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针道讲学-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72章 针道讲学

    从玄燕的身上收回记恨的目光,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面向众人,侃侃而谈。

    “针之一道,博大精深,今日讲学,志在与诸位中华医馆的同道们共同讨论针道——”

    “针道属于内病外治之法,早在远古时期,古人就开始有意识地用一些尖利的石块来刺身体的某些部位或人为地刺破身体使之出血,以减轻疼痛。”

    “后伏羲氏尝百草而制九针,从而让针之一道真正趋于成熟。”

    “之后在《黄帝内经》之中,更是有了针之一道系统性的理论与技术。”

    “我豫省皇甫家的先祖皇甫圣医在前人的基础上,对于针之一道进行了完整的总结与归纳,终在针之一道上大成,并借此成为了中华医馆历史上唯一的一位针道圣医!”

    “针之一道,主疏通经络、调和阴阳,扶正祛邪。”

    “疏通经络的作用是可使淤阻的经络通畅而发挥其正常的生理作用,是针道最基本最直接的治疗作用。”

    “调和阴阳的作用则是可使机体从阴阳失衡的状态向平衡状态转化,是针道治疗最终要达到的目的。”

    “至于扶正祛邪,则是可以扶助机体正气及驱除病邪——”

    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由浅入深,娓娓道来。

    他这一说,便是一整个上午的过去,而此时的他,竟是还没有提及到针法的运用。

    针之一道的修为高低,主要便体现在了针法之上。

    普通凡医,只会单一的针法,也就是一根针的针法。

    而进入贤医之境之后,便开始学会运用复合针法,寒暑不侵境界的贤医,最多可修炼至用七根银针来施展出复合针法。

    针道境界突破到妙手回春之境之后,则是最多可以运用九根银针来施展出复合针法。

    别看仅仅只是增加了两根银针,可其所能够施展出来的复合针法以及所能够治疗的病症,却是成倍的提升。

    九,乃是极数,曾经有古人以为妙手回春之境便是针之一道的终点。

    直到神医扁鹊出世,才让针之一道的针法突破九之极数,达到了可以运用十根银针来施展出复合针法的地步。

    其针道境界,自然也就突破了妙手回春之境,晋级到了医者仁心的真医之境。

    医者仁心境界的针道真医,最少也可以施展出九根银针的复合针法,而最多,则是可以运用十八根银针来进行复合针法的治疗!

    至于之后的仁心仁术之境,则是可以同时御动三十六根银针!

    针道修为突破到圣医之后,更是最多可以运用九九八十一根银针来施展出复合针法!

    还有传说之中的神医之境——据说其所能够施展出来的复合针法将会无穷无尽,只是在这个世界上,却从未有人能够把针道修为修炼到神医之境。

    历史上针道修为最高的,也只是身为圣医的皇甫家先祖皇甫谧!

    “之前所讲述的乃是针道的原理,下午时分,我会向诸位中华医馆的同道讲述针道的技术,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针法,我知道你们已经迫不及待了,可也不用着急,先吃过午饭再说。”日上三竿,坐在院子最前面的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笑呵呵的说道。

    讲述了整整一个上午,眼下的他已经是口干舌燥,必须要休息一下,才能够继续讲解。

    说完,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就邀请孙老等中华医馆的长辈们一同去共进午餐。

    不过在离开之前,他还是深深的看了玄燕一眼,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明显的不怀好意。

    玄燕恍若未觉,他低头沉吟着,还沉浸在药道的世界之中。

    尽管豫省皇甫家的二爷爷所讲述的东西都比较浅显,玄燕也早就懂得了那些道理,可从豫省皇甫家二爷爷的口中听到,却还是给了玄燕很大的触动。

    他自然不是在思考豫省皇甫家二爷爷所讲述的那些针道原理,而是在感悟更为高深的针道法门。

    直到院子内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玄燕才从这等领悟之中缓缓的醒悟了过来。

    他淡淡的一笑,察觉到自己医者仁心之境的针道修为,在此刻已经彻底的巩固了。

    “师父,你感悟完啦?”耳边传来了一个亲切的女声。

    玄燕转头看去,就看到钱佳正坐在一旁,仰着小脸,笑眯眯的看着他。

    “钱佳?你也来了啊。”玄燕点头,淡淡的说道。

    说话之人正是钱佳!

    “是啊,刚刚接任家主,事情比较多,我也是今天上午才赶到的。”钱佳颇有些郁闷的说道,自从接任浙省钱家的家主之位以来,钱佳过的并不轻松,有很多的事情都需要她学习或者是处理。

    才仅仅只是不到一个月不见,钱佳俨然是比之前瘦了不少,不过她的修为,不管是医道修为还是武道修为,却都隐有精进。

    玄燕了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家主虽有莫大的权力,可更多的却还是意味着一种责任。”

    “嗯,师父,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尽力做到最好。”钱佳乖巧应道。

    “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都快要饿死了。”玄燕和钱佳二人正说着话,旁边响起了一个极为不和谐的声音,是孙明月,孙明月也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一直守护在玄燕的身边。

    见玄燕和钱佳只顾着叙旧,孙明月忍不住的抱怨说道:“赶紧去吃饭了,要不然一会怕是都没饭吃了。”

    “真要没饭吃,我请你吃大餐。”玄燕淡笑说道。

    “真的?你有那么好?”孙明月眼前一亮,看不出来,她还是一枚标准的吃货。

    “就当做是对你护法的感谢了。”玄燕淡然说道。

    孙明月和钱佳之所以都没有离开,就是为了给他玄燕护法。

    玄燕之前的状态,虽然很奇怪,可钱佳和孙明月却还是知道,玄燕刚刚那是产生了顿悟。

    这等机会,可遇不可求,钱佳和孙明月自然不会打断于他,同时,他们也怕会有其他人来打断玄燕,所以才一直守在了玄燕的身边。

    毕竟,身在豫省皇甫家,玄燕可谓四面楚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