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5章 矢口否认-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75章 矢口否认

    想到九绝针法甚至可以操控超脱之境武道高手的可怕后果,在场众人看向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眼神都变了,尤其是现场的超脱之境高手们,他们看向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目光之中,甚至带起了一丝冰冷与警惕。

    那等神情,根本不似是在看一位中华医馆德高望重的长辈,而更似是在盯着一位邪医。

    注意到众人眼神的变化,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他还想要为难玄燕来着,却没有想到,竟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设想的倒是挺好,若是玄燕回答不上来的话,他便可以借机羞辱玄燕,之后他也不用说出这针法究竟是何针法,只需高深莫测的一笑,让众人尽情去猜就是了。

    可他准备好的后路却是根本没有了用武之地,因为玄燕认出了他所施展的乃是九绝针法!

    而且,在说出“九绝针法”的名字之前,玄燕还质问了一遍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

    正是他的这种引导,才让在场的众人对豫省皇甫家二爷爷产生了诸多的猜忌!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看着玄燕,眼神之中写满了怨毒,他恨恨的咬牙,说道:“玄燕,你休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这——根本就不是什么九绝针法!”

    “哦?不是吗?”玄燕没有半点的忌惮之色,更没有丝毫的恼怒,他淡笑说道,“那要不然二爷爷你试试?”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眼神狠狠一缩,他会施展九绝针法,自然更明白九绝针法的恐怖之处,要他给别人施展九绝针法还行,给自己施展——

    光是想着,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就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倒是想试试,来证明你是错的,只可惜,在场之人当中,没有第二人可以施展出此针法来,而我,也没有办法给自己施针!”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冷笑一声,松了一口气的说道。

    若是玄燕从针道原理上面辩解此针法乃是九绝针法,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他,更不知道该怎么扭曲事实,告诉他人,这根本不是九绝针法。

    可玄燕偏偏让他试试,这就让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有话说了——我也想试针啊,可除我之外,没有人能够施展出此针,哼哼,这下,我看你玄燕还怎么咬定这就是九绝针法!

    “二爷爷你可是我们中华医馆之中德高望重的前辈,岂能以你之躯,亲自试针,在场可试针之人,多了去了,既然你说这不是九绝针法的话,那不如——”玄燕淡淡的一笑,一边讽刺的说着,一边转头看向了皇甫飞所在的方向。

    他继续说道:“不如,就在皇甫飞的身上试针吧。”

    皇甫飞在玄燕看向他的时候,就猜到了玄燕想要说什么,他心中忍不住的破口大骂,这个皇甫燕,还真特么够阴险的,居然想让自己试针?

    尽管他爷爷亲自施展的九绝针法,还能够由他轻松的解除掉,可九绝针法过于狠辣,只是体验这一把,怕是都会给身体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

    除非皇甫飞脑子秀逗了,否则的话,是绝对不会跳出来帮助他爷爷试针的。

    况且,就算他想试,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也绝对不会让他试的,他把三绝针法修炼到九绝针法的地步,可不是为了给自己亲孙子施针的。

    “凭什么让我来试针,是你皇甫燕在狡辩,不相信我爷爷所施展的不是九绝针法,要试针的话,也应该由你来试才对。”皇甫飞可不傻,他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便大喝说道。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闻言眼前一亮,对呀,他怎么没想起来用玄燕试针这一茬呢?

    哼,居然能够认出九绝针法来,还把我置于进退两难之境,今日,我就让你尝尝九绝针法的厉害!

    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心中冷哼,他附和皇甫飞说道:“依我之见,也是你来试针的好,如此,更能让你判断出,这并非九绝针法!”

    在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矢口否认之下,在场众人的眼神都稍稍的缓和了一些,不过他们的神色之中,却是仍有怀疑。

    九绝针法,危害太大,他们甚至比玄燕更急切的想要知道,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究竟是不是修炼了九绝针法。

    “让我试针?”在众人疑惑之间,玄燕摇头淡淡的笑了起来,他说道:“九绝针法啊,我可不敢试。”

    “既然不敢试,那你为何非要污蔑我,说这是九绝针法呢?”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眼神之中隐有笑意,哼,知道不敢试就好,你玄燕最好赶紧认错,说这不是九绝针法,否则的话——哼哼。

    就在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感觉已经拿捏住了玄燕,可以逼的玄燕改口的时候,玄燕却是又一次淡笑了起来,他说道:“与其让我来试针,倒不如二爷爷你亲自试针,由你亲自示范,相信等会你说这不是九绝针法的时候,也能更有说服力一些。”

    “我可以试针,可除我之外,没人能施展出这种针法不是吗?”问题又回到了最初,豫省皇甫家二爷爷摆明了就是一副死鸭子嘴硬的模样。

    九绝针法是他施展出的,在场之人之中,也唯有他一人可以施展,如此以来,还不是他说是什么针法,那就是什么针法?

    玄燕猜对了也没用,除非他肯试针,否则的话,他根本就证明不了他猜得对!

    “是么?”玄燕突然收敛了他脸上淡淡的笑容,转而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色,他看着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开口说道:“如果说,我也会这门针法呢?”

    玄燕说着,已经有九根银针从他的怀中飞了出来!

    这九根银针在半空之中挽出了跟豫省皇甫家二爷爷之前那个复合针法一模一样的花型!

    在众人惊异莫名的注视之下,九根银针骤然一起朝着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急射而去!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眼看着玄燕竟然也施展出了九绝针法,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到了地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