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非法行医-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9章 非法行医

    老人的病很麻烦,数病相加,已经让他的身体机能退化到了很严重的地步。

    玄燕眉头微蹙,一边听脉,一边思考着解决的对策。

    “很严重吧?”老人出声问道,没有了黄老在场,他的声音明显虚弱了不少,也不强撑着非要大声说话了。

    “老人家的家族中有遗传病史吗?”玄燕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

    像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这些病都是可以遗传的,如果老人的病是遗传所致,那即便是玄燕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

    老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番,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是没有。”

    “那老人家的病就是积劳所致了。”玄燕点头,说道,“老人家年轻的时候,一定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哪怕是退休了,也没有把身体健康放在心上过。”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老人的脸色有些黯然,玄燕说的很对,他的确是从未在意过自己的身体,即便是身体不舒服了,也大都是强撑着,这才导致眼下,病来如山倒。

    “你干脆点告诉我,能不能救活吧?”老人很直接的问道。

    “能!”玄燕肯定的点头。

    “不过——”玄燕犹豫了一下,又说道:“不过不是我救你,而是要你自己救自己。”

    “怎么说?”老人疑惑的问道。

    “我只能从旁辅助,让老人家有力气可用,剩下的,就要靠老人家自己了。”玄燕淡淡的说道。

    “具体要如何做?”老人又问道。

    玄燕看着老人,心中沉吟,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位老人应该跟孟欣欣家有着莫大的关系,他的眉眼处与孟欣欣以及孟欣欣的母亲极为相像。

    “我可以传你一套五禽戏,只要勤加练习,就能够恢复你体内的生机。”玄燕想了一会,才说道。

    “五禽戏?神医华佗所创的五禽戏?”老人显然是听说过“五禽戏”的大名,不过他却是有些怀疑。

    据他所知,五禽戏只是一种古老的健身之法,现在有很多健身之法都比五禽戏的效果要好,连这些先进的健身之法都不能治病,五禽戏又如何能够治得了他的病呢?

    “我传你的五禽戏,会略有不同。”似是看出了老人的怀疑,玄燕淡淡的说道。

    “略有不同?”老人疑惑的看着他,如果玄燕传授的五禽戏真有能治愈他的效果,那就绝对不仅仅是“略有不同”那么简单。

    “我现在几乎不能动,想练那个五禽戏也练不了啊。”老人靠在床上,无奈而又失落的说道。

    “我可以帮你。”玄燕淡然的拿出银针,摆在了床前。

    “针灸之术——”老人咧嘴笑了起来,“若是可以的话,我倒也真想练练你的五禽戏。”

    他现在的心态完全就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玄燕说的那么有信心,那便试试也无妨。

    “那我就给老人家用针吧。”

    玄燕说着,拿起银针来,准备给老人施针,可就在这时,突然有一位医生走进了病房之中。

    “你是谁?你在做什么?”这位医生见玄燕手拿银针,要给老人施针,当即呵斥了起来。

    玄燕转头看去,就见这位医生还是一位熟人。

    何俊!正是那位曾经被宋智请去给宋家老爷子看病的何医生!

    “是你?”玄燕认出何俊的时候,何俊也认出了玄燕,他不爽的质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何医生,他是来帮我看病的。”玄燕还未答话,病床上的老人就对何医生解释道。

    “看病?就凭他?”何俊不屑的冷哼一声,看向了病床上的老人:“贺老,我们这里是医院,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跟我讲就是了,怎么能随便找个人来,冒然求医呢?”

    “他是不是医生都要两说,这要万一耽误了贺老的病情,责任是由他来负,还是由我们医院来负啊?”

    何俊连带着对贺老也有些不爽了,自己作为他的主治医生,他不全身心的信任自己,居然还要找其他的医生来看病,而这个医生还偏偏是跟他有过仇怨的玄燕!

    玄燕抢走了宋老这个病人也就罢了,现在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医院里给人治病,若是不给他点教训的话,真对不起他何医生的身份!

    何俊目光急闪,在想着怎么给玄燕点厉害瞧瞧。

    “我是医生,你应该知道的。”玄燕见何俊怀疑自己,淡然说道。

    “你是不是医生,我怎么会知道?”何俊不屑的冷哼一声。

    “我治好了宋老,这还算不得医生吗?”玄燕反问道。

    玄燕不提宋老还好,一提起来,何俊更来气了。

    “治好了一个病人就能说自己是医生了吗,那医生还不满天下都是?”何俊不爽的说道。

    玄燕眉头微蹙,问道:“那要如何才能证明我是医生?”

    “很简单,医师资格证!”何俊傲然说道。

    “医师资格证?”玄燕嘀咕一声,在想自己有没有这个东西。

    看着玄燕为难的样子,何俊眉毛一挑,厉声说道:“没有医师资格证,你就是非法行医,可是要负刑事责任的!”

    “小友,你不会没有医师资格证吧?”贺老也是问道,他做人一向严谨,刚正不阿,如果玄燕真的是非法行医的话,那他就该考虑一下,是不是还要玄燕为他治病了。

    “好像没有,我没见过什么医师资格证。”玄燕摇了摇头说道,他绞尽了脑汁,也没在自己的记忆中发现医师资格证的痕迹,不光他没有,就是他家老爷子,也一样没有。

    “没有?”何俊眼前一亮,玄燕没有医师资格证,那这事就好办了,他现在就可以找人来抓他。

    另外,玄燕没有行医资格,那是不是代表着他也没办法给宋老治病了呢?那宋老这个病人,他何俊岂不是还可以抢回来?

    想到这里,何俊心中有些激动:真是天助我也,早知道玄燕连医师资格证都没有,那在宋老的面前,就应该无情的揭穿他!

    就在何俊想着要让玄燕为了他的非法行医付出代价的时候,玄燕却是从他的书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小本本。

    “医师资格证,我是没有,不过却有一本证书,不知道有没有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