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7章 失望-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97章 失望

    皇甫飞他,根本就没有打算自己亲自去思考孙老所出的试题,他是想等玄燕开口,随后再以玄燕之言,来进行施针!

    皇甫飞有信心,哪怕是跟孙明月同时施展基础针法,针道修为更高一筹的他,也能够更快的把银针射入人偶的身体之内。

    这,便是皇甫飞所想出来的制胜之法!

    只可惜,这一次的玄燕,却是迟迟都没有开口,他神色淡淡的,看不出丝毫的喜怒,也看不出有丝毫想要开口的迹象。

    而与此同时,孙明月已经展开了她的诊断治疗,孙老所说的病患的症状在她的脑海之中盘旋,她闭上眼睛,好一会功夫之后,才勉强的看到了此症的病根。

    “此题也不难,同样可以用基础针法来治疗,不过却是需要两种基础针法来进行配合!”孙明月想着,猛然睁开了她的眼睛,她甩手便是六根银针射出——

    见玄燕都还没有开口,孙明月就已经开始了施针,皇甫飞一脸懵逼。

    什么鬼?

    玄燕为什么不开口,难道是他之前,就已经把解题之法告诉了孙明月?

    这不应该呀,就算是孙明月是孙老的亲孙女,就算玄燕跟孙老的关系极好,孙老也不应该帮着玄燕作弊才是。

    玄燕根本就不可能提前知道孙老所出的试题,他更加不可能提前就想出解题之法!

    在玄燕没有开口的那半分多钟时间里,皇甫飞心中还在不断的冷笑,他还以为,玄燕这是被孙老的这道试题给难住了。

    皇甫飞也已经做好了第二手的打算,那就是如果再过半分钟,玄燕还“想不出”解题之法的话,那他,便继续使用“对症下针”之法来解题。

    如此,虽不可能直接战而胜之,但最起码还是能够保证一场平局。

    可就在皇甫飞刚刚这般想着的时候,他赫然发现孙明月已经出手了!

    皇甫飞难以置信的瞪大着他的眼睛,俊朗的脸上明显的闪过了一丝慌乱。

    “坏了,被皇甫燕阴了!”皇甫飞突然反应了过来,他学着孙明月的样子,也瞬间施展出了六根银针。

    “他们,定是也想用‘对症下针’之法,那就要看一看,谁的银针更快了!”皇甫飞迅速回过神来,他正要把手中的六根银针射出,却突然又意识到,如果是“对症下针”的话,六根银针远远不够,至少也需要极数之针才行!

    眼神中带着一丝很深的疑惑,皇甫飞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自己的判断,他攸然又增加了三根银针,控制着总共九根银针一同射出。

    在皇甫飞出手的同时,孙明月已经施展出了她思考出来的第二种基础针法。

    又是七根银针从他的手中射出,直刺人偶身上的七处大穴!

    嗤的一声,孙明月后射出的七根银针,与皇甫飞的九根银针,几乎是同一时间射入了人偶的身体之上。

    听到银针的入肉声,只传来了一声,皇甫飞恨恨的看了玄燕一眼,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还好——还好没有太晚,否则的话,他怕是要输掉这一题了——

    不过,此题也未必就会是一场平局,因为玄燕没有开口,而孙明月所射出的银针数量,又一点都不符合“对症下针”之法,说不定孙明月的解题之法就是错误的。

    若当真如此的话,他皇甫飞倒也算是为他们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们扳回了一句。

    就在皇甫飞暗自庆幸的时候,孙老已经看过两具人偶之后,大声开口了,他说道:“此局胜者——孙明月!”

    “什么!?”皇甫飞闻言大惊,他还以为就算孙明月的解题之法正确,他和孙明月之间,也不过就是一场平局,可却是没有想到,孙老竟直接宣布是孙明月赢得了这一题!

    “这不可能——”皇甫飞猛然抬头看向了孙老,他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孙老,我在时间上面,明明并不输于孙明月,可凭什么,却是我输了?”

    “时间上面,你倒是做到的足够好,可你没有听好题,我这题目之中,有一个条件是身受风寒。”孙老不急不缓的看着皇甫飞说道,“你真要‘对症下针’的话,也应该有火针之法,可你却未曾使用,你之针法,可缓解此症,却没有办法,彻底的治疗此症!”

    “这——”皇甫飞蓦然惊醒,在孙老的题目之中,的确是有“身受风寒”这样的一个条件,可他,竟是给忽略掉了。

    “皇甫飞,你输的不冤,因为你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为病人治疗上面,你只顾争强好胜,只顾着去想如何才能击败我们,却未曾想过真正的治病之法。”孙明月也许是跟玄燕走的近了之后耳濡目染,竟也学着玄燕的样子,淡淡的说道。

    “唉,此次针道比试,旨在切磋。”孙老看着皇甫飞,不由的叹了口气,说道:“而我们要切磋的,其实并非针道本身,而是切磋如何用针道治病救人。”

    “若是只在乎针道本身的话,那我们还何必切磋了?只需看针道修为高低便是,皇甫飞,你着了相了。”孙老颇为惋惜的说道。

    他不是在为皇甫飞输掉了这一题而感到惋惜,而是为皇甫飞这个人,还有李杰逸孙恩尺等中华医馆十大天才感到惋惜。

    他们,本是中华医馆年轻一辈之中最出色的十人,除玄燕之外,没有年轻人能够比他们的医道修为更高。

    可医道修为再高又能如何呢?

    学习医道的根本便在于治病救人,若是只用来争强好胜,只用来耀武扬威,那还不如干脆没有这般高深的医道修为了。

    也许是有玄燕珠玉在前的原因,反正孙老眼下再看李杰逸孙恩尺还有皇甫飞等人,是百般的不顺眼。

    孙老是真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好骄傲的,只是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而已,在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他们也仅仅只是天才。

    可也许,就是“天才”这两个字,毁掉了李杰逸皇甫飞孙恩尺等人,这让他们目空一切,让他们忘记了学医的根本目的。

    “看来,也是时候,重新择取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了,选出十大天才,本是为了作为中华医馆众弟子的榜样,可李杰逸皇甫飞等人,却显然做不到这一点。”孙老心中对于皇甫飞李杰逸还有孙恩尺等人充满了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