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 远方的电话-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24章 远方的电话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豫省皇甫家便是这豫省的天,尽管以豫省金家的实力,永远都不可能威胁到他们豫省皇甫家,可怪就怪他们不识抬举,居然敢依附于甘省皇甫家,依附于皇甫燕。

    皇甫煜不对付他们是不可能的,他不仅要对付,还要从金家大伯三人的口中,问出他们能够短时间内突破到超脱之境的秘密。

    又忙活了半个晚上,豫省皇甫家自然是一无所得,金家大伯三人,早就在玄燕的吩咐之下,离开了云台山。

    得知他们离开的皇甫煜不禁怒声,如今在他的眼中,玄燕已经死了,而金家大伯三人又都已经安然离去,那他们豫省皇甫家再想要寻得燕玄丹的丹方便难上加难。

    如今,他们唯一能够指望的就是“皇甫飞”了,皇甫煜还苦盼着“皇甫飞”能够从《针灸甲乙经》之中感悟到燕玄丹的丹方,他殊不知道,真正的皇甫飞其实已经死了,而眼下的皇甫飞乃是玄燕所扮。

    玄燕倒是很清楚燕玄丹是怎样炼成的,可他,却是绝无告诉豫省皇甫家的可能。

    第二天,医道大会继续,这一天要进行的乃是中华医馆弟子们之间的药道比拼,没有了“玄燕”的存在,“皇甫飞”自然不可能再行参加。

    而李杰逸等中华医馆的天才们,见皇甫飞不参加,他们就也选择了旁观。

    这场药道比拼,与昨天的针道比试相比,缺少了很多的精彩,就连孙老等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也是不住摇头,似是对中华医馆弟子们的表现很不满意。

    说到孙老,他倒是问起过玄燕的下落,“皇甫飞”告诉他玄燕已经下山去了。

    尽管孙老对于“皇甫飞”的话语半信半疑,可也没有多问,他只是心中祈祷着,玄燕真如“皇甫飞”所说,已经离开了云台山。

    豫省皇甫飞的医道大会又进行了一天,随后才宣布圆满结束。

    结束的这一天,正好是大年三十,豫省皇甫家本还准备,与各中医世家的宾客们一起过新年,可还没到晚上,来参加医道大会的宾客们便已经走光了。

    热闹了一个多星期的云台山,终于安静了下来。

    当天晚上,“皇甫飞”便宣告整个豫省皇甫家,他要闭关感悟《针灸甲乙经》,皇甫煜紧跟着也下了严令,说除非“皇甫飞”主动出关,否则的话,任何人都不准去打扰他。

    皇甫煜对于燕玄丹实在是太渴望了,他恨不得“皇甫飞”立刻就从《针灸甲乙经》之中感悟到燕玄丹的丹方。

    玄燕本还打算假装闭关几天,待到整个豫省皇甫家快要把他给忘却的时候,再行离去,可听到皇甫煜下的严令之后,玄燕当天便决定离开。

    趁着黑夜,玄燕偷跑出了“皇甫飞”的闭关之地,在新年到来之前,赶回了甘省。

    他没有去金城市,也没有去御山一号,而是径直回到了凌台县,回到了家中。

    家中的冷清,与其他人家团团圆圆的热闹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即便如玄燕一般淡然,也不禁觉得有些落寞。

    叮铃铃——

    安静的黑夜之中,电话的铃声格外明显。

    玄燕看着电话上所显示的明显不是国内的号码,沉吟了良久,才接了起来。

    “玄——玄燕,新年快乐。”电话之中传出了一个紧张无比的女声,玄燕听着这个陌生的声音,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他就知道,她还活着。

    尽管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自报姓名,可玄燕却已经知道了她是谁——燕菁菁,他玄燕的亲生母亲!

    这一年的春节,他终于第一次听到了母亲的声音。

    “新——新年快乐!”玄燕努力的维持着他的淡然,可他的声音却还是禁不住的有些颤抖。

    互道了“新年快乐”之后,二人就好似同时陷入了一阵沉默,他们都不知道此刻应该再说些什么,燕菁菁本准备了不少的说辞,可电话接通之后,她却一句也用不上。

    电话里,只有彼此的呼吸声,虽相隔千里,可他们的心,此刻却好似是连在了一起。

    “对不起。”沉默了不知道多久,电话那边突然传出了女子的啜泣声,她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便已经泣不成声。

    玄燕勉力挤出了一个微笑,他也只说出了三个字——没关系。

    可,真的没关系吗?

    从小没有父母的疼爱,对于玄燕来说真的没有关系吗?

    有,玄燕很介意,可再介意,他也不会怪罪自己的母亲,因为他知道,他的母亲,根本不能在华夏现身。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一个人,既不被巫门所容,也不能被中华医馆所接纳的话,那这个人便是燕菁菁。

    在巫门的眼中,她是叛徒,是耻辱,而在中华医馆的眼中,她则是妖女,是巫门余孽。

    一旦她在华夏现身,势必会引起中华医馆和巫门的联合追杀,不仅她自己的性命难以得到保全,甚至还会连累了玄燕。

    母子不能相见,玄燕苦,燕菁菁则是过得更苦,她这么多年不联系玄燕,不是因为不思念,她时时刻刻都在想念着玄燕,只是她,不想让玄燕徒增烦恼。

    眼下,玄燕已经长大了,也应该知道了当年所发生的事情,燕菁菁这才鼓起勇气,打通了这个电话。

    面对她的道歉,玄燕的回答很简单,简单的好像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可就是这个简单的回答,却让燕菁菁的心里无比的温暖。

    她如寻常母亲一般,在电话之中嘘寒问暖,好似玄燕还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孩子。

    玄燕第一次得到母亲的关心,一点也不觉得母亲唠叨,反而是敞开心扉,与母亲聊了好久,直到等在一旁的玄燕家老爷子耐心耗尽,玄燕和燕菁菁才结束了这暖心的一幕。

    “臭小子,药神的传世药方有下落了。”从燕菁菁的手中抢过电话,老爷子迫不及待的对玄燕说道。

    “哦。”玄燕似是对老爷子突然抢走电话的行为有些不满,他不咸不淡的哦了一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