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6章 众人声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76章 众人声讨

    见九根银针朝着自己疾射而来,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一眼就认出了玄燕所施展的乃是跟他一模一样的九绝针法!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恐,他本能的就想要躲开,可他,却是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了——

    身周的天地自然之力对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形成了一个极为强烈的挤压,令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别说躲开玄燕的银针了,就连简单的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那等感觉,就好似是玄燕当初吃了超脱丹一般,一动都不能动,甚至于这些天地自然之力所发挥出来的挤压之力,还犹有胜之!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可也是超脱之境的武道高手,能够让他都一动不能动的,自然不会是玄燕,也不会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

    对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出手的,是现场除豫省皇甫家族人以及豫省皇甫家门生之外的,其他几乎所有超脱之境的高手!

    就连金家大伯三人,也都在暗中出手了。

    他们此举,并非是刻意针对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而是想要看一看,之前豫省皇甫家二爷爷所施展的,到底是不是让超脱之境高手都束手无策的九绝针法!

    “二爷爷,得罪了。”玄燕好似是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他淡淡的一笑,已经控制着九根银针分别朝着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身体内刺入了进去。

    银针入体,豫省皇甫家二爷爷脸色剧变,他双眼通红的盯着玄燕,状若癫狂!

    若非是有在场的许多超脱之境的高手一同出手压制住了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话,豫省二爷爷此刻怕是会真的忍不住对玄燕出手。

    尽管,在他看来,玄燕还只是一个先天境界的武道小辈,可能都扛不住自己的随意一击,可在九绝针法的巨大威胁面前,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然而,这也只是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痴人妄想而已——

    银针入体之后,暗中出手压制了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超脱之境高手们,纷纷的收回了他们的真气。

    嗤——

    耳边好像传来了如气球放气一般的声音。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容颜肉眼可见的变得苍老了起来,尽管他本就已经年龄很大了,可在超脱之境的武道修为之下,在医者仁心境界的医道修为之下,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却也可以称得上的鹤发童颜。

    除了头发之外,原本的豫省皇甫家二爷爷根本看不出一丁点的苍老。

    可眼下,他的脸上却是出现了许许多多的皱纹,还有色素沉积之后的老年斑。

    不仅容颜变得苍老了,豫省皇甫家二爷爷最明显的表现,还有他精气神的丧失。

    不消片刻,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就变得如同半只脚埋进了土里一般,整个人的身上都弥漫着沉沉的暮气。

    “这——”

    “真的是九绝针法?”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身为中华医馆德高望重的前辈,怎么会修炼九绝针法的?”

    “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

    “难道他就不知道,天下武者,无不忌惮九绝针法吗?”

    “学会了九绝针法,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就是全天下超脱之境武道高手的公敌!”

    不用玄燕再进行过多的解释,众人就已经看出来,豫省皇甫家二爷爷此刻的模样,俨然就是已经中了九绝针法!

    听着众人的讨论之声,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脸色一片昏暗,他打死也没有想到,玄燕居然也会九绝针法,而且还把九绝针法施展在了自己的身上。

    “玄燕,你——找死!”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心中的愤恨已经不能用恼羞成怒来形容了,他看向玄燕的目光,凶狠的就好似是要喝其血食其肉。

    玄燕淡淡的与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对视,他清秀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惊慌失措。

    “我要你去死!”看着玄燕这副淡然的就好像刚刚出手的不是他一般的模样,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心中更是来气,他怒喝一声,人已经步履阑珊的朝着玄燕冲了过来。

    “住手!”就在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即将冲到玄燕身前的时候,孙老断喝一声,起身走到了玄燕身前,隐隐的把玄燕给护在了身后。

    “皇甫煜,我看你还是先解释一下,为什么要把三绝针法给修炼到九绝之境吧?”孙老挡在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身前,脸色不善的问道。

    皇甫煜,便是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本名,只是一般时候,很少有人会这般称呼他。

    孙老直呼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姓名,足以见得此刻他的心中是多么的不忿。

    九绝针法,虽并未被归为邪法,可其危害却是极大。

    仅仅一个针道修为乃是妙手回春之境的贤医,就能够凭借着九绝针法伤及,乃至是控制住超脱之境的高手,这对于超脱之境的武道高手来说,是莫大的威胁!

    中华医馆各大医道世家之间都有着一种潜在的默契,那就是不准有人把三绝针法给修炼到九绝的地步,最多修炼到五绝,再继续往上修炼的话,便违背了各大家族之间的共识。

    而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却是悄悄的练成了九绝针法,要说他没有任何目的的话,在场众人之中,怕是没有一人会愿意相信。

    “皇甫真医,你已经是受人尊敬的真医了,何必要修炼九绝针法呢?”

    “就是啊,我等超脱之境的武者们,一向对皇甫真医你恭敬有加,你为何却还要修炼九绝针法?”

    “皇甫真医,你不会是想打破医道世家与武道世家之间的平衡吧?”

    “想把全天下超脱之境的高手全部收归己用?皇甫真医,你们豫省皇甫家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一些!”不只孙老在质问皇甫煜,其他在场的超脱之境高手们,也纷纷的站了出来。

    “我——”面对众人的质问,皇甫煜眼神怨毒的看了一眼玄燕,随即才解释说道:“我并没有要使用此针法的意思,之所以修炼,完全是因为对于针道的着迷!”

    “胡扯!”

    “一派胡言!”

    “《针灸甲乙经》之中,各类针法千变万化,你为何对其他针法不着迷,却偏偏要着迷于九绝针法?”

    “皇甫煜,说,你修炼九绝针法,到底是何目的!”

    一众超脱之境的高手们对于皇甫煜的解释显然是非常的不满意,他们争相怒喝着,声讨皇甫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