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3章 是阿瑞斯-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63章 是阿瑞斯

    孙恩尺孙明月等人陕省孙家弟子的身份还可以暴露,顶多也就是被“阿瑞斯”给注意到,可玄燕吕顺等人的身份就必须要保密了。

    他们的身份一旦暴露,丢掉性命都是轻的,说不定还会引起国际纷争。

    见玄燕如此紧张,陕省孙家的弟子们都是得意的冷笑了起来,不过他们倒也没有不识趣的非要把玄燕等人的身份公诸于众。

    其实哪怕他们说了,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会给玄燕和吕顺等人带来不少的困扰而已,早在玄燕等人离开西虎部队的时候,他们的军人身份就已经不被西虎部队所承认了……

    除非是可以以特种兵的身份出现的任务,否则的话,西虎部队内的其他所有绝密任务,都会是这等处理方式。

    不怕归不怕,可看着陕省孙家弟子们小人得志的模样,吕顺等人想杀了他们的心思都有了,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干啥来的啊,自报了家门不说,竟是还把吕顺等人特种兵的身份当做儿戏!

    就连玄燕的眼神之中,也在此时闪过了一丝冷意,若非是看在孙明月和孙老的面子上,这几个陕省孙家弟子,他绝对不留!

    至不济,玄燕也不会在此行的任务当中保护他们。

    少了玄燕的保护,就以“阿瑞斯”可以轻易伤到孙恩尺的实力,他们连一个人也休想活下来!

    “原来是保镖,怪不得要出手,只是——陕省孙家弟子,突然造访米国,是所为何事啊?”老人点了点头,又是问道。

    “老头,你管那么多做什么?”

    “就是,我们陕省孙家弟子来米国玩,难道也要向你汇报吗?”

    陕省孙家弟子们水平不行,一个个却嚣张的很,他们出言说道。

    “哦,是这样的,我在米国还算有点地位,如果几位有麻烦的话,我倒是可以帮衬一二。”这位老人也能听得懂华夏语,但他却并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而是微微躬身说道。

    “那不用——”陕省孙家弟子们正要摆手拒绝,在他们看来,他们可是中华医馆贤医,岂会需要一个普通老头的帮助?

    可孙明月又再一次喝止了他们,孙明月脸色铁青,她对老人抱了抱拳,恭敬说道:“老人家,我们现在就遇到了麻烦。”

    “好说。”老人似是很满意孙明月的态度,他伸出手来,让孙明月扶着他,走向了众位警察身后的年轻人。

    趴在年轻人的耳边,也不知道老人都对他说了些什么,那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竟是闪身让开了一条道路。

    老人笑呵呵的走回到玄燕等人的面前,说道:“幸不辱命,我这身老骨头,还算有点作用。”

    玄燕看着老人,淡淡的一笑,回应道:“多谢了。”

    “不用客气,你们是我的恩人,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邀请你们去我家做客吗?我对于华夏医术以及道术,可是很感兴趣。”老人盛情邀请道。

    “恭敬不如从命。”就在众人以为玄燕会拒绝的时候,玄燕却是出人意料的说道。

    “哈哈,好,那就跟我走吧。”老人大笑一声,带着玄燕等人,在一众老外崇拜的目光之下,离开了机场。

    机场外,停了一辆大巴车,不是玄燕等人提前联系好的,而是那位老人安排的。

    “玄燕——”看着老人提前准备好的大巴车,孙明月感觉有些不妙,她叫住玄燕,问道:“我们真的要跟他走吗?”

    “嗯。”玄燕瞥了老人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没有过多的解释。

    很快,众人上车,大巴车朝着洛州郊外驶去。

    “我们这是要去哪呀?”眼见着大巴车往偏僻的地方开,陕省孙家弟子们不禁心生疑惑。

    “燕教——燕医生,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这去的方向——”

    吕顺等人也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们纷纷问道。

    “是‘阿瑞斯’。”玄燕淡淡的说道。

    坐在前排的老人,神色微变,他猛然转头,惊讶的看向了玄燕。

    玄燕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他见老人望来,跟他对视了一眼,随后他淡然问道:“老人家既然对我们华夏的医术有所了解,那不知道,可有听说过一种针法,叫做三绝针法的?”

    “三绝?”老人脸色剧变,他赶紧低头看向了玄燕之前所施的银针。

    “一、二、三……”数了数银针的数量,发现是七根,老人砰的一声便瘫在了座位上。

    沉默了许久,老人才好像是缓过神来,他抬头看向了大巴车司机,吩咐说道:“掉头。”

    “宝丝?”司机好像听错了一般的回头,他听不懂中文,只能疑惑问道。

    “我让你掉头。”老人重复一遍说道。

    “是。”司机确认没有听错,这才把车掉头,又重新往洛州市区内行驶而去。

    老人瘫在座位上,转头看向玄燕,问道:“你——你是怎么发现的?”

    “你生机旺盛,不会因为这点旅途就累的晕倒。”玄燕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我是假装的?”老人又问道,“连你的朋友都没有看出来。”

    “我不但知道你是假装的,我还知道,你是一个基因战士。”玄燕淡然说道。

    老人眼神狠狠收缩,他好像又苍老了不少的问道:“你想怎么做?”

    “你以为我们会怎么做?”玄燕没有作答,而是淡淡的问道。

    “以你们的身份,我还以为你们会光明正大的去我们阿瑞斯要回那个丹炉了。”老人笑着说道。

    “你也知道我们身份尊贵?那还不把丹炉还给我们?”

    “哼,惹怒了我们陕省孙家,管你阿瑞死,还是阿瑞活,统统都没好日子过!”

    陕省孙家弟子们闻言,还以为老人是在恭维他们了,他们竟一脸傲然的说道。

    听着这群白痴之言,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突然站起了身来,他走到孙恩尺的身边,唰的一声,便从孙恩尺的胳膊上拔出了之前西装革履年轻人所射出的针管。

    就在所有人都感觉莫名其妙的时候,玄燕骤然动了,他的目标所向,正是所有陕省孙家弟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