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7章 换脉-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17章 换脉

    似是觉得此事太过于好笑,皇甫飞甚至都笑出了泪水。

    能不好笑吗?玄燕为了修复他的经脉,不惜认怂,交出了他们甘省皇甫家一向视为珍宝的《针灸甲乙经》,原本以为到了可以收菜的时候,结果却是因为针道修为不够,落得了一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下场。

    “嘿嘿,嘿嘿,皇甫燕,你现在一定很懊恼吧,你们甘省皇甫家,不是有个老不死的,也是针道真医吗?让他来帮你呀,帮你修复经脉呀,哈哈哈,就怕他不敢来我豫省皇甫家,哦,不对,也许那个老不死的现在已经死了,我豫省皇甫家派出了三大高手围剿,他焉有生路可以走?”

    皇甫飞嘿嘿怪笑着,继续刺激玄燕,他丝毫没有发现,玄燕所拿出的银针数量,不是九根,而是更多的十根!

    在皇甫飞说话的时候,洞口的火光好像突然跳动了一下。

    皇甫飞也不是全无准备,尽管他之前以为,两位超脱之境的高手已经足够杀掉玄燕,可他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

    便是那洞口的火光!

    皇甫飞眼下所说,也并非全部都是废话,他在拖延时间,以期他们豫省皇甫家的族人可以携高手来救他。

    玄燕朝着洞口处看了一眼,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你说的没错,要经脉移植,的确需要针道真医出手才行,而我,便是针道真医!”

    “哈哈,皇甫燕,你疯了不成,还是你在说笑?就凭你,居然也敢自称是针道真医,你可知道,就连我爷爷,在巅峰之时,其针道也都没能突破到医者仁心之境?”

    “你?针道真医?哈哈哈,你想笑死我吗?”皇甫飞又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他正笑着,玄燕手中的银针便已经飘到了他的眼前。

    “一、二、三……十!”皇甫飞细数了一番,笑容蓦然僵在了脸上。

    “这——这怎么可能?你年纪轻轻,怎么可能成为超脱之境的高手,又怎么可能会是针道真医?”皇甫飞疯狂嘶吼,他感觉自己都要疯了,刚以为自己也许可以无碍,就发现玄燕的针道修为,竟是已经超越了他们豫省皇甫家的所有人。

    医者仁心之境!真医!

    这,便是玄燕眼下的针道修为!

    他可以不用借助于任何人,只凭借着他自己,就能够完成经脉移植!

    不仅皇甫飞感觉自己要疯了,就连一旁的峰叔和立叔,也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如此年轻的超脱之境高手,如此年轻的针道真医,别说是见过了,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呀。

    然而眼下,就是这么一个妖孽,站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让峰叔和立叔,如何不惊,如何不惧?

    而更为可怕的则是,玄燕竟然还有着另外的一层身份——邪医李玄,巫门神子邪医李玄!

    身为巫门神子,他修炼巫门炼神术,那可是最终能够成为巫神的绝学啊,而他在医道方面又如此的有天赋,难道他会成为有史以来的第一个神医和巫神的共同体吗?

    这般想着,峰叔和立叔又是被吓了一跳,对于旁人而言,只是神医或者是巫神其中的一项,都想都不敢想,可他巫术医术同修,竟是这般的恐怖。

    不理会三人的想法,玄燕的十根银针已经分别朝着皇甫飞身体的十处大穴刺了进去,皇甫飞想要闪躲,可玄燕的银针太快,而皇甫飞本身又被玄燕以超脱之境的武道修为禁锢住,根本动都动不了。

    检查了十根银针,是否刺对了地方,玄燕这才又拿出了十根银针。

    这十根银针,他没有再刺向皇甫飞,而是朝着自身的十处大穴刺了进去。

    十,乃是完整之数,别看仅仅只是十根银针,可这十根银针,却是已经连通了皇甫飞和玄燕体内的所有奇经八脉。

    此针法,名为换脉针法!

    同移魂针一样,都是属于《针灸甲乙经》之中,不到万不得已,切不可施针的针法。

    移魂针的作用,是转移生机,而换脉针法的作用,则是移植经脉!

    只是与上一次施展移魂针时所不同的是,玄燕之前乃是把自己体内的生机转移到了冷青璇的身上,而这一次,他则是要把皇甫飞的经脉移植到自己的身上。

    银针入体,玄燕和皇甫飞,整个人都猛地一颤,皇甫飞所感受到的是一股巨大的撕扯之力,好似是把他身体之中的一部分,给生生的拉扯出去,而玄燕所感受到的,则是一股外来的温暖力量。

    “啊——”感受着体内的经脉,好似是在离自己而去,皇甫飞惊恐尖叫。

    玄燕恍若未闻,他盘膝坐地,默默的等待着接收皇甫飞体内的全部经脉。

    峰叔和立叔看着二人的样子,不禁对视了一眼,随后,他们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突然开口。

    “皇——”峰叔正欲叫出玄燕的名字,却是临时反应了过来,他说道:“那个燕医生,你最好快一点,洞口的火光有异,怕是皇甫煜已经收到了这边出现问题的消息。”

    “我知道,来得及。”玄燕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说道。

    “峰叔,立叔,你们做什么?为什么要把此时告诉与他,难道你们想判出我豫省皇甫家不成?”听到峰叔的话语,正在被拉扯出浑身经脉的皇甫飞神色大怒,他怒吼说道。

    “飞公子,抱歉了,我二人本就觉得豫省皇甫家行事乖张不公,从来不信守承诺,我们也实在受够了继续为豫省皇甫家卖命的日子,如果燕医生不嫌弃的话,我二人愿意归附甘省皇甫家!”立叔义正言辞的说道。

    “如此,既是保命之策,也是弃暗投明!”峰叔紧接着坦然说道。

    “还有我们二人的家族,豫省皇甫家三大护法家族之中的另外一家暂且不谈,我们二人的家族,我等也愿意为燕医生规劝,迟早会让我们的族人,尽数依附于甘省皇甫家!”立叔继续说道。

    “我不相信,欲杀我之人。”玄燕看着二人,淡然说道。从二人开口之时,玄燕就看出了二人的想法。

    “甘省皇甫家,才是皇甫圣医的正统传承!而且燕医生医者仁心之境,我等二人,既看好燕医生的潜力,也相信燕医生的品性!”峰叔似是早有预料,他恭维说道。

    “燕医生若是对我二人之心有所怀疑的话,我们二人愿受九绝针法!”立叔也是铿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