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从此刻开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20章 从此刻开始

    “身份?什么身份?”皇甫飞只顾张狂得意,竟是一时之间没弄明白玄燕在说些什么。

    “巫门神子,又被称作是未来的巫神——”玄燕淡然开口。

    他话都还没有说完,皇甫飞的眼神就狠狠收缩,肆意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皇甫飞的脸上。

    “区区诅咒术,也许对其他人有用,可对于未来的巫神,却是半点效用都不会有!”玄燕说着,已然运转了他的巫门炼神术。

    身体之内的光明之力,在此刻一同朝着额头处冲去,玄燕的额头突然大放光芒。

    光芒并没有持续的太久,待到消散之时,玄燕额头上的黑色印记,已经全然消失!

    “这——这不可能!”眼见着玄燕如此轻易的便解除了他的诅咒术,皇甫飞难以置信的瞪大了他的双眼。

    据他所知,他们豫省皇甫家历代核心弟子所施展的诅咒术,还从来没有失败过。

    即便在巫门之中,诅咒术也是一种高深莫测的传世巫术,其跟隐身术一样,只有有缘人才可以习得。

    而豫省皇甫家,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可以让每一位核心弟子都学会这诅咒术。

    诅咒,也算是天地自然之间的一种能量,豫省皇甫家弟子要施展诅咒术,无可避免的就要学会巫门请神术。

    豫省皇甫家内部所流传的巫门请神术,是经过他们家那位先祖改良过的,豫省皇甫家的巫门请神术,没有其他任何的效用,只能用来施展诅咒术。

    而即便是改良过的巫门请神术,那也还是巫门请神术,只要是巫门请神术,就天生会被玄燕的巫门炼神术所克制。

    玄燕可是已经初步练成了真正的巫神之体,堂堂巫神,若还是被一个区区的诅咒术所困扰,那玄燕也太丢巫神的脸面了……

    皇甫飞是打死都想不到,他的诅咒术,对于玄燕而言,居然无效。

    这可是他最后的底牌了啊,可是他毕其一生之力所施展出来的诅咒术啊,竟然连哪怕一丁点的效果都没有起到。

    还以为在临死之前,可以借助着诅咒术,让玄燕和峰叔立叔二人给他陪葬,却是没有想到,他皇甫飞竟连此事都无法做到。

    不用看,皇甫飞都知道,他凝聚在玄燕额头上的诅咒力量,已经彻底消失。

    玄燕没有身中诅咒,他,完全可以化作皇甫飞的模样,还不被豫省皇甫家族人所发现!

    一想到玄燕以后可以借助自己的身份活着,皇甫飞就郁闷的想死。

    “你放心好了,我在豫省皇甫家待不了多久,你的身份,也只是一个我离开的掩护而已,你还真以为,你皇甫飞有多了不起了?”玄燕早已看穿了皇甫飞的心思,他淡淡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换脉针法的作用,还是被玄燕此话给气的,皇甫飞张口哇的一声又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见玄燕没有因为皇甫飞的诅咒术而受到丝毫的伤害,峰叔和立叔二人的神色颇为的振奋,为了保命也好,为了以后更光明的前途也好,总之他们二人已经依附了玄燕,依附了甘省皇甫家。

    玄燕强,甘省皇甫家强,他们二人也会跟着水涨船高,而如果甘省皇甫家还是无法重新崛起的话,那他们二人未来怕也只有后悔今天的决定。

    本来,有豫省皇甫家那位先祖的诅咒术在,甘省皇甫家想要重新崛起,无异于痴人说梦,可玄燕能够轻易的解除诅咒术,那就让情况有些不一样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甘省皇甫家虽衰落已久,可他们家族的底蕴,却仍然不是那些小医道家族所能够相比的。

    再加上玄燕这位绝世天才的存在,只要甘省皇甫家的诅咒术解除,他们想要重新崛起,也只是时间问题。

    这般想着,峰叔和立叔不禁振奋的对玄燕进言说道:

    “燕医生,你们甘省皇甫家衰落的根源就在这诅咒术上,如今你既然已经贵为巫门神子,那理应早点为你们甘省皇甫家解除诅咒!”

    “是啊,只要解除了你们甘省皇甫家所中的诅咒之术,甘省皇甫家重新崛起便指日可待!”

    听到峰叔和立叔的话语,玄燕也是忍不住神情一震,貌似还真是到了可以重建甘省皇甫家的时候——

    除了找到了他们甘省皇甫家衰落的根源之外,玄燕还手握药神的传世药方超脱丹,有超脱丹在,玄燕想要多少超脱境界的高手,就可以造就出多少超脱之境的高手来。

    超脱之境的武道高手,是一个家族的中坚力量,有了这一部分力量的存在,甘省皇甫家便不再容他人小觑!

    超脱丹的作用,玄燕是一定会完全发挥出来的,但豫省皇甫家所施展的诅咒术嘛——

    玄燕却是一点也不着急,甚至于,在玄燕的心里,他根本就没有解除这个诅咒术的打算。

    若是连一个区区的诅咒术都能够轻易打倒,那甘省皇甫家重建与否也没什么区别,既然要重建甘省皇甫家,玄燕自然是希望甘省皇甫家可以凭借着家族的力量冲破豫省皇甫家的诅咒术!

    尽管这样,甘省皇甫家重建起来会更加的艰难,可一旦冲破了诅咒,那甘省皇甫家的实力则势必是会比他们家族最巅峰的时期还要兴盛!

    另外,诅咒术也不是那般容易施展的,豫省皇甫家的那位先祖能够给整个甘省皇甫家施下诅咒术,除了耗费掉了他本身所有的生机之外,一定还以整个豫省皇甫家作为诅咒之基!

    只是解除掉诅咒的话,对于豫省皇甫家而言,并没有多大的损害,而冲破就不一样了,只要甘省皇甫家能够在玄燕的带领之下冲破豫省皇甫家的诅咒,那豫省皇甫家便必会遭受反噬!

    豫省皇甫家把甘省皇甫家害的那么惨,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能行呢?

    “甘省皇甫家的重建,便从此刻,从你皇甫飞的陨落而开始吧!”

    玄燕想着的功夫,依靠着换脉针法从皇甫飞身体之内所拉扯出的能量已经被玄燕的身体给彻底的消化完毕,他的全身经脉,犹如没有受伤前一般,在此时攸然变得畅通无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