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6章 你做梦-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16章 你做梦

    “干什么?”玄燕淡淡的一笑,走向皇甫飞,他说道:“你不会以为,就凭你和你们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本事,真的能够从我和我爷爷的手中抢走《针灸甲乙经》吧?”

    “针灸甲乙经——”皇甫飞突然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他说道:“你现在已经得到了《针灸甲乙经》,皇甫燕,我劝你做事不要太过分!”

    玄燕对于皇甫飞的话语丝毫不做理会,他伸出右手,搭在了皇甫飞的额头上。

    随后玄燕的真气便源源不断的涌入了皇甫飞的体内,在皇甫飞的体内经脉之中游走了一圈,玄燕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应该正好合适。”

    “什么正好合适?皇甫燕,你要做什么?”皇甫飞感受着玄燕的真气在他的体内游走,那等感觉就好似是他脱光了衣服,毫无秘密的站在玄燕的面前一般。

    虽也是男人,可皇甫飞还是忍不住的感觉有些羞辱。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玄燕淡淡的说道,“皇甫飞,我要你的经脉!”

    “你——”尽管之前就隐隐有些猜测,可听到玄燕亲口说出此话,皇甫飞还是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要他的经脉?

    皇甫燕连这都敢想?

    “呵,少开玩笑了,你的经脉断了,就想要我的经脉,你能用的了吗?”皇甫飞强装镇定的说道。

    “你若不修炼《针灸甲乙经》的话,我还真用不了,不过既然已经修炼了嘛,倒是变得正好合适了。”玄燕淡淡的回答说道。

    皇甫飞蓦然瞪大了他的双眼,他难以置信的问道:“《针灸甲乙经》——是你和你爷爷,故意给我们豫省皇甫家的?”

    “要不然,你以为呢?”玄燕淡笑起来,他看向皇甫飞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白痴,都到了这个时候,皇甫飞才想到了这一点,他的智商是不是有点太低了?

    “不!皇甫燕,你不能这么做!经脉移植,那是邪医之法,你身为中华医馆的贤医,难道要背叛中华医馆吗?”皇甫飞吓得浑身颤抖,他嘶吼着对玄燕说道。

    如果玄燕夺取了他的全身经脉,那他皇甫飞可就彻彻底底的沦为一个废人了。

    “邪医——”玄燕听到这两个字,又是淡淡的笑了起来,他问道:“你不会还没想到我的另外一个身份吧?”

    “你是指——邪医李玄!”皇甫飞的眼神之中有着说不出的惊惧。

    是他——原来是他,难怪一直都找不到邪医李玄的下落,原来皇甫燕就是邪医李玄!

    早该想到的,在皇甫燕施展出裂空针法的时候,他皇甫飞就应该想到了,玄燕看过濒湖李家的《濒湖针法》,也唯有他,才可以化身邪医李玄!

    只是,他的裂空掌是从何处学来的呢?

    这般想着,皇甫飞再度开口,他问道:“你到底是谁?是甘省皇甫家族人,还是濒湖李家族人?”

    “我自然是甘省皇甫家的皇甫燕了。”玄燕淡淡的说道。

    皇甫飞的身体颤抖的更为剧烈了,他打死都想不到,玄燕竟是编造了邪医李玄的身份,并以此身份,把中华医馆众人玩弄于鼓掌之间。

    在玄燕展现出巫门炼神术之前,没有任何一人能够猜到,他,便是邪医李玄!

    “我不管你是谁,你都不能动我,否则的话,你休想活着离开云台山!”皇甫飞是真的感觉到害怕了,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了玄燕便是邪医李玄,更是因为,他知道,这乃玄燕最大的秘密。

    而他,却是把这个秘密,说与了自己三人——

    这说明什么?

    说明玄燕根本就没有让他们三人活着走出这个山洞的打算,他,要杀人了!

    除了亲密的朋友之外,也唯有死人,才有资格知道玄燕的这个巨大秘密,而皇甫飞三人显然不是玄燕的朋友,那他们在玄燕的眼中,也就只能是死人。

    “是么?”面对皇甫飞的威胁,玄燕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一声,他的笑容之中,有着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

    “当然!”皇甫飞好似没有看出玄燕笑容的意味来一般,他说道:“我们这次行动,可是一直都在我爷爷的密切关注当中,我若不能回去的话,皇甫燕,你也必死无疑!”

    “这里,可是我们豫省皇甫家,不是你们凌台县那个小地方,你休想在此,胡作非为!”皇甫飞继续威胁玄燕说道。

    “谁说你不能回去了?”玄燕淡淡的问道。

    “你——”皇甫飞的脸上攀上了一丝喜色,他迫不及待的问道:“你会放过我?”

    “不会。”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随后他摇身一变,已然施展出了法天象地绝学,待到他回过身来,走到皇甫飞身边的时候,皇甫飞赫然发现玄燕已经变幻了模样。

    他所变成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他皇甫飞!

    “你又忘了,我是谁吗?”玄燕淡然问道。

    “邪医李玄!法天象地丹!”皇甫飞的神色刹那间一片灰暗,他看着面前,犹如照镜子一般,变得跟他一模一样的玄燕,突然剧烈的挣扎了起来,他举起自己的拳头,好似是要捶在玄燕的脸上,彻底的捶爆玄燕的脸蛋。

    可玄燕却是显然不会给皇甫飞这个机会,他只是右手轻轻的挥了一下,便控制着皇甫飞周身的天地自然之力,重新禁锢住了皇甫飞。

    “我的安危,你就不用担忧了,皇甫飞,你百般欺我,更是想害我性命,我也让你尝一尝,被人欺辱的滋味。”玄燕淡淡的说着,已经从怀中拿出了十根银针。

    见玄燕拿出银针,皇甫飞突然嘿嘿的笑了起来,他说道:“皇甫燕,你少吓唬我了,也许你可以杀我,可想要得到我的经脉,却是永远都不可能!”

    “是吗?”玄燕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的问道。

    “当然,我也看过针灸甲乙经,知道经脉移植的要求,皇甫燕,你处心积虑,不会连这也不知道吧?”皇甫飞一脸傲然,他继续说道:“欲进行针道移植,至少也需要真医之境的针道修为才行,你皇甫燕,区区贤医,凭什么得到我的全身经脉?”

    “哈哈哈,皇甫燕,你一天是废物,就注定了一辈子都是废物,想要依靠我来修复你那破损的经脉,你做梦!”皇甫飞好似是抓住了玄燕修为不足上的弱点,他骤然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