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李重反水-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47章 李重反水

    见自己并没有听错,任阳瞬间大怒,他伸手指着李重,怒声说道:“我不准你认输,你给我接着打,我们西虎,只有站着死的勇士,没有跪着生的孬种!”

    任阳出口毫不留情,李重被他骂了个狗血淋头,实在是任阳怒不可遏,他之前可是口口声声的说,只要他派出一位手下的特种兵,就能横扫玄燕手下的全部九人,然而,眼下,他手下最强大的李重,却是输给了玄燕手下“最弱”的吕顺。

    这让任阳如何能够接受?

    更何况,他还不知道李重的具体情况,在他看来,李重这分明就是在放水。

    任阳一点也不相信,李重会不是吕顺的对手,只是肚子上中了一拳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李重岂能就此认输?

    被任阳一通臭骂,李重的脸色很是难看,但他又不能说出他的难言之隐,就只能保持了沉默。

    “李重,给我继续打!否则的话,你休想继续在我的手下混,我任阳,不会要一个会认输的孬种!”见李重完全不为所动,任阳更为恼怒,他这是想要故技重施,如对待吕顺一般去对待李重了。

    李重闻言,身体一震,他知道自己的这位任教官说得出做得到,如果自己不继续打下去的话,他真的会把自己踢出他的小队。

    可李重还能打下去吗?

    显然是不能!

    连续两次受制于吕顺,已经让李重明白,玄燕——怕是已经看穿了他的身体状况!

    在这等情况下,如果继续与吕顺争斗下去的话,就算他李重能够成为最后的胜者,怕是也会落得一个下肢瘫痪的下场。

    李重不愿,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做赌注!

    “燕教官——燕医生——”李重轻声呢喃,他蓦然抬头,眼神中充满了期翼的看向了玄燕。

    “请问燕教官的小队,还缺人吗?”李重问道。

    “欢迎加入。”玄燕淡淡的一笑,回答说道。

    “是,燕教官!”李重神色一正,冲着玄燕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任阳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要被气炸了,什么鬼?怎么只是一场小小的比斗,竟是让李重反水了呢?

    李重可是任阳手下最出色的特种兵啊,任阳说要把李重给踢出小队,这只是一时糊涂的气话,李重岂能当真,又岂能当着他的面加入到玄燕的小队之中?

    这不是在当面打他的脸吗?

    “李重,你在做什么!?”任阳没有再嘶吼,而是神色阴沉的问道,李重的主动认输,以及临时反水,已经让任阳丢进了脸面。

    “多谢任教官长期以来的照顾,不过我觉得,燕教官,似乎更适合指导我训练,任教官以后如有用得着的地方,李重但凭差遣。”李重也知道这样做对任阳来说有点残忍,他于心不忍的说道。

    “你们两个商量好的是不是?他——能教你什么?”任阳的神色已经不能用愤怒来形容了,而是带着一股很深的杀意。

    毕竟是作战部队的教官,任阳也不是没有见过血的人,他杀意一出,眼神格外骇人。

    “我允许你加入他的小队了吗?我任阳带出来的兵,生,是我的兵,死,是我的鬼,除非你李重不当兵,否则,你只能有我一个教官!”任阳继续威胁说道,此刻他不再威胁要把任阳踢出小队,而是威胁他,如果不听话的话,就直接把他给踢出西虎!

    李重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深深的忌惮,任阳作为西虎部队最年轻最优秀的教官,是真的有这种能量。

    “强扭的瓜不甜,人各有志,任教官,你又何必强人所难了?”见任阳不断威胁李重,玄燕不得已开口说道。

    “强人所难?燕教官,你与李重狼狈为奸,挖我的墙角,等下,我再找你算账!”与李重相比,任阳显然是更嫉恨玄燕,他真不知道这个玄燕有什么好的,居然能够诱惑李重,让李重为他所用。

    “很疑惑是不是?任教官,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一个称职的教官。”玄燕淡淡的说道。

    “我称不称职,不需要你来评判!”任阳怒声回怼。

    “你不称职的地方,有二。”不理会任阳的愤怒,玄燕伸出了两根手指头,他淡笑一声,说道:“其一,你不尊重你手下的兵,吕顺被踢就不说了,连李重这等被称作是西虎部队第一人的超级兵王,也得不到你的尊重,反而还被你出声威胁。”

    “其二,你不了解你手下的兵,李重的腰部曾遭受过重创,看上去好像已经好了,可却留下了暗疾,若是再次被重创的话,他怕是有被废掉的危险,这就是为什么李重会主动认输的原因,因为我教给吕顺的第三招拳法,所攻之处便是李重的腰间。”

    “你也不要以小人之心夺君子之腹,李重想要加入我的小队,并不是我们一早就商量好了,而是他知道,我,能够彻底治好他腰间的伤势!”玄燕淡然说道。

    “你腰间有伤?”任阳一副不信的表情,看向了李重。

    “两年前,执行s级任务,在亚马逊被基因战士所伤,至今未能痊愈。”李重脸色灰暗的说道,他实在不想让人知道他的这个弱点,可既然玄燕已经说了出来,那他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而且,玄燕敢说收他,那他就应该有把握能够治好此伤。

    “你卑鄙!”任阳得知如此后悔莫及,他也只能骂玄燕两句了,随后他又说道:“玄燕,此战胜负,我不服!”

    “不服?没关系,你不是说了,车轮战吗?吕顺就在场中,你随意。”玄燕淡淡的说道。

    任阳虽是不服,可在场的特种兵们却都已经把玄燕给当成是神人了,看李重的模样,他腰间有伤之事,显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而玄燕居然能够看得出来,并以此作为突破口,让吕顺战胜了李重。

    这是多么狠辣的目光!

    而更让在场众人佩服的是吕顺的进步,虽说他这一场胜利,多少有些取巧,可如果实力没有如此大的进境的话,即便知道了李重的弱点,吕顺也难以战而胜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