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0章 强弩之末-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10章 强弩之末

    台前打的激烈,台下也是热闹非凡。

    “皇甫燕居然修炼了炼体之法,我们倒是小瞧他了。”

    “炼体之法又如何,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丝真气,照样不是皇甫飞的对手!”

    “没错,尽管他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让皇甫飞不敢靠近,可二人继续争斗下去的话,必定是皇甫飞更胜一筹!”

    “皇甫燕虽修炼了炼体之法,可依我看来,他的炼体之法却非常的低端,莫说是与皇甫飞师兄相比了,纵是我们做他的对手,他也未必能够匹敌!”

    “哼,针道修为高又能怎样?没有武道修为,他就是一只我们随时都能捏死的蚂蚱!”

    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们纷纷出声,他们也很惊异于玄燕的炼体之法,可也一样以为,玄燕不可能是皇甫飞的对手。

    “唉,这么高深的针道修为,为何会全身经脉尽断?”

    “可惜可惜,如果皇甫燕不是个废人的话,我觉得他完全能够抗衡巫门神子邪医李玄!”

    “没错!但浑身经脉尽断已经拖累了他的修为,日后,哪怕经脉能够恢复,他的武道修为也势必会落下不少。”

    “而且,想要修复经脉,代价不菲,以眼下甘省皇甫家的情况,根本没有办法帮助他修复经脉!”

    “他倒是学会了炼体之术,可炼体之术也只是武道的辅助,没有武道修为,再强的炼体之术也没用!”

    与中华医馆众天才所不同的是,中华医馆的长辈们各个惋惜开口。

    孙老没有说话,而是在有人说道玄燕可以对抗邪医李玄的时候,眼前攸然一亮。

    他可是知道玄燕的真实修为的,其不仅医道修为已是真医,武道修为更是也突破到了超脱之境。

    曾经李杰逸等十人联手,与邪医李玄相争,都不能占据上风,中华医馆的长辈们还以为,在这一代中华医馆的年轻人之中,怕是难有人能够与邪医李玄相抗衡了。

    孙老原本也对此事颇为的头疼,直到现在,他才看到了一丝希望,一丝不用畏惧邪医李玄的希望——

    玄燕!

    若是说整个中华医馆之中,还有哪个年轻人可以牵制邪医李玄的话,孙老以为,这个人必定会是玄燕!

    只可惜,有豫省皇甫家在一旁虎视眈眈,玄燕不能暴露他的真实修为,否则的话,不用巫门出手,单单豫省皇甫家就会倾尽高手,剿灭玄燕!

    “攘外必先安内!看来,也是时候帮助甘省皇甫家重建了。”孙老的目光熠熠生辉,豫省皇甫家之强大,已经不逊色于滨湖李家和陕省孙家多少,他们也是中华医馆之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只为了保全玄燕,就打击对付豫省皇甫家的话,显然是不现实的。

    可豫省皇甫家对于玄燕一向是有着虎狼之心。

    唯一能够让玄燕站出来对抗邪医李玄,却又让他不受豫省皇甫家迫害的方法,便只有帮助甘省皇甫家重建了,有了甘省皇甫家这个强大的后盾,豫省皇甫家再想对付玄燕的话,也不是那般容易的事情。

    就在孙老心思闪转之间,台前玄燕和皇甫飞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

    “皇甫燕的躲避越来越困难了——”

    “他还是没有找到能够靠近皇甫飞的办法——”

    “靠近不了皇甫飞,皇甫燕空有一身力量,却根本发挥不出来!”

    “皇甫燕已是强弩之末,不出三招,皇甫飞必定可以把他斩于马下!”

    “只是一个废物而已,居然也让皇甫飞耗费了这么多的功夫……”

    台下,包括李杰逸孙恩尺等十大天才在内的中华医馆弟子们各抒己见,他们眼见着玄燕的体力“下降的厉害”,皆是以为这场较量,已经到了分出胜负的时候。

    “皇甫燕,要输了——”

    “没有真气修为,他终究还是弱了一筹。”

    “皇甫飞此人虽心性不佳,可修为还是非常不错的。”

    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也纷纷出声,以为玄燕必败。

    连一旁观看的众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玄燕已经“后继乏力”,正在与玄燕比斗的皇甫飞,自然是感受的更为明显。

    “皇甫燕,陪你玩了这么久,也该结束了!”皇甫飞傲然冷笑,他说着,又是有不少的银针从腰间飞出。

    这些银针飘到空中,在皇甫飞的身后又形成了四种不同的形状,分别是猿、鹿、熊和鸟。

    加之眼下正在扑向玄燕的虎,皇甫飞竟是在同一时间,用银针施展出了全部的五禽戏法!

    “这——”

    “皇甫飞师兄厉害啊,居然可以同时施展全部的五种五禽戏法!”

    “皇甫燕完了,只是一种五禽戏法,都能把他逼得狼狈不堪,五种——”

    “这一击之下,皇甫燕不死也要重伤!”

    中华医馆的弟子们纷纷惊呼,就连李杰逸和孙恩尺等中华医馆的天才们也是眼神微微收缩,面对皇甫飞的这全力一击,哪怕是他们,也根本没有信心能够抵挡。

    可台前的皇甫燕,清秀的脸上却是并没有多少的惊慌之色。

    眼看着无数的银针,从自己的四面八方急射而来,让自己避无可避,玄燕只是淡淡的一甩手,便把自己手中那唯一的一根银针给射了出去。

    看清楚了玄燕的举动,李杰逸孙恩尺等人险些笑出声来。

    玄燕在干什么?把银针射出去了?他凭什么不手握银针,而是把银针给射出去啊?

    操控银针,主要还是依靠真气,唯有如此,银针才能发挥出巨大的杀伤力,而玄燕却是手腕用力,射出银针,这样能有多少威力?

    玄燕的力量是很大,可就这么把银针给甩出去,是不是有点太儿戏了?

    “他是放弃了吧,知道不敌,狗急跳墙了。”

    “那也得跳的过去才行啊,没有真气的加持,他所射出的银针都未必能够飞到皇甫飞的身边。”

    “噗,这么小儿科的手段,我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不玩了,皇甫燕居然用来对敌?”

    台下,传出了阵阵的嗤笑之声。

    叮——

    就在这时,台前却是传来了一声银针落地的轻响。

    “嗯?这么快就落地了?”

    “果然力量再大也没用,没有真气,怎么可能用银针对敌嘛。”

    “真要仅凭身体便可以操控银针的话,我们还那么辛苦的修炼真气做什么——”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玄燕所射出的银针落地了。

    叮叮叮叮——

    可不等他们把话说完,台前的银针落地声就开始不绝于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