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1章 情~蛊妙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81章 情~蛊妙用

    年轻人体内的**基因药剂,居然是在惧怕玄燕!

    不仅如此,在玄燕一语出的时候,年轻人甚至身受**基因药剂的反噬,从而重伤吐血。

    “你——你不是中华医馆的医生吗?体内怎么会有蛊虫,而且等级还如此之高?难道你还兼修蛊术?”年轻人神色狼狈,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为了留下玄燕,他不惜用出了他们阿瑞斯的最后底牌,没想到竟还不是玄燕的对手吗?

    玄燕也是心有疑惑,在年轻人尝试杀害并控制玫瑰的时候,玄燕的心脏位置上,就突然传出了一阵火热。

    那里,有着一根树枝的幼苗存在。

    其为蛊门最精深也最玄妙的蛊术——情~蛊!

    此情~蛊名为“连理枝”,是唐果为救玄燕性命,给玄燕中下的。

    情~蛊不分先后高低,虽然玄燕体内的情~蛊乃是唐果中下,可这情~蛊却是跟唐果体内的情~蛊一模一样,二者地位等同,用处也是丝毫不差。

    唐果的姥姥曾经说过,情~蛊妙用无穷,要玄燕和唐果都用心去体悟研究。

    玄燕一直都没什么时间把精力完全的放在体内情~蛊上,他对于蛊术,也不甚了解,所以也并没有真正重视过体内的情~蛊。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情~蛊竟是在此时此刻,体现出了他无穷的妙用。

    在心脏部位传来火热的时候,玄燕就感觉到,他好似能够掌控在场的每一位基因战士,包括年轻人在内。

    本来玄燕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才喊出了那声“够了”。

    结果没想到,效果竟是如此的明显——

    玫瑰体内的**基因药剂消退了,而年轻人则是受到反噬,身受重伤。

    不仅如此,他还在玄燕的身上感受到了明显的等级压制!

    “不对,即便你身兼蛊术,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才对,我们阿瑞斯的基因药剂,虽是依托华夏蛊术研究出来的,可跟华夏蛊术,已经是完全不一样的体系,为什么,为什么你体内的蛊虫,竟是可以压制我们阿瑞斯的**基因药剂?”年轻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满脸疑惑的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玄燕也并不知道,他没有作答,而是淡淡的问道:“你们阿瑞斯的**基因药剂,是从什么东西里面提炼出来的?”

    听到玄燕的问题,年轻人一脸懵逼,他是阿瑞斯的总经理,又不是研究**基因药剂的研究人员,怎么可能知道**基因药剂如何提炼的。

    “是虫体,还是植物?”玄燕看着年轻人的模样,又是淡淡的问道。

    “其主要成分,来自于蛊门百米之内的树木。”一位身着白大褂,一看就是阿瑞斯研究人员的中年人代替年轻人回答了玄燕的问题。

    玄燕了然的点了点头,这样的话,他体内连理枝,能够压制并掌控基因战士体内的**基因药剂,就能够解释的通了。

    据玄燕所知,“连理枝”对于普通蛊虫,并没有这种明显的等级压制,否则的话,玄燕和唐果,早就在蛊门之中无敌了。

    眼下这种,明显压制**基因药剂的情况,对“连理枝”来说,也是第一次出现。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并非蛊门中人,你只是中了蛊毒,还是蛊门之中最玄妙莫测的情~蛊。”身穿白大褂的中年人继续说道,他看向玄燕的目光之中,并没有多少的敌意,反而更多的乃是好奇。

    “你对蛊术很了解?”中年人能够猜到玄燕身中情~蛊,倒是让玄燕颇为的意外,玄燕也破例的与其多说了两句。

    “这**基因药剂,便是我的研究作品,我一直都觉得眼下的**基因药剂并不完善,其虽然脱离了蛊术的体系,可依然有极大的可能会被蛊术反制,今天的事情,证实了我的猜想,原来竟是情~蛊。”中年人面露思索的说道。

    说完,他抬头看向了年轻人,请示说道:“给我点时间,我应该可以完善这种**基因药剂。”

    听到中年人说给他点时间,让他继续研究,年轻人差点郁闷的再次喷出鲜血。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

    连他的底牌,最终的手段,都对玄燕无用了,那今日,便是阿瑞斯的生死存亡之日,这人竟然还心心念着他的研究,神经病吧他?

    “不用白费心思了,不管是蛊术,还是医术与巫术,哪怕是毒术,都不是你们可以用科学所解释的了的,能够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你们的极限了。”玄燕却在此时淡淡的说道。

    “极限?不,我们阿瑞斯的极限绝对不止如此,我们阿瑞斯一定可以战胜你!”中年人似有些魔怔的说道。

    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医术巫术以及蛊术之玄妙,连华夏人都摸不透彻,区区米国人,也想要用科学把他们给解释清楚?

    中年人虽然嘴硬,可似乎就连他,也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他神情失落的呢喃问道:“既然如此,那我们阿瑞斯还有何存在的意义?”

    “你说对了,阿瑞斯的确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从今日起,阿瑞斯就此消亡吧!”玄燕淡然一笑,伸手朝着年轻人骤然一指。

    在场的基因战士们顿时疯一般的朝着年轻人扑了过去,他们之前就对年轻人产生了杀意,眼下在玄燕的催动之下,再没有半分的犹豫,直接就把年轻人给轰成了渣渣。

    年轻人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被基因战士们所吞没——

    玄燕没有再理会年轻人,而是闪身一动,来到了阿瑞斯大楼的顶层处,他看着不远处正在与自家老爷子以及他母亲战斗着的罂粟和曼陀罗,淡然开口:“罂粟和曼陀罗是吧,你们应该听到了下面的动静,在你们的体内,有**基因药剂的存在,而我,可以掌而控之。”

    “现在,我给你们一个选择——”

    “要么臣服,要么死!”玄燕用真气喊出了这句话语,他此话不只是对罂粟和曼陀罗说的,也是对在场的所有基因战士说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