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不传之秘-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2章 不传之秘

    何俊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他也终于认识到,自己与玄燕之间的差距有多么的巨大。

    沉默了许久,何俊突然朝着玄燕拱了拱手,随后他一言不发,转身离去。

    “你真的要开除他?”黄老看着何俊的背影,问道。

    何俊在玄燕的面前,也许算不得什么,可在金城市第一人民医院当中,却是一个可堪培养的对象。

    “希望他能,迷途知返吧。”院长点头,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

    随着何俊的离去,病房内的气氛柔和了起来,那两位院长请来的医生,相继走到了玄燕的面前。

    “我们事先并不知道,金城市有贤医的存在,倒是有些唐突了。”

    “是,我们希望燕贤医可以原谅我们先前的不敬。”

    二人对玄燕拱手说道。

    黄老见这二人对玄燕态度恭敬,心中甚是得意,这两位是来自于银城市的,他们的医术也相当不俗,其中年龄大一点的那位,在银城市的地位,跟他黄老在金城市差不多,两人历来看不对眼,从来不向对方服软。

    眼下,终于算是见到此人服软了,虽然不是向他黄老服的软,可黄老的心里还是一样痛快。

    “两位不必如此,你们应该有办法救治贺老吧?”玄燕淡淡的摆了摆手,问道。

    “有贤医在此,我们可不敢造次。”

    “不敢代劳。”

    这两位以为玄燕是在为难他们,所以赶紧开口说道。

    “我没有要为难二位的意思,只是希望你们能有办法救他。”玄燕看出两人的心思,淡淡的说道。

    “小子,那你是什么意思?”一听玄燕这话,病床上的贺老又不爽了,他大声嚷嚷了起来:“你是在怪我之前没有相信你喽?不想救就不要救,有什么好推托的,我老贺贱命一条,也早活够本了。”

    “小黑,你在这瞎说什么屁话!”听到贺老牢骚的话语,黄老当即训斥起来。

    “嘿,还贤医呢?心眼小的,跟你大黄一样。”贺老又不服气的骂了回来。

    黄老翻了个白眼,懒得搭理他,他向玄燕解释道:“燕医生,这老小子嘴快,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玄燕轻笑着摇了摇头,他才没有那么小心眼,会因为贺老的一时不信任,就不管他的死活。

    “非是不救,只是我救人的方法,有一些不便之处,所以两位若是能救贺老的话,自然最好,而若是救不了,我再出手也不晚。”玄燕淡淡的说道。

    黄老默默点头,他也觉得玄燕不会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既然如此的话,你们两位就帮他看看吧。”黄老劝说道。

    “那就,献丑了。”两位银城市来的医生相互对视一眼,点头同意下来,他们走到病床边上,先是翻看了贺老的病历,随后便要着手为贺老亲自检查一番。

    贺老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配合,在黄老的不断训斥之下,才好不容易让两位医生帮他简单的检查了一下。

    两人的眉头皆是紧紧的皱着,半晌之后,他们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们医术有限,暂时也想不出救治贺老的方案来。”

    “贺老的情况比我们想象的还要严重许多,倒是辜负了燕贤医的一番信任。”

    黄老撇了撇嘴说道:“无妨,反正也在意料之中。”

    “老黄,咱们谁也别笑话谁,你不也没什么办法嘛。”

    “就是,以贺老现在这种身体状况,我看是非燕贤医不能医治了。”

    两人纷纷说道。

    玄燕眉头一蹙,点了点头,他重新又把银针从书包里拿了出来。

    “你不是有不便之处吗?那就不要救好了,我可不会求你。”贺老像个小孩子一样,闹起了脾气,现在玄燕肯出手,他却又不愿意让玄燕来救他了。

    “还说燕医生心眼小,我看你小黑的心眼,才是真小!”黄老又忍不住要跟他斗嘴。

    贺老正要开口再骂回去,玄燕却是一针朝着贺老刺了过去。贺老想躲,但没能躲开,玄燕的动作太快,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闪,银针已经明晃晃的插在了贺老的胸口处。

    “你——你小子还强行要给我治病不成?”贺老气急,他伸手就想把玄燕刺在他胸口处的银针给拔出来。

    “好意心领了。”玄燕没有阻止他,只是淡淡的说道。

    贺老微微一愣,突然摇头苦笑了起来,他伸手指了指玄燕,说道:“你这小子,确实有趣。”

    贺老其实也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他只是愿意替别人着想,不想给人添麻烦,既然玄燕都说了,给他治病会有一些不便,那他还何必再让玄燕给他治病呢?

    连自己的子女来医院照顾他,都能被他给倔强的赶回去,更何况是与他毫不相干的玄燕。

    只是贺老没想到,玄燕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看穿了他的想法。

    针,已经施上了,贺老也只能任由玄燕折腾,大不了等玄燕治好他之后,再多多的补偿他。

    玄燕神色不动,认真的为贺老医治,随着他针灸的进行,贺老的身上慢慢的多了几分力气,气色也好看了许多。

    看着这效果极其明显的一幕,黄老等人啧啧称奇。

    “只是施针,就能治好这么复杂的疾病吗?”

    “燕贤医的医术,令我辈自叹不如。”

    玄燕为贺老施完针,略有疲惫的站了起来,他听到几人的赞叹声,摇头笑了起来:“我的医术还没那么神奇,只是让贺老有了几分力气,可以去学习五禽戏而已。”

    “五禽戏?”

    “五禽戏能治好他?”

    四人都是医生,对五禽戏的了解要比贺老更多一些,可他们却也一样不觉得五禽戏这种健身之法还能用来救人。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解释太多,而是直接为贺老展示起了五禽戏的练法。

    只是展示了第一个动作,黄老四人就目露沉吟之色,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玄燕说有不便之处了,因为玄燕的五禽戏,跟他们认知当中的五禽戏根本不是一个东西。

    玄燕的五禽戏,自带一分韵味,看上去更像是一套武功绝学。

    这样的绝学,在华夏的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家族,都应该属于不传之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