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9章 诅咒术-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19章 诅咒术

    见中了十绝针法之后,峰叔和立叔反而是对玄燕真心臣服了,皇甫飞整个人都要被气炸了。

    玄燕居然敢当着他皇甫飞的面,挖他们豫省皇甫家的墙角!

    “峰叔,立叔,你们——你们敢与皇甫燕狼狈为奸,我豫省皇甫家一定不会放过你们,我爷爷,一定会让你们二人给皇甫燕陪葬,甚至你们的家族,也要因此而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皇甫飞恨恨的说道。

    “飞公子,你糊涂呀,我们哪里背叛豫省皇甫家了,我们二人不是始终听从你飞公子的吩咐吗?”峰叔冷笑一声,说道。

    “是啊,你让我们杀皇甫燕,我们就动手了,眼下,皇甫燕已死,虽未能得到燕玄丹的丹方,可我二人也算是不负所托了。”一旁的立叔也是附和说道。

    皇甫飞听得一脸懵逼,随即他看向玄燕,待发现玄燕还是一副跟他皇甫飞分毫不差的模样之后,皇甫飞忍不住噗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峰叔和立叔二人是还效忠于飞公子,然而这个飞公子,却不再是他皇甫飞,而是皇甫燕!

    一口心头血喷出,皇甫飞整个人都开始变得虚弱了起来。

    啵——

    啵——

    皇甫飞的体内传出了好似什么东西碎裂一般的动静,一股奇异的能量从皇甫飞的体内被抽离了出来,朝着玄燕直飞而去。

    “啊!!”伴随着这股奇异能量的离去,皇甫飞痛苦的尖叫出声,他赫然发现,他的体内经脉竟是已经寸寸碎裂!

    “皇甫燕!”皇甫飞的嘶吼声中充满了强烈的不甘与恨意,他打死也没有想到,他皇甫飞得到《针灸甲乙经》,竟是祸非福!

    早知如此的话,他绝对不敢去打《针灸甲乙经》的主意,早知如此,他更是不敢去打玄燕的主意。

    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他皇甫飞死后,只会被豫省皇甫家认作是皇甫燕已死,而皇甫燕则是会借助于他皇甫飞的身份,继续活下去!

    “皇甫燕,我诅咒你,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念及于此,皇甫飞越发的对玄燕充满了恨意,他嘶吼着说道。

    “燕医生,小心!”听到皇甫飞的话语,峰叔和立叔脸色微变,他们连忙出声提醒。

    而就在这时,玄燕的额头之上突然冒出来一个巨大的黑斑,此黑斑,不管玄燕如何变幻他的样貌,都会毅然明显。

    玄燕感受到额头之上的异状,伸手摸了一下黑斑。

    触之,滚烫如火!

    “巫术——诅咒!”玄燕神色微变,他抬头看向皇甫飞,冷声问道:“你怎么会施展这诅咒巫术?”

    “哈哈哈,皇甫燕,我看你现在还怎么装成是我的模样,你中了我的诅咒术,只要一靠近我们豫省皇甫家族人,立刻就会被人发现你的真实身份,皇甫燕,你完了!”看着玄燕此刻的样子,皇甫飞不做回答,而是癫狂大笑。

    峰叔和立叔,不禁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们已经出声提醒玄燕了,可还是晚了一步……

    “诅咒巫术,才是豫省皇甫家最赖以生存的绝学,他们家族之中曾经出过一位巫门弟子,这位巫门弟子,后来叛出了巫门,并由此创立了豫省皇甫家!”峰叔唉声叹息的对玄燕说道。

    “此乃豫省皇甫家的最高隐秘,燕医生,你不想知道你们甘省皇甫家是如何衰落的吗?答案,就在这诅咒术上面,那位豫省皇甫家的先祖,在临死之前,毕其一生之力,对你们甘省皇甫家施展了诅咒巫术!”立叔继续为玄燕娓娓道来,他们二人虽不姓皇甫,可身为豫省皇甫家三大护法家族之中的超脱之境高手,他们却是对豫省皇甫家的诸多隐秘,有着一丝为数不多的了解。

    “豫省皇甫家就是由此而崛起的,此事,莫说你们甘省皇甫家不知道,就连中华医馆也不知道,在开始声名鹊起之前,豫省皇甫家就已经以皇甫圣医的后裔自居了!”峰叔继续说道。

    “豫省皇甫家到底是不是皇甫圣医的后裔,我们无从得知,不过他们家族之中的核心弟子,却是世世代代都会继续修炼诅咒巫术!”立叔也是为玄燕解释说道。

    “所以皇甫飞才会这等巫术?”玄燕的脸色在此刻变得极为阴沉,他没有想到,在甘省皇甫家衰落,豫省皇甫家崛起的背后,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秘密。

    豫省皇甫家,竟是巫门余孽!

    巫术本无错,玄燕还是巫门神子呢,他更是修炼了巫门炼神术,可豫省皇甫家错就错在了,他们不应该用诅咒术去对付甘省皇甫家!

    甘省皇甫家并不是自然衰落的,事实上,每一代甘省皇甫家之中,都会出现几位惊才艳艳之辈,可甘省皇甫家最终还是走到了唯剩玄燕一人的地步,不得不说,豫省皇甫家那位先祖所施展的诅咒术,威力着实不凡。

    皇甫飞自然是没有那位先祖一般的功力,不过只是诅咒玄燕一人,皇甫飞还是可以做到的。

    “哈哈哈,皇甫燕,你想不到吧?想不到我还留着这样的底牌,你完蛋了,你的所有秘密,都会在我的诅咒术之下无所遁形,即便我死了,你也不得好死!”皇甫飞继续癫狂大笑,他伸手一指峰叔和立叔二人,说道:“皇甫飞死了,你们两个也休想能够活命,敢背叛我豫省皇甫家,你们二人的家族,就等着承受我豫省皇甫家的怒火吧。”

    “你们以为可以瞒天过海吗?哼,也太瞧我豫省皇甫家了!”皇甫飞不住冷哼,他对于自己所施展的诅咒术,颇为的满意。

    诅咒术,乃是豫省皇甫家核心弟子最终极的底牌,不到生死存亡之际,绝对不能动用!

    皇甫飞这也是察觉到自己快要死了,再加上他对玄燕的盈盈恨意,这诅咒术情不自禁的就施展了出来。

    皇甫飞的话语令峰叔和立叔心神震颤,他们还以为自己终于弃暗投明了,没想到,却还是要被皇甫飞给拉着陪葬了吗?

    看着皇甫飞的癫狂与得意模样,玄燕的神色重新恢复了淡然,他淡笑说道:“诅咒术——皇甫飞,你是否又忘记了,我还有着另外的一层身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