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9章 再比一次-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99章 再比一次

    说到底,还是孙老根本就不在乎孙明月是否能够成为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之一,他也根本不会在乎孙明月在这次比试当中的输赢。

    赢了又如何,难道赢了就能证明孙明月很强了吗?

    可别忘了,中华医馆之中,比她更强的,还大有人在。

    而输了又能如何,不经历风雨如何见彩虹,一时的成败并不能决定人的一生,若孙明月当真输了,那就继续努力便是了。

    孙老都不会在乎孙明月是输是赢,他,又岂会跟孙明月一起联合起来作弊?

    不过,既然皇甫飞提出了质疑,孙老也不是那种以大欺小之人,不管他身份地位如何,质疑声是肯定会存在的,那便唯有打破这种质疑!

    皇甫飞不是不服嘛,好啊,那就换一个人来出题,再让他比试第二次好了,一次不服,就比第二次,第二次还不服,那便比第三次,总会有让他心服口服的那一天。

    这就是为什么孙老会深受中华医馆之中长辈们的敬重,因为他从不仗势欺人,而是以德服人!

    “都不用再劝了,我是孙明月的爷爷,理应避嫌,皇甫飞想要再比一次,那便由他。”孙老不见丝毫气恼的说道,说完,他看向了皇甫飞,问道:“皇甫飞,这一次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可以任意指定中华医馆的长辈们来出题。”

    “孙老说的,可是真的?”皇甫飞闻言,得意的笑了起来,他就知道,只要他表现出那么一点点的怀疑,孙老一定会由他所愿,让他再与孙明月重新比试一次。

    “当然是真的。”孙老点头说着,看向孙明月问道:“明月,你应该没有意见吧?”

    “我都听爷爷的。”孙明月淡淡的说道,她看向皇甫飞的眼神之中满是冷意。

    觉得自己不如他,也就罢了,他居然还敢质疑爷爷,真是不知死活!

    那我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好了,看你皇甫飞还有什么话好说,看你皇甫飞还有何颜面继续参加这场针道比试!

    孙明月正想着的时候,玄燕从其身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孙明月转头,就见玄燕淡淡的说道:“不用放在心上,如此输不起之人,根本就不配做你的对手。”

    “所以,这就是你不出手的原因吗?”孙明月反问说道。

    玄燕淡淡的笑了笑,他之所以出声安慰,主要是怕孙明月会因此记恨上皇甫飞。

    孙明月可也杀过中华医馆弟子,她的性格,虽看似乖巧温顺,可实际上却嫉恶如仇,皇甫飞若是再胡搅蛮缠下去的话,难保孙明月不会对他产生杀心。

    虽说皇甫飞乃是中华医馆之中的十大天才之一,他的医道修为也比孙明月更高,可二人若是动手,比拼武道的话,玄燕却是知道,皇甫飞一定会是最后的输家!

    孙明月可不仅仅只是精通武道,她对道法还颇有研究,皇甫飞根本就不可能是她的对手。

    玄燕倒是并不会在乎皇甫飞的死活,可皇甫飞却绝对不能被孙明月所杀!

    因为皇甫飞的经脉,乃是玄燕恢复如常的希望,而一个死人的经脉,是没有办法为他所用的。

    玄燕和孙明月说话的功夫,皇甫飞已经挑选出了一位中华医馆的长辈来进行出题。

    这位中华医馆的长辈,非是豫省皇甫家之人,可他却跟豫省皇甫家交好,皇甫飞觉得,他理应会稍稍的帮助自己一些。

    不得不说,皇甫飞实在是太瞧得起他自己了,这位中华医馆的长辈虽与豫省皇甫家交好,可皇甫飞之前对孙老的质疑,却是让这位中华医馆的长辈对皇甫飞充满了不喜。

    他不给皇甫飞使绊子,就已经很不错了,还帮他?做梦!

    “我有一题,乃是一人身患痢疾,吃了很多药都没能治好,却又因为此痢疾之症,导致了耳聋和眼瞎,若是此人在你二人面前的话,你二人会如何施针?”这位中华医馆的长辈终归还是保持了一个公平公正的形象,他出的这道题,可谓是不偏不倚,而且难度也刚刚好。

    其难度要比孙老之题稍微小了一些,可却又比其他的那些长辈们的试题稍微难了一些,哪怕运用“对症下针”之法,也不是那般好解的。

    知道玄燕此时仍旧不会开口,皇甫飞也没再指望他,而是自己默默的思考了起来,在思考的同时,他还看向孙明月,并冲她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

    孙明月压根就没搭理皇甫飞,她凝神思考着,突然心中一动,七根银针出现在了她的手心之上。

    可就在孙明月想要把银针射出的时候,玄燕却是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的手臂。

    孙明月不解的转头,再次看向了玄燕。

    “小心陷阱,可致人患病的,并非只有自然因素。”玄燕淡淡的轻声说道。

    “非是自然因素,你的意思是——巫蛊毒?”孙明月蓦然瞪大了她的眼睛,在玄燕提醒之前,她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

    而更令她想不到的,则是这位中华医馆的长辈所出之题,虽看似不如他爷爷出的题难,可实际上,此题之中却是隐藏着很深的陷阱。

    孙明月又重新凝神思考了起来,随后她收回了两根银针,让手中的银针数量变成了五根。

    而就在这时,皇甫飞已经一脸自信的出手了,他所施展的银针数量,赫然仍是极数!

    “哼,这就不会了?之前果然是在作弊,我就说,你孙明月在针道方面,岂能与我相比?”皇甫飞一脸冷笑的看着自己所射出的银针成功刺入到了人偶之内。

    直到这时,孙明月手中的银针才堪堪射出,这一次她所施展的,还是基础针法!

    伴随着银针入体,皇甫飞的冷笑之声也恰在此时传到了耳边,“孙明月,你晚了大概有三秒钟,所以,你输了。”

    孙明月秀眉微蹙,她自觉出手的速度已经很快了,没想到还是慢了皇甫飞一步吗?

    “承让了,但我之前却绝对没有——”孙明月心怀坦荡的说道,她正要说自己之前没有作弊,可那位出题的中华医馆长辈却是径直打断了她,他鄙视的看了皇甫飞一眼,才宣布说道:“本题胜者,孙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