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1章 指指点点-都市圣医针神-
都市圣医针神

第671章 指指点点

    玄燕转头深深的看了皇甫飞一眼——

    皇甫飞一大清早的就专门跑到玄燕这里来,并跟他说了一大堆的废话,自然不会是闲的蛋疼了。

    玄燕能够看的出来,皇甫飞是想让自己去听他爷爷的针道讲解。

    而他这般做,必有其意!

    除了想要羞辱自己,在自己的身上寻求优越感之外,玄燕想不到其他的任何理由。

    不过玄燕不是一个愿意退缩的人,更何况孙老也已经出言邀请他了,玄燕当然不会驳了孙老的面子。

    “能够跟孙老一同参加,玄燕求之不得。”玄燕朝着孙老一拱手,淡淡的说道。

    听闻玄燕答应,皇甫飞嘴角处的冷笑不断的放大,其内还隐藏了一丝不难察觉的得意之色。

    注意到皇甫飞的神色变化,孙老倒是没有什么表示,可孙明月却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聪明如她,也能猜出皇甫飞的葫芦里没卖什么好药来。

    可不管皇甫飞葫芦里的药有多坏,在玄燕医者仁心之境的针道修为面前,都起不到丝毫的作用。

    把金家大伯三人叫上,玄燕同孙老和孙明月一同朝着豫省皇甫家的大院处走去。

    皇甫飞没有跟随,而是志得意满的独自离去——

    玄燕等人到来的时候,豫省皇甫家的大院之内已经是人山人海,玄燕之前都不曾知道,参加这一次医道大会的人,居然会有如此之多。

    他在其中,不仅看到了昨日曾经见过,却没有跟他说过一句话的孙恩尺,还见到了李杰逸等中华医馆的天才们跟其站在一起。

    大院之人的人数虽多,可李杰逸孙恩尺等人所在,却还是异常的明显,有不少中华医馆之中各大中医世家的家族子弟们,把他们众星捧月般的围在了中间。

    见玄燕跟孙老还有孙明月一起到来,孙恩尺不禁冷哼了一声,随后他便低声开口,跟其他众位中华医馆的天才们说了些什么。

    伴随着孙恩尺的话语传出,李杰逸等人纷纷转头,看向了玄燕所在的方向。

    “他便是甘省皇甫家的皇甫燕?”李杰逸问道,他并没有如孙恩尺一般刻意的压低他的声音。

    周围的中华医馆各大家族的弟子们听到李杰逸的话语,也纷纷转头,看向了玄燕。

    “看上去不怎么样嘛。”

    “就是他,身怀燕玄丹吗?”

    “听说燕玄丹最次也是真药,甚至有可能是圣药,我们身为各大家族之中最为出色的弟子,手中都不曾掌握一味真药,他有什么资格拥有真药的药方?”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他纵是掌握了一味真药药方又如何?实力不济,还不是保不住这味药方。”

    “不仅如此啊,他这一次,恐怕还会把他们甘省皇甫家的脸面,也给一同丢尽!”

    “甘省皇甫家的脸面?只有一个人的中医世家,还有何脸面可言?”

    “照我说呀,我们中华医馆早就应该取消甘省皇甫家这一中医世家了。”

    “瞧瞧他们家族,都是培养出了一些什么东西!”

    “这个皇甫燕,刚来就惹事,还嚣张至极的杀害了豫省皇甫家的一位门生,又跟皇甫飞立下赌局,这一次的医道大会,可有热闹看喽。”

    “什么狗屁热闹,除非他能够跟皇甫飞旗鼓相当,要不然的话,照我看,也是虎头蛇尾。”

    “说的倒是,皇甫飞师兄他们,可都是我们中华医馆精挑细选出来的天才弟子,岂是一个区区皇甫燕所能够相比的?”

    中华医馆的天才们以及围聚在他们身边的普通弟子们,都是争相出声议论。

    玄燕听到了他们的议论声,却是恍若未觉,他清秀的脸上,唯有在有位中华医馆的弟子说要中华医馆取消甘省皇甫家这一中医世家的时候,才出现了一丁点的波动。

    他淡淡的看了那位说此话的弟子一眼,眼神深处,隐有杀意!

    中华医馆的弟子们,不论怎么嘲讽他玄燕,都没事,可就是不能说甘省皇甫家的坏话。

    那位说要取消甘省皇甫家这一中医世家的中华医馆弟子,见玄燕看向他,还想要回瞪玄燕一眼,可不知为何,看到玄燕淡然无比的眼神,他竟是突然如坠冰窖,整个身体都在此刻变得冰凉。

    “奇了怪了,他怎么会给我一种面对超脱之境高手的错觉——”这位中华医馆的弟子暗自嘀咕一声,没有把他的疑惑给说出口。

    毕竟只是玄燕的一个眼神,就把他给吓成了这样,此事说出去的话,还真有点糗。

    其他中华医馆的弟子们,不知有这个小插曲,他们还在对着玄燕指指点点,玄燕全然不理会,只陪在孙老的身边,一同朝着大院的最前方走去。

    孙老等中华医馆的长辈们,自然是要坐在大院之中的第一排,而孙明月玄燕等人就坐在了第二排的位置上。

    有豫省皇甫家的门生见玄燕坐的如此靠前,还想要出面把他给赶到后面去的,可皇甫飞却是及时出现阻止了他。

    “飞哥,你拦着我干嘛,这小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这第二排的位置,岂是他可以坐的?”被拦下来的豫省皇甫家门生多少有些不满,皇甫飞这也太惯着玄燕了。

    “就让他坐在那吧,他怎么不说,也是甘省皇甫家的家主,真要论资格的话,他还是可以做到那个位置上的。”

    皇甫飞冷冷的看着玄燕的背影,话锋一转,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嘛,那个位置,却也不是这般好坐的——”

    在皇甫飞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大院之中的众人都挨个的坐了下来,他们突然都一同陷入到了一阵安静之中。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从大院的最前方走出,他面朝众人,坐了下来。

    之后,他若有若无的瞥了一眼玄燕所在的方向,眼神之中,有着一丝很深的记恨。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皇甫飞的亲爷爷,也就是当初玄燕在凌台县的时候,所见到的那位向他索要《针灸甲乙经》的老人。

    他在豫省皇甫家的老一辈之中,排行老二,只不过豫省皇甫家的大爷爷不成器,所以才一直都是他来扛起豫省皇甫家的大旗!

    (本章完)