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6章 另外的打算-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96章 另外的打算

    接连平手的结果,让李杰逸皇甫飞等人都是有些难以接受。

    他们可是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而他们的对手们,则是从来没有被他们给放在眼里过。

    一群他们都不曾放在眼里的人,竟是能够与他们战成平手!

    再这般下去的话,李杰逸皇甫飞等人,还有何面目再自称是中华医馆十大天才!

    沉不住气的皇甫飞,终于决定出手了……

    就由他,来解决这场“势均力敌”的针道比试!

    眼看着皇甫飞决定亲自出手,玄燕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说道:“孙明月,你来!”

    “啊?”孙明月愣了一下,怎么会是她来?

    之前玄燕所派出的不都是李杰逸皇甫飞等人的最大敌对者吗?

    皇甫飞的最大敌对者,应该莫过于皇甫新,可玄燕却偏偏在此时示意由孙明月出手!

    “皇甫燕——”皇甫新忍不住的叫了一声玄燕,他可是早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好不容易等来了皇甫飞出手,结果玄燕竟是根本没有喊出他的名字。

    “你还不是他的对手,放心,你赢的时候,还在后面了。”玄燕淡淡的安抚皇甫新说道。

    “我——有你相助,我相信我应该不会属于他!”皇甫新不服气的说道,他最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不是皇甫飞的对手,他皇甫新哪里比皇甫飞差了?如果不是从小的修炼资源不如皇甫飞多的话,名列中华医馆十大天才的就应该是他皇甫新!

    皇甫新不服归不服,可他的医道修为,尤其是针道修为,却的确是逊色于皇甫飞一筹……

    玄燕没有答话,而只是微蹙着眉头淡淡的看了皇甫新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玄燕的恐怖之处,皇甫新尽管很想与皇甫飞较量,可最终还是偃旗息鼓。

    在皇甫新想要主动请战的时候,李杰逸皇甫飞等人也都纷纷疑惑。

    他们也以为玄燕会派出皇甫新来与皇甫飞对决了,结果却是没有想到,玄燕竟是在此时派出了孙明月。

    “我这位明月堂妹,修为并不逊色于我太多,不过只论针道修为的话,她却怕是不如你的。”眼见孙明月准备出手,孙恩尺对皇甫飞说道。

    “她的修为如何,有什么关系呢?你不会以为,凭借着这么一群废物,真的能跟我们战成平手吧?对面最棘手的敌人,可是皇甫燕!”李杰逸泼冷水说道,眼下他根本就不在乎对面那群人的医道修为,反正有玄燕在,这群人也只需要根据玄燕的吩咐去施展一些基础针法就够了。

    而这些基础针法,随便一位中华医馆的贤医都会施展,这也就是说,对面是皇甫新出手还是孙明月出手,都根本没有任何的关系,哪怕是眼下坐在台下的其他中华医馆贤医弟子出手,在玄燕的帮助之下,他们也依旧能够与李杰逸皇甫飞等人战成平手!

    “话虽如此,可孙明月的话,执行力却要比皇甫新更强一些,她的基础针法,也能够施展的更快!”孙恩尺还是说道。

    “我心里有数。”皇甫飞冷笑一声,不以为然,孙明月针道修为毕竟不如自己,她执行力再强,还能够强过自己不成?她施针的速度再快,还能够快过自己不成?

    带着极为强大的自信,皇甫飞死死的盯着玄燕,径直站了出来。

    玄燕看着他,心里暗笑,他走到孙明月的身边,轻声问道:“你之前一直都在思考,现在应该有所感悟了吧?”

    孙明月有些意外的看了玄燕一眼,她没有想到,在如此激烈对决的情况下,玄燕竟还有心思随时的关注着她。

    玄燕说的没错,在之前几次对决的时候,孙明月的确是一直都在思考感悟。

    中华医馆的长辈们所出试题,都是一些可以用基础针法来解决的问题,可为什么,除玄燕之外,其他人就想不到这等基础针法呢?为什么就连李杰逸等人,也只能使用“对症下针”的方法来解决这些问题呢?

    归根结底,还是玄燕的医道修为更高一筹的缘故。

    可其中,却也并非无迹可寻,孙明月通过之前的思考感悟,好似是已经感觉到自己的针道修为已经进入到了另外的一种境界。

    这种境界很难说得清道的明,不过在这等境界的帮助之下,上一题的时候,孙明月也同样想出了可以解决问题的基础针法,只是她所花费的时间,却是比玄燕长了不少……

    “这一题,由你自己来解决,我们,堂堂正正的,战胜他们。”不等孙明月回答,玄燕就淡淡的在孙明月的耳边说道,他的气息呼在孙明月的耳朵上,让孙明月的俏脸微微有些羞红。

    “我——”孙明月很想问玄燕她究竟行不行,可玄燕此时却已经转身,朝着中华医馆长辈们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迎着玄燕的目光,孙启明孙老起身走到了台前,他说道:“这一题,就由我来出吧。”

    “假若你们身前的人偶都患上了周痹之症,患症之前曾受风寒,导致他们手脚冰冷,左上肢和右下肢,皆是没有任何的知觉,该当如何施针医治?”孙老说完,声音洪亮的问道。

    “周痹之症?”参与这场针道比试的众人皆是不禁微微蹙眉。

    孙老此题,可比之前那几位中华医馆的长辈们所出的试题难多了,哪怕是李杰逸皇甫飞等人再用“对症下针”的方法来进行医治,怕是也要多费一番功夫。

    可这一次,皇甫飞明显不打算再用“对症下针”的方法,他,也想如玄燕一般,直接看透此症的病根,然后利用简单的基础针法来进行施针医治。

    然而皇甫飞此时,却好似并没有在进行思考,他反而是眼神死死的盯着玄燕,好似是不愿意放过玄燕的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他在等——

    等玄燕开口!

    皇甫飞的挺身而出,还让人以为他真的有本事如玄燕一般,用基础针法来解题了,可实际上,皇甫飞却是有着一番另外的打算,有着一番不足与外人道之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