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5章 鬼呀-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55章 鬼呀

    虽然知道他是被他家老爷子给坑了,可玄燕却并没有打消去洛州的想法。

    老爷子苦寻药神的传世药方,归根结底还是为了他玄燕,玄燕理应出一份力,而且,玄燕也确实需要那副可以延年益寿的传世药方,他虽短时间内没有了性命之虞,可他却是在共享唐果的生机,他们二人的寿命,都只有原来唐果的一半那么长。

    也就是说,如果唐果本身还能再活九十年的话,那眼下玄燕和唐果就只能共同存活四十五年。

    唯一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便是药神的那副传世药方!

    再说了,哪怕玄燕不需要药神的传世药方,此行他也必去洛州,能够见到母亲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玄燕也觉得,不管传世药方,还是“妙应真人所留的炼丹炉”,那都是属于华夏的宝物,岂能落入外国人之手?

    若是不知道也就罢了,知道了,就必须要夺回!

    当天晚上,玄燕带着吕顺等九人,共同赶赴了京城,他们将会在京城转乘飞机,直接飞往米国洛州。

    京城国际机场内,此刻正有几位气质超然的年轻人坐在候机室里。

    “真是岂有此理,居然让我们等他们?”

    “我们可是陕省孙家弟子,中华医馆的医生,他们呢,不过就是一群当兵的,竟然敢比我们晚到,真是没有礼貌。”

    “哼,我就不明白了,让我们去拿回属于我们陕省孙家的宝物,干嘛还要派几个当兵的跟着啊?”

    “真是麻烦,听说他们还是西虎部队的特种兵,这么没有时间观念。”

    “管他什么特不特种兵的,去了洛州,别拖我们的后腿就行。”

    几人皆是一脸的不耐烦,他们都乃陕省孙家的天骄之辈,区区一群西虎部队的特种兵,还没被他们给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家族的长辈们吩咐,一定要跟这几位特种兵一起去的话,说不定他们早就自己先走了。

    只是去米国,去洛州,迎回一件属于他们陕省孙家的宝物,哪用得着这么麻烦?凭借着他们几人先天境界的武道修为,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行了,都别废话了,长辈们这么做,自然有这么做的道理,我们出门在外,不可大意。”为首的一位,是一位肤白貌美的女子,女子一双大长腿,看上去,俨然一副女王风范。

    听到女子的话语,其余几人只是撇了撇嘴,却也不敢多说,只有一人,看向女子的眼神之中写满了敌意。

    此人,连同那位女子,都是玄燕的老熟人,正是孙恩尺和孙明月!

    以往,孙家派小辈出门,都是以孙恩尺为首,可这一次,却是以孙明月为首,也难怪孙恩尺的脸色会很不好看了。

    这一切说起来的话,都怪邪医李玄和玄燕,若非是去海城市寻找邪医李玄,后来弃长辈而逃,他孙恩尺不会再陕省孙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若非在豫省皇甫家的医道大会上面,输给了玄燕,输给了孙明月,他孙恩尺也不用在这里听孙明月的废话。

    若是说孙恩尺这一辈子只恨两个人的话,那其一便是邪医李玄,而其二便是玄燕。

    只可惜,孙恩尺并不知道,其实玄燕便是邪医李玄,否则的话,他就只需要恨一人了。

    不过,好像也没差,因为玄燕,已经死在了云台山,死在了豫省皇甫家之中。

    皇甫飞虽没有亲口承认此事,可是个人就能猜得出来,就凭豫省皇甫家那尿性,他们会放过玄燕才怪了。

    “玄燕已死,还有邪医李玄,他什么时候才能去死呢?”孙恩尺正想着的时候,突然难以置信的瞪大了他的眼睛。

    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煞白——

    孙恩尺怀疑自己是真见了鬼了,他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睁开时发现没有看错,刚刚还被他认为是已经死了的玄燕,居然带着一群人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看着玄燕等人“气势汹汹”的模样,孙恩尺吓得惊叫一声,“鬼呀,玄燕,不是我害死你的,你要索命,也别来找我,害死你的是皇甫飞,你去找他好了。”

    孙恩尺的叫声,把玄燕等人给吓了一跳,随后玄燕便了然的笑了起来,想来在孙恩尺等人的眼中,自己已经被皇甫飞所杀了,可他们却是不知道,当晚的确有人死了,可却不是他玄燕,而是皇甫飞!

    “怎么,你们陕省孙家之人修习道术,居然也会怕鬼吗?”玄燕淡然笑道,他冲着孙明月点了点头,说道:“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好巧,玄燕,外面都传你已经死了,为此爷爷还担心了好久,可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这么容易死的,果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孙明月很熟络的跟玄燕说道。

    “是我考虑不周了,当天晚上拿到《针灸甲乙经》之后,我便匆忙下山,竟是忘记了要跟孙老告别,害孙老白白担心。”玄燕淡淡的说道。

    “这可怪不得你,豫省皇甫家那等是非之地,你自然是走的越早越好。”孙明月开朗说道,说完,她才一脸奇怪的看着玄燕,问道:“不过话说玄燕,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是在等我们吗?”玄燕淡笑问道。

    “等你们?你——”孙明月小嘴微张,显然是没有想到,他们所等待的西虎部队特种兵,居然会是玄燕。

    “你是西虎部队的医疗兵?难怪之前去凌台县都找不到你人,原来是去部队了啊。”孙明月看着玄燕身后的众人,不禁问道。

    “医疗兵?燕教官可不是我们的医疗兵,他是我们西虎部队总教官!”吕顺听到孙明月称呼玄燕是医疗兵,不禁反驳说道。

    “教官?还是总教官?”孙明月这下更吃惊了,他们陕省孙家也有人会去部队里面历练,不过他们都是在部队上当个医疗兵之类的,倒是没有想到,眼前的玄燕,年纪轻轻,居然会是西虎部队的总教官!

    “你你你——你没死?”玄燕和孙明月说话的功夫,孙恩尺已经缓过劲来,但他还是舌头打结的指着玄燕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