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3章 玄燕何在-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73章 玄燕何在

    吃过午饭,没有经过任何的休息时间,所有来参加这场豫省皇甫家医道大会的中华医馆弟子们就全部又聚集在了大院之中。

    他们还是以李杰逸皇甫飞以及孙恩尺等中华医馆的天才们为中心,把他们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中间。

    此刻的他们,根本已经顾不得对玄燕指指点点了,而是在反复的讨论针道的问题。

    有不懂的,他们还会向李杰逸和皇甫飞提出疑问,李杰逸和皇甫飞二人倒也不藏着掖着,身为中华医馆年轻一辈之中针道修为最高的二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次豫省皇甫家医道大会的气氛,倒是热烈的很。

    中华医馆的弟子们讨论了不短的时间,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也休息了不短的时间。

    直到他的精神差不多恢复到了精神奕奕的状态,他才带领着孙老等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一同出现。

    走到院子的最前方,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目光放在了玄燕的身上,其神色之中的不怀好意越发的明显。

    “今天上午,我们主要讲述了针道的原理,下午时分,我们就重点讲解一下,你们最为关注的针道技术,也就是针法。”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开始了他下半场的医道讲学。

    “提到针法,就不得不提及两种不同的传承,他们的代表之作,分别是我们豫省皇甫家的《针灸甲乙经》以及濒湖李家药神所留的《濒湖针法》。”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极其不要脸的把《针灸甲乙经》说成了是他们豫省皇甫家之物。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玄燕,眼神之中,满是得意与挑衅。

    玄燕似是没有察觉到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目光一般,神色淡然,古井无波——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见玄燕这般模样,心中不禁冷哼一声,随即他继续说道:

    “众所周知,《针灸甲乙经》内的针法奥妙无穷,一旦掌握,便可发挥出无穷的效用,但却是晦涩难懂,极其的难以掌握,其可以算作是玄妙针法。”

    “而《濒湖脉学》之中的针法,则是与其截然不同,濒湖李家针法讲究的是直来直去,简单有效,其可以算作是极简针法。”

    “现如今所存在的针法,大致就这两种。不管是玄妙针法,还是极简针法,其都可以直通针之大道!”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侃侃而谈,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又是说道:“身为豫省皇甫家弟子,我之所学,大都是玄妙针法,对于极简针法,却是涉猎不深,所以我们今日所讲的主题,便是玄妙针法!”

    说着,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从怀里掏出了九根银针。

    他的针道修为,乃是妙手回春之境的巅峰,最多也只能控制九根银针来施展复合针法。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随手把九根银针抛向了半空,他以真气御动九根银针,在半空之中挽出了不同的花型。

    这些花型,便是针之一道的针法!

    在真气的御动之下,这九根银针都发出了璀璨的绿色光芒,他们半空之中挽出的花型煞是好看。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只是小露了一手,便在台下引起了一片惊呼之声。

    就连孙老等人都是暗自点头,惊叹于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对于银针的操控之娴熟。

    “此针所用乃梅花针法——”

    “此针所用乃埋针针法——”

    “此针所用乃火针针法——”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以他所御动的九根银针为例,详细的讲解起了针法之道。

    “现在,有没有人知道,我所施展的这九针,其复合针法乃是什么?”讲解完毕之后,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如一位老师一般问道。

    不少中华医馆的弟子都不禁皱眉思考了起来,就连李杰逸和皇甫飞也不例外,尤其是皇甫飞,他觉得他爷爷所施展的复合针法很是眼熟,可就是无法分辨出到底是何针法来。

    “你们都不知道吗?”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看着众人苦苦思索的神色,缓缓问道。

    “有一个人必定知道——”皇甫家的二爷爷继续说道,说着,他的目光就已经堂而皇之的落在了玄燕的身上。

    “玄燕,何在!”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出声问道。

    他没有如皇甫飞一般称呼玄燕为“皇甫燕”,而是就叫他玄燕,是因为在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心里,唯有豫省皇甫家之人,才配姓族姓,才配姓“皇甫”二字。

    至于甘省皇甫家嘛——皇甫玄这个老疯子的名字都已经倒过来写了,玄燕身为他的孙子,还有何颜面再姓皇甫!

    所以,在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看来,玄燕只是玄燕!

    听到自己爷爷呼喊玄燕的名字,皇甫飞眼前一亮——

    来了,终于来了,他等待了一整天的好戏,终于要开场了!

    此时的他,根本顾不得再去思考他爷爷所施展的是什么复合针法,他的目光同样落在了玄燕的身上,眼神之中噙满冷意。

    其他的人的思索也统统都被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给打断了,他们抬头,一个个饶有兴趣的看向了玄燕。

    在如此多人的注视之下,玄燕却是没有答话,而是眉头微微的蹙了一下,他早就看出了皇甫飞以及他爷爷的不怀好意,只是豫省皇甫家二爷爷发难有些突然,让玄燕未曾提前预料到。

    “你也不知吗?此复合针法在《针灸甲乙经》之中可是有着明确的记载。”

    皇甫家的二爷爷见玄燕不答话,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说道:“其他人不知道也就罢了,他们没有见过《针灸甲乙经》真迹,哪怕皇甫飞眼下得到了《针灸甲乙经》,也不过才翻看了不到半年的时间,可你——”

    “你身怀《针灸甲乙经》十八年,难道就没有用过心,没有好好的感悟过它吗?”

    “你是压根就不在乎先祖皇甫圣医的传承?还是你根本没有修行针道的天赋?”

    “我早就听闻,你在中华医馆之中有废物之名,原以为只是他人诋毁,却没想到你——竟如此的令人失望!”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痛斥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