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3章 又是平手-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03章 又是平手

    尽管中华医馆的其他天才们也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以在这第二回合之中挽回颜面,可既然李杰逸已经开口了,其他人也不好驳了他的面子。

    李杰逸如愿在第二个出场。

    “李杰灵,你可敢与我一战?”不等玄燕吩咐李杰灵,李杰逸就忍不住的率先挑衅道。

    李杰灵没有回话,也没有第一时间走到台前,而是转头看了玄燕一眼。

    玄燕朝着他淡淡的眨了眨眼睛,示意他上台便是。

    李杰灵点了点头,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忐忑。

    跟李杰逸皇甫飞等人的想法一样,在皇甫新输给了皇甫飞之后,他们便觉得玄燕可能是黔驴技穷了。

    拆针比试,可不同于第一个回合的治病救人比试。

    在治病救人的比试当中,玄燕也许可以利用他更加丰富的病理知识,帮助李杰灵等人,与李杰逸他们打成平手,乃至是战而胜之。

    可在拆针比试的环节之中,玄燕的药理知识便没什么用了,所比拼的,就是各自的针道修为高低。

    李杰灵等人的针道修为,毕竟是比李杰逸等人稍逊了一筹,受此限制,他们也许很难在拆针比试当中占到便宜,除非——

    玄燕也能够运用基础针法来进行拆针!

    可这,就比用基础针法来治病难的多了,就连李杰灵等人,也都不太相信玄燕能够做到这一点。

    可即便玄燕做不到,李杰灵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哪怕如皇甫新一样,输了又能如何,反正他们之前的第一环节已经赢了,就算这个环节输掉了,也只能算作是平手而已。

    这般想着,李杰灵紧张忐忑的心情缓解了很多,他走到台前,微微躬身,向李杰逸行礼。

    “逸哥,请多多指教。”李杰灵礼貌说道。

    而回应他的,只是一声冷哼,以及嗖嗖的针声。

    “《濒湖针法》之中的**针法,李杰灵,你真有本事的话,就拆针吧。”

    李杰逸冰冷的声音响起,让李杰灵的脸色微微变得难看了起来,他若是能够拆除这**针法的话,那他李杰灵也不至于屈居李杰逸之下了。

    李杰逸出手毫无保留,这**针法,乃是他所能够施展出的最难拆针的针法!

    “还愣着做什么,你在第一环节的比试当中,不是很牛气嘛,倒是开始拆针啊。”李杰逸见李杰灵站在原地不动,冷声说道,他似是也知道,李杰灵根本就没有那个实力,可以拆除**针法。

    “我——”

    李杰灵张了张嘴,正要说他不能拆针的时候,玄燕淡然的声音却是在他的耳边响起。

    “李杰灵,针刺四白穴。”玄燕所说,并非针法,而仅仅是让李杰灵去针刺身体上的某一个穴位。

    这个四白穴,位于眼眶下缘正中直下一横指处,莫说李杰灵还是针道贤医,哪怕不是,他也知道四白穴的具体位置。

    因为在平时所做的眼保健操之中,就有其中一项为“揉四白穴”。

    “四白穴?”李杰灵显得有些迟疑,四白穴主治目赤痒痛,目翳,口眼歪斜和头痛眩晕,跟李杰逸所施展的**针法,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只是针刺四白穴,怎么可能拆除**针法呢?

    尽管心中疑惑,可李杰灵也实在是没有了其他办法,他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一针刺入到了人偶的四白穴之中。

    令李杰灵惊异的事情出现了,随着他这一针的刺入,李杰逸**针法之中的其中一根银针,竟是缓缓的从人偶的体内被挤了出来。

    叮的一声,银针落地,让在场众人皆是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可是**针法呀,是在场绝大多数中华医馆弟子都不可能施展出,也不可能会拆针的一门高深针法。

    其,竟是可以利用简单的针刺四白穴的方式,拆除掉?

    别看只是掉出了一根银针,可李杰逸**针法之中每根银针之间的相互呼应已经被破坏掉了。

    如此,**针法,也就再没有了其应有的作用。

    “这——”李杰逸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了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他开口问道:“这人偶该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

    “人偶没有问题,其体内的穴位以及经脉,都完美的复制了我们的身体。”一位中华医馆的长辈缓缓答道。

    说完,他看向了玄燕,目中有着毫不掩饰的赞赏之色,“小友对于人体经脉以及穴位的理解,远超常人,倒是令老朽大开眼界,我之前也是不知道,**针法,原来还可以这般简单的拆针。”

    “张老过奖了,我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让李杰灵拆针的,侥幸命中了而已。”面对这位中华医馆长辈的称赞,玄燕谦虚而又恭敬的说道。

    这位中华医馆的长辈,乃是南阳张家之人,其家族传承来自于南阳医圣张仲景。

    “小友天赋卓绝,品性极佳,难怪孙老会对你另眼相看。”张老一边扶须,一边淡笑说道。

    听着张老对玄燕的称赞不绝于口,李杰逸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这是他与李杰灵之间的拆针较量,却是没有想到,玄燕竟还是成为了场中最耀眼的那个人!

    “行了,张老,你就别夸他了,真对他好奇的话,稍后,我把他引见给你,让你们详谈一番,眼下,还是继续进行拆针的比试吧。”孙老见张老好似说起来没完,出声打断了他。

    “李杰灵,该你出针了。”豫省皇甫家大爷爷恨恨的看了玄燕一眼,对李杰灵冷喝说道。

    “哦——哦——”李杰灵这才回过了神来,他不像中华医馆的长辈们,可以能理解为何只是针刺四白穴,就能够解除**针法,此刻的他,仍旧是处在巨大的震撼之中。

    浑浑噩噩的针法,李杰灵所施针法,并不能难倒李杰逸。

    李杰逸虽也震撼,可还是强忍着自己的疑惑以及不甘,拆除了李杰灵的针法。

    毕竟针道修为更高一筹,虽做不到玄燕那般,能够仅仅依靠“针刺一穴”的方式拆针,可拆除李杰灵的针法,对于李杰逸来说,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二人尽皆成功拆针,这一环节他们之间的比试,又是一场平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