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你输了-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11章 你输了

    “这——”就算是傻子,此刻也听出了一点不寻常,玄燕所射出的银针只有一根,而眼下的银针落地声却是响彻不绝。

    “不会吧?”众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朝着台前看去。

    随即,他们便看到了震撼性的一幕!

    玄燕安然无恙的站在台前,清秀的脸上古井无波,刚刚还从四面八方朝着他疾射而来的无数根银针,则是早已悉数坠落在地。

    银针的针尖,带着狰狞,依然是全部都指向着玄燕,可在这些银针的身上,却再也没有了半分的催动之力!

    距离玄燕最近的银针,就掉落在了他的脚下,随着向外,密密麻麻,数之不尽!

    “这——发生了什么事,怎么皇甫飞的银针都没能伤到皇甫燕?”

    “皇甫飞怎么了,就算是要手下留情,也应该等皇甫燕认输吧?”

    “可皇甫燕没有认输,而皇甫飞又好似是失去了对于银针的掌控!”

    在众人的惊呼声当中,玄燕淡然开口,他看向皇甫飞,说道:“你输了。”

    “谁说我——”皇甫飞正要说“谁说我输了”,却突然忍不住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他朝着自己的胸前看去,就看到那里正插着一根犹在晃动的银针。

    在夕阳的映照下,这枚银针似是让皇甫飞感觉到了无限的炫目。

    玄燕甩手射出的银针,竟是后发先至,提前一步刺入了皇甫飞的胸膛之内,也正是因为如此,皇甫飞才无力为继,导致他所射向玄燕的银针悉数坠落在地。

    “你——”皇甫飞难以置信的瞪大了他的双眼,玄燕所射出的银针速度太快,他竟是没有察觉到,银针已然来临,并径直刺入了他的胸膛之中。

    玄燕银针所刺,乃是一处大穴,此穴位被封住,皇甫飞的真气顿时流转不畅,他也因此而受了重伤。

    “你竟然能够凭借着身体之力操控银针?”皇甫飞的脸色有些狰狞,在比试之前,他打死也想不到,他居然会受伤,而玄燕居然能够操控着银针,准确的刺入他的胸腔大穴!

    尽管想到了这一点,可皇甫飞却并没有放弃抵抗的打算,他拳头紧紧一握,似是想要重新调动自己体内的真气,可不等真气调动起来,他就又一次张口喷出了鲜血。

    “你输了。”玄燕又是淡淡的说道。

    皇甫飞的脸色有些灰暗了起来,同时他的神色之中也写满了强烈的不甘,他抬头问道:“为什么我的真气调动不了,你这是用了什么针法?”

    “连这个针法你都不知道,你皇甫飞还有何脸面参加这一次的针道比试?”玄燕没有作答,而是淡笑说道。

    他的笑容,比插在皇甫飞胸口上的那根银针更能够让皇甫飞感觉到内心刺痛。

    那个笑容虽然很轻很淡,可皇甫飞却从中看到了轻视,也看到了不屑。

    “一根银针便破掉了皇甫飞的真气,难道是我濒湖李家的裂空针法?”李杰灵想了想,突然说道。

    “裂空针法?那不是濒湖李家最难以修炼的针法之一吗?”

    “其效果等同于裂空掌,可破武者真气,但因为使用了银针,故而威力更胜!”

    “中了裂空掌的话,只是真气被打散,可若是中了裂空针法,除非武道修为达到超脱之境,否则的话,根本调动不了真气,强行调动,只会让自己身受重伤!”

    “真是裂空针法——”

    “可皇甫燕不是来自于甘省皇甫家吗?他怎么会施展濒湖李家的裂空针法?”

    众人纷纷疑惑的看向了玄燕,他们都听说过裂空针法的大名,传说这等针法,不是靠真气施展,而是要靠强横的身体之力施展。

    其对身体之力的要求颇高,身体之力不够的话,莫说是施展出裂空针法了,就连银针都扔不远。

    濒湖李家族人,都会修炼炼体之法,可身体之力达到能够施展出裂空针法地步的族人,却是着实不多。

    哪怕李杰逸,被称作是濒湖李家的医道和武道天才,也是没有足够的身体之力来施展这个裂空针法。

    但玄燕却是能够施展出来,那他的身体之力得有多强大?还有,他身为甘省皇甫家族人,又是如何学会了濒湖李家的裂空针法?

    传承泄露,被人偷学,这在任何一个家族都算不得是小事,身为濒湖李家最杰出天才的李杰逸正要开口质问玄燕,玄燕却是已经转头看向了李杰逸,他淡淡的说道:“有什么问题的话,去问你爷爷吧。”

    “我爷爷?”李杰逸心中疑惑,他爷爷不是别人,正是中华医馆馆主李梦遥!

    “在经过你爷爷同意的情况下,皇甫燕,曾经看过你们濒湖李家的《濒湖针法》。”还是孙老站出来为李杰逸解惑了。

    孙老身为中华医馆之中德高望重的长辈,自然不会说谎,可这却是让李杰逸越发的疑惑,《濒湖针法》在他们濒湖李家的地位,虽不及《针灸甲乙经》之于甘省皇甫家,可也是极为重要的核心传承,他爷爷怎么会轻易给玄燕观看呢?

    这就是另外的一段故事了,一段关于玄燕家的老爷子皇甫玄坑了李梦遥一把的故事……

    孙老自然不会为李杰逸详细的解释此事,他看向皇甫飞,不禁叹了口气,问道:“皇甫飞,你可还有一战之力?”

    “我——”皇甫飞神色阴沉,中了玄燕的裂空针法,他连真气都调动不起来,当然是没有办法再战了。

    “那本次胜者,便是皇甫燕!”孙老也并没有等待皇甫飞的回答,他继续说道:“希望你和豫省皇甫家能够遵守约定,把《针灸甲乙经》交还玄燕。”

    已经有了要帮助玄燕重建甘省皇甫家的想法,孙老自然也愿意在《针灸甲乙经》这本甘省皇甫家最重要的传承上面帮助玄燕。

    “《针灸甲乙经》?”皇甫飞眼睛一瞪,神色之中似是抹过了一丝惊恐。

    他是打死都没有想到,《针灸甲乙经》就这样被他给输掉了,本只是在针道比试的前两个环节之中输的不甘心,想要挽回败势,却没有想到,他皇甫飞居然在针道比试的第三个环节之中,也输给玄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