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3章 我也有一个阴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13章 我也有一个阴谋

    夜已深,山间的小路上,时不时的传出虫鸣鸟叫。

    月光如水,把两道走在小路上的身影拉得很长,这两道身影,正是前往豫省皇甫家禁地的玄燕和皇甫飞。

    一路无话,大约走了有半个小时,玄燕才看到前方传来了隐隐的火光。

    在火光的深处,藏着一个幽深的洞口。

    与野外的明亮不同,洞口内黑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就好似这个洞口是在通往阴曹地府。

    “飞少爷。”洞口处站着两人,他们见玄燕和皇甫飞到来,恭敬的向皇甫飞行礼。

    “无须多礼,我带皇甫燕来取《针灸甲乙经》。”皇甫飞摆了摆手说道。

    “是,我们已经接到了二爷爷的命令。”两人中的其中一人说道。

    “飞少爷,燕少爷,请进!”另外一位伸手让道。

    “这里,就是你们豫省皇甫家的禁地?一个漆黑的洞口?”玄燕没有迈动脚步,而是淡淡的问道。

    在他的声音之中,有着一股浓浓的嘲讽之意。

    还豫省皇甫家禁地,说的好听,不过就是一个荒洞而已,在这个洞里,玄燕甚至能够闻到一些野兽粪便的味道。

    试问,如果这真是豫省皇甫家的禁地,又怎么可能会有野兽随意出入呢?

    所以,禁地什么的,只是借口而已,目的是为了让他玄燕一人前来。

    也得亏玄燕有恃无恐,而且,还有着他的不可告人的目的,否则的话,只是看一眼这个洞口,玄燕怕是就会径直离去了。

    不得不说,豫省皇甫家真的很不用心,不过这也怪不了他们,玄燕在他们的眼中,只是一个全身经脉尽断的废物而已,杀一个废物,还用得着太用心吗?

    “没错,这里就是我们豫省皇甫家的禁地,你想要的《针灸甲乙经》就在里面,有种的,就进来拿!”皇甫飞义正言辞的说道,好似这里真是他们豫省皇甫家的禁地似得。

    说完,皇甫飞已经当先朝着洞口之内走去。

    玄燕没有跟随他的脚步,而是站在洞口处“发起呆”来,半晌之后,他淡淡的一笑,也跟着走进了洞中。

    洞内打扫的还算干净,没有走出太远,玄燕就又看到了一阵火光。

    在火光的映照下,一个石台摆在了洞口的尽头处。

    石台上,放着一本古书。

    “那就是《针灸甲乙经》,想要,自己去拿吧。”皇甫飞伸手指了指石台,不屑的对玄燕说道。

    “好!”玄燕应了一声,可却并没有走向石台,而是突然绕到了皇甫飞的身后,在皇甫飞反应过来之前,玄燕的手已经探入了他的怀内。

    “你——”皇甫飞不可思议的瞪大了他的眼睛,他想要阻止玄燕的动作,却是已然来不及了。

    《针灸甲乙经》已经落入到了玄燕的手中。

    “你怎么知道《针灸甲乙经》在我身上?”皇甫飞不解问道。

    “我翻阅它的时间,可比你多,早就记住了他的味道。”玄燕淡淡的问道。

    “这么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个阴谋了?”皇甫飞稍稍镇定了一些,他又问道。

    “我不想知道也不行啊,你们豫省皇甫家的这个阴谋漏洞百出,很是明目张胆。”玄燕淡淡的摇了摇头,似叹息一般的说道。

    “那你还敢跟我来?”皇甫飞继续问道。

    “那是因为——”玄燕淡然一笑,打量着皇甫飞说道:“我也有一个阴谋!”

    玄燕的眼神令皇甫飞很是不舒服,就好似他是玄燕的一只待宰的猎物一般,玄燕的神色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可不知为何,皇甫飞却好像从中看到了一丝邪气。

    “邪医——”皇甫飞呢喃一声,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玄燕也不阻拦,任由皇甫飞跑到了十米之外,而就在这时,门口的两位守门人,缓缓的步入了洞中。

    直到跑到了二人的身边,皇甫飞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他转过头来,重新看向了玄燕。

    “我不知道你有什么阴谋,我也不知道你哪来的胆量敢随我来这云台山的后山,不过有一件事我知道——这里,便是你皇甫燕的埋骨之地!”皇甫飞伸手指着玄燕,霸气说道。

    “哦?就凭他们吗?”玄燕看向皇甫飞身边二人,淡淡的问道。

    “就凭他们!皇甫燕,你还没见识过超脱之境高手的厉害吧?今日,我便让你见识见识!”皇甫飞傲然说道。

    他话音刚落,身边那原本看起来平凡无奇的两人就骤然爆发出了极为强大的气势。

    他们二人,赫然乃是超脱之境的武道高手!

    “能够让我们豫省皇甫家出动两位超脱之境的高手来杀你,皇甫燕,你即便死了,也可以自傲了!”皇甫飞得意说道。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豫省皇甫家的愿赌服输,而是针对玄燕的一场杀局!

    不过这却正合了玄燕的意思,他原本还找不到夺取皇甫飞全身经脉的方法,这里毕竟是豫省皇甫家,玄燕也不能做的太明目张胆。

    而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皇甫飞却是主动撞进了玄燕的手里。

    豫省皇甫家要杀人,自然是要找一个偏僻之地,而玄燕要与皇甫飞进行经脉上的移植与交换,自然是越偏僻越好。

    “峰叔,立叔,动手,杀了他!”皇甫飞说完,一声令下。

    可他口中的峰叔和立叔,却是都没有动手,他们疑惑的看向皇甫飞,接连问道:

    “飞少爷,不是要逼问燕玄丹的丹方吗?”

    “直接杀了他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他没中计,更没有中毒,想要逼问燕玄丹的丹方,怕是有点难度,这样,峰叔立叔,你们先制服他,若是他不肯交出燕玄丹的丹方的话,我们再杀了他!”皇甫飞怒声说道,他们已经在石台上涂满了毒药,只可惜玄燕没有接触石台,自然也就没有中毒。

    而玄燕中不中毒,对于皇甫飞来说,却好似并不重要,如果说之前,他还心念燕玄丹的丹方的话,那眼下,他则是恨不得玄燕可以马上去死!

    哪怕得不到燕玄丹的丹方,哪怕辜负了爷爷的重托,皇甫飞也非杀玄燕不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