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御山一号-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7章 御山一号

    约定好三天之后进行第二次的治疗,玄燕被刘全送往了御山别墅。

    目送着玄燕离开,宋可卿忍不住开口:“爷爷,你干嘛还要把御山别墅送给他,我们不是给了他们一百万的治疗费用了吗?”

    “他在金城市没有地方住,难道我们不管吗?”宋老笑着说道,看的出来,被玄燕治疗过后,他的心情和精神状态非常之好。

    “那也不用送御山别墅啊,那间别墅现在的价值可是达到了千万以上,二叔三叔他们一直都在打这间别墅的主意,知道爷爷你送人,他们一定不肯善罢甘休。”宋可卿略有些担忧的说道。

    “爷爷的命难道还值不了上千万?”宋老反问一句,摆了摆手,示意宋可卿不用担心,“你二叔三叔想要闹,就随便他们闹好了,反正别墅已经送了出去。”

    “就怕他们会找燕医生的麻烦。”宋可卿说着,目光有些出神。

    宋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禁笑了起来。

    “我们家可卿这是长大了吗?”他打趣道。

    “爷爷。”宋可卿满面羞红的跺了跺脚。

    “哈哈,你不用担心那小子,他可不是好欺负的,连你四叔这个二愣子他都不怕,又岂会怕了你二叔和三叔。”宋老大笑说道。

    “爷爷那么看好他?你送他御山别墅,也是抱着要与他交好的心思吧?”宋可卿问道。

    “没错,他还这么年轻,就有了如此医术,再假以时日的话,更是会了不得。”宋老点头说道,“而且,他还是个习武之人!”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他的武功可未必有他的医术这般高超。”宋可卿娇哼一声,目光中燃起了汹汹的战意。

    “有时间我一定要跟他切磋一下!”

    之前听到玄燕会武功的时候,宋可卿的目光就火热了起来,这当然不是因为她对玄燕产生了好感,而是因为她性格好战!

    同为习武之人,宋可卿从来没有服过谁。

    就是因为这种性子,才使得就连宋智见到她,都会战战兢兢的。

    “你不是她的对手。”宋老看着宋可卿的样子,摇头笑了笑,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还没试过,怎么知道?”宋可卿不服气的说道。

    “那便试试吧。”宋老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御山别墅依山傍水,是近两年新兴建起的别墅区,在山脚下,有一排排的独栋别墅耸立,这里的住户非富即贵。

    而在这些独栋别墅的上方,半山腰上,还有一栋更大更豪华的别墅,被称作是御山一号。

    宋老所送给玄燕的,正是这栋御山一号!

    玄燕一眼就看出了这栋别墅的不俗,其环山抱水,能够俯瞰到大半个金城市,有资格拥有这栋别墅里面的人,必定在金城市有着无上的权威。

    “宋老,看来便是金城市最具权威的那个人了。”玄燕暗暗想道。

    “燕医生,我们到了。”刘全礼貌的说道。

    “多谢刘大哥。”玄燕从车里出来,看着眼前的别墅,表情依旧淡然。

    刘全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玄燕这么年轻,在看到这间别墅的时候,居然还可以保持他古井无波的心态,这份修养委实不易。

    “是我该谢谢燕医生,宋老的身体总算有望了。”刘全说道。

    玄燕点了点头,迈步向前走去。

    “燕医生,在金城市若是有什么事的话,刘全但凭吩咐。”刘全突然恭敬的说道。

    玄燕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说道:“好,一定会有事麻烦到刘大哥的。”

    “不麻烦不麻烦。”刘全连忙摆手,“那燕医生好好休息,我三天后再来接你。”

    “嗯。”玄燕点头,进入了别墅之中。

    别墅内,更显奢华,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因为当时的开发商早就有把这间别墅送给宋老的打算,所以别墅内的装修与家具都是宋老所喜爱的中式风格。

    玄燕身为中医,受家里老爷子的熏陶,也对中式风格情有独钟。

    他四处看了看,找了间向阳的屋子,拿出背包里的医书,认真的研读了起来。

    今天为宋老治病,让玄燕隐隐感觉到了一丝突破到中医下一个境界的契机。

    中医的第三个境界,名为妙手回春。

    这里的妙手回春可不单单是指医生的医术高超,达到此境之人是真的有回春之术,即便一个人死了,他们也有救活过来的可能!

    玄燕在寒暑不侵的境界中已经停留了两年之久,按照老爷子所说,能够达到寒暑不侵已是难得,想要再行突破,达到妙手回春的境地,很多人穷其一生可能都无法做到。

    可玄燕不一样,老爷子曾言,玄燕乃是先祖转世,他天生便对疾病和中医有着异于常人的敏感。

    玄燕此时所研读的也是先祖所留的《针灸甲乙经》,只是他手中的这本经书,跟外面流传的却不一样,其上的内容更加的高深,也更加的晦涩难懂。

    看了一个多小时,玄燕也不过才把手中的经书翻过了一页而已。

    日薄西山,玄燕的肚子突然传出了咕咕的怪叫,玄燕苦笑一声,站了起来,他从孟欣欣家出来,直接就去给宋老治病了,一直到现在,竟是都忘记了吃饭。

    来到楼下的厨房,发现里面却空空如也,这栋别墅毕竟没有住人,虽打扫的一尘不染,却并没有食物储备。

    无奈之下,玄燕只能出门吃饭。

    在别墅区的门口,随便找了小店填饱了肚子,玄燕默默地往回走,他脑子里所想的全是关于医术以及针法的问题。

    一下午的研读,让他的内心之中越发的肯定,等到治好宋老之日,便是自己突破到妙手回春的境界之时。

    到那时候,再去给宋智治疗的话,估计也就只需要一次行针而已。

    正想着,玄燕突然听到了一声痛呼。

    他抬眼望去,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位少女捂着自己的小腹蹲在了地上。

    玄燕眉头一蹙,走到了少女的身边。

    少女脸色苍白,冷汗涔涔,看样子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你怎么样?”玄燕问道。

    少女抬头,见一个清秀的少年站在自己面前,不禁羞红了俏脸。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