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6章 暗暗较劲-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86章 暗暗较劲

    皇甫飞眼见如此,脸色越发难看了,之前还令他感到极为得意之事,眼下再想来,竟是觉得有些糟心。

    见有不少中华医馆的弟子在玄燕的带领下,也主动开始为人治病,孙老等中华医馆的长辈们皆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很赞同玄燕之言。

    学医的目的是什么?

    还不是为了治病救人嘛。

    可有的中华医馆弟子,在凡医之时,尚且懂得这个道理,可医道修为突破到了贤医之境之后,他们就开始忘本了。

    孙老等人的反应,在其他中华医馆弟子们的眼中无异于是一种鞭策,即便他们并不想出手,可此刻却也不得不出手了,否则的话,会在孙老等中华医馆长辈们的心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

    眼睁睁的看着原本把他们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的中华医馆弟子纷纷开始出手,李杰逸孙恩尺等中华医馆的十大天才们也只能无奈出手。

    同时,他们的心里也在暗暗吐槽。

    这些人自然不是在怪乎玄燕,而是在吐槽豫省皇甫家的做法。

    你说你们豫省皇甫家,总共就那么多人手,偏偏还聚集了那么多的病患,这怎么可能治的过来嘛。

    最终也只能把他们这些人给变成是豫省皇甫家的苦力了。

    安排好了豫省皇甫家的弟子们,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回到了孙老等人的身边。

    “诸位同道,怠慢了,来的人有点多,实在是近几年我们豫省皇甫家发展迅速,令不少人都是慕名而来。”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告罪一声,眼神之中不无得意之色的说道。

    孙老等人都没有说话,他们自然知道豫省皇甫家这是在炫耀,而且,就是炫耀给他们这些人看的!

    “山下吵闹,诸位同道还请山上用茶。”豫省皇甫家大爷爷见没人搭理他,悻悻的闭上了嘴巴,随即他邀请说道。

    “你不用去帮忙吗?”孙老忍不住的问了一声。

    “都不是多重的病症,由我们豫省皇甫家的弟子们出手,已然足以。”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傲然说道。

    “可这么多人,单凭你们豫省皇甫家的弟子,却是治不完。”孙老面无表情的看着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

    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还以为孙老是在恭维他了,他哈哈一笑,说道:“那也是没办法,我们豫省皇甫家深得病人们的信任嘛。”

    “可你们——却当不起他们的信任。”见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在嘚瑟,孙老不咸不淡的说着,也迈开脚步,走向了人群。

    连玄燕等中华医馆的小辈弟子们都心怀仁心,他们这些真医长辈们,又如何能够不以身作则呢?

    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被孙老说的云里雾里,不太明白孙老是个什么意思。

    见孙老等人都开始亲自为人诊断治病,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还不屑的撇了撇嘴,随后,他便没有半点悔悟的,一个人回到了山上。

    他身为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身份尊贵,才不会亲自去给这些普通的病人治病了,他豫省皇甫家大爷爷的病人,至少也得是非富即贵!

    人群之中,皇甫飞一边为人诊断医治,一边时时刻刻的关注着玄燕。

    玄燕之言,并没有让他产生丝毫的羞愧,所有的,仅仅是无言以对的记恨。

    他并不明白玄燕话语中的道理,他只当做是玄燕伶牙俐齿,把他皇甫飞给说的哑口无言。

    尽管玄燕并没有同意要跟皇甫飞比一比谁救治的人更多,可皇甫飞却是暗暗较劲。

    起初,他诊断救治病人的速度,可以说是远超玄燕!

    因为他是在用药道救人,也就是只需诊断出病人所患的病症,然后对症下药而已。

    他们豫省皇甫家只负责诊断,并开出药方,却并不负责给这些病人们抓草药。

    病人拿到药方,便可以离去了。

    而玄燕那边,则是在用针道救人,施针的速度自然是没有办法与开药方相比。

    是以,皇甫飞的速度才能更快一些,可他,也只是开出了药方而已,而玄燕,却是几乎当场就治好了病人的病患!

    渐渐的,玄燕当场治好病患的效果在云台山的山门处便传开了,与拿到一副药方便离开相比,这些不远千里而来的病人们,当然希望自己的病患能够立马就好起来。

    他们来到云台山,是不是为了求药的,而是为了治病的。

    随着此事的传开,越来越多的病人围聚在了玄燕这边。

    玄燕眼见着病人增多,照这个速度治疗下去的话,更不可能把在场之人全部治好,玄燕不由得便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这些病人所患病症,在凡医看来,乃是疑难杂症,难以医治,可对于贤医乃至是真医而言,却只是区区小病而已,用不着花费太多的心思,便能治好。

    玄燕于是一心多用,开始在同一时间为多名病人医治,凭借着他医者仁心之境的针道修为,即便一心多用,玄燕也依旧应对自如。

    如此,只是片刻的功夫,玄燕治病救人的速度便赶超了皇甫飞。

    而且,还超出了很多!

    就算是孙老等中华医馆的长辈们,其治疗起这些普通人来的速度,也是远远的及不上玄燕!

    皇甫飞眼见如此,也学着去一心多用,用针道来为这些病人们治疗,可一来,皇甫飞的针道修为不如玄燕高深,二来,皇甫飞为人治病的经验,也是逊色于玄燕许多。

    玄燕可是从小就在帮人治病了,而皇甫飞生在豫省皇甫家,从小便性格高傲,他的大多数时间,都用在了学习感悟之上,实践的机会却是不多。

    二人之间,高下立判!

    玄燕的一心多用,可以同时为九个人诊断治疗,而皇甫飞仅仅是尝试三人,都会出现非常明显的错误。

    在第三次出现了治疗上的错误之后,皇甫飞被豫省皇甫家的三爷爷喝止了。

    这些病人们是来豫省皇甫家治病的,可不是来受罪的,也不是来加重自己的病情的,皇甫飞如此做法,简直是在丢他们豫省皇甫家的脸面!

    被喝止之后的皇甫飞,眼看着他与玄燕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最终大手一挥,撂了摊子,他跟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一样,回山上喝茶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