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传世药方-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8章 传世药方

    这幅画作乍看上去并没有太多的稀奇之处,其上画的只是一家人的迎亲场面,画面虽非常热闹,却看不出丝毫的意境。

    “这幅画很普通,不是出自名家之手,更不是什么名画,甚至于上面连个署名都没有,如果它的年代不是在明朝的话,也许一文都不值。”见玄燕的目光落在画作之上,冯羽芝微笑着为他介绍道。

    “这应该是一副来自于明朝民间的画作,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唯一值得注意的,大概就是它保存的十分完好。”冯羽芝继续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看向了画中那一家迎亲之人的门前。

    门前有一副对联,上联写着:白头翁牵牛耕熟地,下联则是:天仙子相思配红娘。

    “这副对联还比较有意思,娶亲的这一家人一定是一个中医世家。”冯羽芝又是说道,她觉得这副画作之所以会吸引玄燕,应该就是因为门前这副对联。

    同为中医,玄燕对这副对联一定深有好感。

    玄燕再次点头,冯羽芝猜的没错,吸引他关注到这幅画的,的确是门前的这副对联,不过却不是对联的内容,而是写下这副对联的字迹!

    玄燕对于作画不是特别的了解,可他对字迹却十分敏感,他本身的字也写的非同一般。

    在这副对联的十六个小字之中,玄燕感受到了一股淡然,一股超然物外,还有一股浓郁的风尘仆仆之意。

    “这是——药神李时珍的字迹!”只是片刻,玄燕的心中就已经有了判断。

    玄燕不通药理,没有研读过药神的那本神书《本草纲目》,但他却亲眼看过药神李时珍所留的《濒湖脉学》。

    他看的不是现世所流传的版本,也不是翻刻的版本,而是药神李时珍一字一句亲自写下的版本!

    这还要多亏了他们家的老爷子,老爷子带他去京城的中华医馆办理贤医资格证的时候,从李梦遥的手中求来了这本书。

    玄燕只有幸看了三天,三天的时间,他连《濒湖脉学》中十分之一的内容都没有记住,可他,却记住了药神李时珍的字迹!

    再次看到药神的字迹,玄燕的神色有些恍惚,他可以肯定,这副画作,绝对不是如冯羽芝所说的那般普通!

    也许它的确不是出自于著名画家之手,但它却应该是药神李时珍的真迹!

    “药神不擅作画,即便是要画,他也多是去画药草,以帮后人辨认,那他为什么会留下这么一副画作呢?”玄燕眉头微蹙,心中带着疑惑,去仔细的查看画中的每一个细节。

    细看之下,玄燕很快就看出了不同。

    画中的一草一木都好像是带着深意,他们的形状一点也不虚幻,反而是异常的真实。

    而且,画中出现的草木,有很多的习性各不相同,他们根本不可能生长在一起!

    作为华夏有史以来对药草最为了解的药神,李时珍作画时不应该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除非——”玄燕的嘴角处突然露出了一丝了然的微笑,“除非这根本不是一幅画作,而是一副药方!”

    想到这里,玄燕的眼神剧烈的收缩了一下,他的脑海中传出了阵阵的轰鸣声。

    “传世——药方!”

    玄燕骤然明悟,摆在他面前的,确实不是什么画作,而是药神李时珍所留的,传世药方!

    关于药神,关于传世药方,有很多的传闻,有人说,药神没死,他跟其他三代神医一样,早已去到了天外,也有人说,药神早已经死了,就躺在他家乡的药神之墓当中。

    但不管药神死没死,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药神在地球上留下了传承!

    他的传承不是他的弟子,不是他的门生,也不是他的后人,更加不是他所书写的那本旷世神书,而是神医秘境!

    神医秘境在何处,没有人知道。不过,却有一个大家普遍接受了的说法,那就是传世药方。

    传闻中,药神在世间留有九道传世药方,这九道传世药方,每一道都拥有着生死人肉白骨的神效。

    除此之外,传世药方还关乎药神李时珍的神医秘境!

    传闻只要能够集齐这九道传世药方,就可以让神医秘境显现,而进入了神医秘境的人,便可得到药神传承,成就世间第五代神医!

    换言之,传世药方,除了它本身的神效之外,更是进入神医秘境的钥匙!

    饶是玄燕一向淡然,此刻面对着传世药方,也不禁呼吸急促起来,他的双眼之中爆发出了强烈的光芒。

    “要他,我就要他!”玄燕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下心中的种种情绪,表面仍十分淡然的说道。

    可再淡然,他此时的声音也禁不住有些微微颤抖。

    这种颤抖旁人听不出来,但对他很是了解的冷青璇,却能够感受到他心中的那份激动。

    “要他?小燕,这幅画作真的没什么价值的,你怎么会想要他?”冯羽芝听到玄燕的话,疑惑的问道。

    她都跟玄燕说的很清楚了,这副画作来自于明朝的民间,除了它年代久远、保存完好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收藏价值。

    可以说,在宋义的所有藏品之中,这幅画算是最不值钱的了。

    不值钱不说,还不一定有人要,曾经宋义就把这幅画送给了甘省的省博物馆,博物馆的人倒是收了,可他们却从来没有把它给展出过。

    实在是这副画作太过粗糙,它若是把一切都如草木一般画的很真实也就罢了,偏偏在风土人情上,这副画作表现的很不明显,甚至看久了之后,还会觉得这画里的人和事,都有一种强烈的虚幻之感。

    这就连它最后的一点历史研究价值,都给无情的剥夺掉了。

    宋义见博物馆的人一点也不重视这副画作,心疼之下,又重新买了回来,随后便被他束之高阁了,如果不是今天专门搞了一个展览会,宋义也不会把它给展示出来。

    纵是展示出来了,这副画作的待遇也是最差的,宋义的其他藏品,大多都锁在展览柜里,玄燕等人可以看到,却摸不到,而这副画作,却是就这么毫无遮拦的、大大方方的挂在一侧的墙壁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