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拜师-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3章 拜师

    “小黑的身体被摧残的太厉害,燕医生应该是想用此五禽戏来恢复他体内的生机。”

    “如此治病之法,简直闻所未闻。”

    “燕医生估计也是没办法,如果他是真医,倒是可以省却这许多麻烦。”

    “真医?贤医已是难得,我华夏真医能有寥寥几人?我们所知道的真医,也不过只有李馆长一个而已。”

    黄老等人神色了然,已是明白了玄燕的打算。

    “唉,归根结底,还是小黑病的太严重了,连身为贤医的燕医生治疗起来都要如此费心费力,也难怪我们会束手无策。”

    “小黑这回算是因祸得福,占了大便宜了——”

    黄老说着,与院长以及另外两名医生一起朝着病房外走去,既然认出了玄燕所传乃是不传之秘,那他们自然是要主动回避。

    察觉到几人离开病房的举动,玄燕转过头来冲他们淡笑着点了点头。

    其实就算他们不回避,也没什么问题,玄燕的五禽戏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学得会的,若是没有玄燕先前的施针,贺老也别想能够轻易掌握。

    贺老从病床上爬起来,神色郑重,玄燕动作中浑然天成的韵味,以及黄老等人主动回避的姿态,已是让贺老明白了些什么,他的眼神中蓦然闪过了一丝坚决。

    仅仅花费了十几分钟的时间,玄燕就把五禽戏的五个动作悉数教给了贺老。

    稍微的练习了一遍,贺老感觉自己浑身都轻松了许多。

    “贺老,只要以后每天坚持练习五禽戏一个时辰,然后再保持一个良好的生活习惯,你的病应该很快就可以痊愈。”玄燕收了功,神情淡然的对贺老说道。

    “好的。”贺老点了点头,其实不用玄燕叮嘱,他以后也会坚持练习五禽戏,因为只是这一会的功夫,他就已经体会到了五禽戏给他身体带来的巨大好处。

    “大黄,你们几人进来吧。”贺老突然朝着病房外大声的吼了一嗓子。

    黄老四人一直等在门外,他们听到贺老的声音,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黑,这才一会不见,你就好像变了个人。”黄老看到贺老,稍微愣了一下,才笑呵呵的说道。

    “恭喜贺老,很快就可以康复出院了。”院长也是跟着笑了起来。

    “贺老,你可要好好的感谢燕医生,如果没有燕医生,以贺老你的病情,最多也不过还有一两年的活头。”

    “一两年都是多的,若是再算上他那不配合治疗的劲头,我赌他活不过半年。”另外两位医生,也笑言打趣贺老。

    “你们几个的废话可真多。”贺老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请你们四个进来,是想让你们帮我做个见证。”

    “见证?什么见证?”

    就在黄老四人疑惑不解的时候,贺老突然双膝跪地,跪在了玄燕的面前。

    “贺老,您这是做什么?”玄燕心中一惊,连忙伸手去扶。

    贺老却是倔强的推开了他的手臂。

    “师父在上,弟子给您行礼了。”贺老一边说着,一边对玄燕纳头便拜。

    “贺老,您——”饶是玄燕一向淡然,也被贺老的这一举动搞得手足无措,他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有什么资格受贺老一拜,又有什么资格做贺老的师父?

    如果玄燕没有猜错,这位贺老应该便是孟行德的岳父,也是孟欣欣的外公,同时,他更是金城市的前任市长!

    如此人物,能与玄燕平辈论交,都让玄燕觉得他是在抬举自己。

    可眼下,他竟是要拜玄燕为师!

    黄老等人目瞪口呆,贺老突如其来的拜师行径令他们四人陷入了短暂的震惊之中。

    “贺老,你这是要拜燕医生为师?”院长不可思议的问道。

    “小黑,你生病生傻了吧?”黄老也以同样的语气问道。

    “你才傻了,老子现在清醒的很!”贺老没好气的回了黄老一句,又说道:“我已经学得了燕医生的五禽戏,那燕医生便是我的师父。”

    “贺老,您先起来再说。”玄燕实在受不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跪在自己面前,他略有些着急的说道。

    “生我者父母,救我者师父,师父对我有再造之恩,当再受我一拜。”贺老说着,又是顿首拜了下去。

    “黄老,您倒是赶紧劝他起来呀。”玄燕这会是真有些着急了,虽说他救了贺老的性命,可让贺老这么一个老人给自己磕头,玄燕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妥。

    看着玄燕此刻慌乱的样子,黄老的眼中有一丝莫名的笑意,自从他第一次见到玄燕以来,玄燕就一直是一副淡然而从容的模样,即便是面对朱大师,面对冯羽芝三人所中的剧毒,玄燕也未见有丝毫的惊慌

    可此刻,他却是被贺老的拜师大礼给扰乱了心境。

    “燕医生,你总算是有点普通高中生的样子了。”黄老不仅没有对贺老出言相劝,反而是打趣起了玄燕。

    “高中生?贺老,您真的要拜一位高中生为师?”

    “贺老,以您的年龄,就是做燕医生的爷爷都足够了啊,您要不再考虑考虑?”

    来自银城市的两位医生,听到黄老的话之后,不禁出声劝道。

    “有什么好考虑的,高中生怎么了?燕医生还是一位贤医呢。”贺老蛮不在乎的说道,“学无长幼,达者为先,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以燕医生的本事,做我的师父,足够了!”

    听着贺老豁达的话语,黄老四人皆是有些敬佩。学无长幼,达者为先,谁都听说过这个道理,可又有谁能如贺老一般真正做到呢?

    “小黑,经你这么一说,我都想拜燕医生为师了。”黄老自愧不如的说道。

    “别,千万别!”玄燕见院长三人也有意动,赶紧抬手阻止。

    “哈哈哈,小友,我看你就收小黑为弟子吧,你若是不答应,他怕是不肯起来。”黄老看着玄燕惊慌的样子,又是大笑了起来。

    “贺老的倔强可是出了名的,燕医生,你身为贤医,收几个弟子,应该没问题的吧?”院长也笑着说道。

    玄燕沉吟了一下,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贺老当即开心的说道:“师父,等我出院,咱们再诚具名帖,恭行拜师大礼。”

    “别,贺老,你随便叫我一声师父就好了,可千万不要再行此大礼。”

    不等贺老说完,玄燕就急切的拒绝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