作取下来,送到了玄燕的手中。

    摩挲着这幅表面是一幅画,实则却是传世药方的画作,玄燕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罕见的欣喜之意。

    周围的众人看着玄燕这副模样,皆是脸色奇怪的暗暗摇头。

    “这傻小子,还以为占了大便宜吧?他选的这幅画,我知道,是宋三哥所有藏品里面最不起眼的。”

    “啧啧,好不容易有一次从宋三哥手中选宝的机会,他竟然选择了这么一副狗屁不通的画作。”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不知道什么叫做好歹,你看他那样子,还把这幅画当宝呢,殊不知,现场展览的藏品之中,随便拿出一件来,都要比这幅画的价值高出数倍。”

    “人家喜欢,人家乐意,你们也要管啊?”倒是也有人为玄燕说话,不过他的话语中却是有着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是,我们管不着,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他把这副画作拿回家做什么?这幅画看不出丝毫的艺术价值,历史价值也不高,收藏价值更是只有一点点。”有专业人士,头头是道的说道。

    “也许正是因为它价值不高,这幅画才会保存的这么完整吧?这小子,想把画带回家垫桌脚也说不定。”

    “嘿,那逼格可了不得,家里面垫桌脚的都是明朝的画作。”

    “那也不心疼啊,哈哈。”

    众人哄堂大笑,他们纷纷讨论着,言语中多是调侃打趣之意。

    听着人群中的笑声,林枫等人的脸上都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嘲弄。

    哪怕是对古董藏品等物件一窍不通的他们,也能够看的出来,玄燕这一次的挑选,是一个败笔。

    他对那些真正有价值的藏品全都视而不见,反而竟是对这么一副破画青睐有加。

    “土鳖就是土鳖,哪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陈恒冷笑说道。

    “哈哈,你们不觉得他挑选这幅画其实挺好吗?”林枫大笑一声问道。

    见陈恒等人疑惑的向他看来,他又说道:“很符合他的身份嘛,都跟地摊货一样,无人问津!”

    “嘻嘻,枫哥这个比喻好,从凌台县来的他,哪怕是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展览会,也依旧是上不得台面!”李天香笑嘻嘻的附和道。

    只有孟欣欣冷青璇,还有刚来的薛奇才,一直都没有说话。

    孟欣欣就不用多说了,她此刻气都要气死了,玄燕实在是不知道好歹,冯羽芝屡次提醒,他竟然还坚持要这幅破画,真不知道他的脑袋是怎么长的,里面都是一团浆糊吗?

    冷青璇则是双目异彩连连的看着玄燕,她觉得玄燕这么做,一定有他的深意,可能是在画中发现了什么秘密也说不定。

    至于最后的薛奇才,则是眉头紧紧的皱着,他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之前挑衅玄燕的行为了。

    不是怕了玄燕,而是觉得掉价!

    就这么一个连一丁点好坏都分不清的臭小子,真的值得他去在意吗?真的有资格成为他薛奇才的情敌吗?

    薛奇才傲然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留下林枫等人继续看玄燕的笑话。

    周围众人对于玄燕的调笑,冯羽芝都听在了耳中,对此,她却并不在意。她只是冷笑着翻了一个白眼,玄燕这种淡定而又超然物外的境界,又岂是这一群凡夫俗子所能够理解的?

    冯羽芝不在意,玄燕就更加的不在意了,毕竟在场之人当中,只有他一个人才懂得这幅画的价值。

    药神李时珍所留的传世药方——哪怕是宋义其他藏品的价值全部加起来,也远远不如他手中的这一幅画作珍贵!

    “你选了它,宋叔叔的心中估计都没那么别扭了。”冯羽芝微笑着对玄燕说道。

    玄燕心里暗笑,如果被宋义知道,他选走的是传世药方的话,怕就不是别扭了,自杀的心思,说不定都有了。

    “好了,小燕,跟我去见一见宋叔叔吧,他找你还有正事要谈。”冯羽芝又是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把画作装进了一个竹筒之中,这才跟随着冯羽芝去见宋义。

    宋义此刻正在别墅的二楼上,他的身坐满了人,这些人对下面正在进行的展览会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反而是盯着一张书信默然不语。

    “我们都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就找上门来了,真是欺人太甚!”胡松突然怒声说道。

    “看来他们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宋三哥,你的金城市,可也在他们的谋划之内。”李亭脸色难看的说道。

    “他们的人只在金城市遭遇到了阻拦,这一次,恐怕不会善罢甘休。”郑麟也跟着说道。

    在场的,正是胡松等来自于金城市周边三市的人,他们已经在金城市憋屈了一个星期了,金钟门的人放出话来,说只要再见到他们,就定会让他们有去无回!

    这还不是最严峻的,最严峻的是眼前的这一封书信,这封书信同样来自于金钟门!

    书信中的内容是金钟门最后的通牒,他们要宋义主动把金城市的地下势力交出去,同时,他们还向宋义索要了打伤了金钟门弟子的那个人,也就是玄燕!

    书信中说了,如果宋义不肯把金城市以及玄燕乖乖的交给他们,他们的门主将会带领金钟门弟子亲临金城市。

    到那时候,金城市势必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